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强暴小说  »  催眠遗忘
催眠遗忘
 刚出门就遇到了李茹回来,想要实验一下催眠的遗忘效果,发现李茹虽然依然穿着平日的那身OL套装,但今天却穿着黑丝吊带袜,脚踩着8CM的高跟鞋,裙子短了许多,刚刚好能遮住内裤,且时不时能瞄到里面的内裤。李茹今天穿的是黑色的蕾丝内裤,且若有若无的可以露出股沟,上身虽然穿着衬衫与外套,但是却把扣子记得很低,甚至露出了丨乳丨沟,而且而已清楚的看见黑色蕾丝胸罩的边缘。走近仔细怡看发现,她的呼吸有些急促,脸颊上也有一层异样的红晕,大腿内侧的黑色丝袜颜色比其他地方更深一些,好像被什么弄湿了一样。

  难道?看着李茹急冲冲的回到家中,猛地一关门的声音,我悄悄跟了过去,然后用以前那般钥匙打开房间,只见鞋子随意丢在地上,隐约能听见李茹的呻吟声,啊,我要Rou棒,不管是谁的都好,干死我这个贱货吧,啊啊啊,只见李茹正沉迷与自蔚着,就连我走上前去也没有发现,我脱下裤子时,走到她面前,然后玩弄起她巨大的丨乳丨房来,而李茹也配合的让我玩弄,玩了一会儿,我直接插入她湿润的小丨穴……啊……唔……啊……呃……好大鸡芭……啊……大力点……使劲儿啊……好爽…,似乎一段时间没有被操,一会儿李茹就达到了高潮,高潮过后理智似乎回到了她的身上,?杰哥……啊……你个人渣,你在干嘛,你怎么能这样,快走开,不然我报警了。

  哈哈,你爽过了就翻脸不认人了,我可没有动,现在都是你在动的。

  啊……你这个垃圾……不要再插了!说着我就停止了腰部摆动,也停止了揉胸的动作。

  然而李茹却没有停滞的意思,却自己摆动着自己的腰,不断发出啪啪啪的声音。她把头转了回来,看着自己的腰不断摆动。为什么……为什么……啊啊……呜呜……停不下来啊!Rou棒好棒!什么报警……哈哈哈哈……我是Yin荡的人Qi啊!李茹变为一脸痴迷得表情,还加大了摆动的力度,李茹就这么双腿紧紧缠着我的腰,主动的动了起来,同时还堵住了我的嘴舌吻了起来,我重重的将Rou棒顶进李茹的子宫当中,猛地放开精关射了出来。唔啊啊啊啊……不行……去了……随着我的Jing液射进子宫里,李茹乱甩着头发达到了高潮。呜……舒……服,好棒啊,子宫里……好舒服啊……啊……好棒……好深……主人的Rou棒……顶到花心了……好爽!啊……主人的Rou棒好烫啊,小丨穴好像要被烫伤了一样……Jing液……主人快点给我Jing液……被我抱着的李茹一副被插得失神状态一样,微微张开的小嘴里透着无意识的Yin叫,口水顺着嘴角滴落在地上,我的Rou棒还在继续插着每一次抽插都重重的顶在了她的花心上。

  茹姐,你想要什么?快说出来,不然我可走了哦。

  啊……我……我是满脑子只想着主人Rou棒的Jing液母狗,我最喜欢主人的Jing液了!主人,快点把Jing液射进来吧……!

  哈,既然你都求我了,我就给你吧,说完,我稍微把她的饱满身子微微抬起,然后突然一放,坚硬的Rou棒顺利的顶开李茹的花心,插进子宫里。随后精关一放,达到了今天的第二次She精。啊……进来了……好多,好烫……热热的Jing液射进来了……李茹的美腿一下子伸直,陶醉的表情出现在高潮后红润的脸上,口水也顺着嘴角滴落。大量的Jing液留在了她的蜜丨穴之中,让她的小腹微微的隆了起来。

  通过李茹我了解到她们虽然忘记了被调教的记忆,但已经Yin乱不堪的肉体总是让她发情自蔚,而得不到安慰,李茹还看见梦儿和李冰也经常自蔚,这样啊,李冰什么时候回来?我问道。

  应该马上就要回来了,我突然想到一个好主意,母狗过来,现在开始没有我的允许你只能像条狗一样的叫,是,呜……哇、汪……汪汪……!

  当我听见门口穿来微弱的响动时对准李茹的子宫口,再度插了进去Rou棒刺入了子宫深处,让李茹忍不住弓起身子又高声喊出声来。汪随后我又开始了激烈的活塞运动但是我注意到门口已经悄悄的开了一个缝隙,汪!汪!呜呼、嗯呼!呜呜、呜咕!汪、汪!汪汪!哇呜!李茹一边用狗吠声表达着自己的喜悦,一边, 主动迎合着我的动作,抽带着大量的爱液从两个人的结合处随着噗咻噗咻的声音不住外溢。

  不要一会儿李茹的身体咻咻地痉挛着。是要丢了吧?被自己女儿看见你的下贱样子这么爽吗?母狗。我轻轻在她耳边说道,然后继续催动着腰部。

  噫呀!啊噫、啊汪汪呜呜!李茹的长发上下飞舞,长吐着舌头双眸放空,此时的哭喊已完全是一条狗才会发出的吠叫了。

  丢了!丢了!汪汪,啊、噫、噫、停不下来!哦、哦哦!噢!汪!噢哈哈!汪、噫、噫呀呀呀一边伴随着含糊不清的犬吠和Yin语,李茹就这么达到了高潮看着李茹沉浸在高潮的余韵中而慢慢弛缓下来的身体,毫无美感可言地软瘫在床上。

  像蟹股般大开的双脚根部沾满了白浊的Yin液,咻羞痉挛着的秘唇还不断噗咚噗咚地向外泛着黄丨色Jing液。

  我走向门口,啊……啊啊啊……啊……啊……发现有细微的声音,也从李冰震颤着的双唇间不断溢了出来,走进发现李冰居然在这边自蔚的高潮了。大量的爱液她的秘唇中溢出──紧接着,我走过去抱住她,而李冰回过神来不断扭动着身体,努力试图从我手中逃脱,我只用双手在李冰的巨Ru上开始揉了起来。

  啊——呜、不、不行……嗯咕、嗯呼呜……这、这可是犯罪……!啊、啊呜——执拗的爱抚迅速造成了李冰全身的红潮,也让少女的哭喊声颤不成腔。

  哈哈,下贱的在看别人干你母亲时自蔚高潮到失神的痴女没资格说这个话,我的右手一转滑入了李冰的腿间。她的内裤已经全湿了呢!简直就像是小便失禁一样,随着我的爱抚,李冰鼻子中的气喘声越来越响,她的腰也开始卑猥地舞蹈起来。

  呜啊啊……我,变、变、变得好奇怪…啊啊!啊噫、啊嗯!噫语也从少女淌着唾液的口中流漏了出来。

  我暂时将手拿开,双眼看着美少女被爱液与唾液打湿的内裤,和那上面像花一样绽放的秘唇隔着布浮起的模样,仔细地视奸着。

  啊、啊啊啊、啊呜……啊噫……

  李冰的视线不觉也转向了我,似乎在奇怪我怎么不继续了。

  是想让我继续玩这里吗,我Yin笑着问道。李冰──基本上无意识地略微点了下头。

  这动作让我大声地笑了起来,然后将李冰的内衣一把拽下,然后更加用力揉弄着李冰蜜丨穴和丨乳丨房,只是一会儿,李冰的身体就整个弯成了张弓。啊!啊、呜呜!丢、丢了、丢了、要丢了!愉悦的声音中带上了喜悦。然后她就这样迎来了高潮,身体吡咕吡咕地痉挛着,迸射出来的爱液,将我的整个手掌都打湿了。

  此刻我的大Rou棒也已经呼呼呼地在炫耀威风了。我双手放在李冰已毫无隐藏大字张开的M字脚的膝盖上。接着,用我那早已膨起的大Rou棒,顶上了李冰的小丨穴啊呜呜……不、不、不可以……仍然沉浸在强烈的性高潮余韵中的李冰,稍稍缩了缩身子。

  哈哈,爽过了就翻脸不认人了是吧,明明这么诱惑我,让我玩弄你,母女两一个样子,都是欠操。

  我刚发泄过,Rou棒也不急着进入,只是在李冰的小丨穴前不停摩擦着。

  呜!啊、啊啊……不、不是的……我、我没有诱惑你……嗯嘻、嘻噫噫、啊噫……!刚达到了一次高潮的敏感秘部被刺激着,李冰怎么也克制不住口鼻中的甜美喘息声。

  我的大Rou棒,可是会让你享受到升天的快乐哦,你看你妈妈爽的那样, 想不想尝尝啊?

  在我的Rou棒的挑逗下,李冰似乎在犹豫挣扎着,她眼瞳水嘤嘤地望着我,似乎在那份期待着快乐,而红着脸的娇媚,也不等她的回答,我Rou棒就插入她那粉嫩的小丨穴里,噫咕……啊啊啊、呜咕!不、不要!不要ー!

  这个时候才说不要,太晚了,我紧抱着李冰的身体,巨根连根顶在少女温暖的膣内。

  感觉着李冰蜜丨穴的紧凑,反复的做着活塞运动。

  怎么样,爽不爽,是不是比你自己玩要有感觉多了?

  呜咕咕、感、说什么感觉……啊、啊、不要啊…!啊呜、啊、噫嗯!随着我的抽送让李冰不住姣喘着,含糊的说着什么,啊啊啊、不、不行……不能够……呜、呜咕咕、这、这种……这种事情,不要!快住手——!嗯啊!噫!噫——!

  此时李冰的高喊声已经带有明显的愉悦了,她的腰却在积极地迎合着我的突刺。

  嘴里喊着不要,身体却在迎合我呢,不愧是一家子,都是这么贱,还校花呢,母狗还差不多,我嘴里吐出侮辱的话语,而李冰突然小丨穴一紧,嘴里大叫道啊啊啊!不行!不行了——了!不行了啊!啊啊啊了啊!突如其来的高潮让李冰几要晕阙过去,舌头也塌在外面,翻着白眼。

  我也忍不住把炽热的Jing液全迸射在了李冰的子宫深处,。

  被侮辱还是会高潮,看来调教的记忆忘记了,潜意识还是记得的呢,那么看来有的东西还是可以利用的。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