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熟女结婚和军哥(2) 完
熟女结婚和军哥(2) 完
 少妇小说:远远看见玲子穿着红色的羽绒服站在店门口,李长江心里说不出什么滋味,
-默默走到玲子面前,小声说:「玲子,你咋来的这么快,冷吗?」
--
  玲子低垂眼帘弱弱的说:「打车来的,和你老婆请好假了吗?」-

-  李长江尴尬的无法回答,打开店门,进去打量一番,玲子默默跟在后面。
-
-  沉默,压抑的感觉让李长江很不自在,电话响了,是柳絮打来的,李长江转
-过身去接电话,玲子愤怒的盯着李长江。
--
  柳絮告诉李长江,刚才妈妈来电话了,让晚上去家里吃饭,姑姑他们都回来
-了,自己先带孩子去了,还让李长江买一挂鞭炮放了。-

-  李长江答应着,告诉柳絮多买点东西。挂断电话,发现玲子眼角挂着泪珠注-
视自己,低下头不敢面对。
--
  李长江默默买回鞭炮,放完后,对玲子说:「玲子,你有话和我说,你说-
吧。」-
-
  玲子长出了口气说:「明天我就走了,以后再也不会回来打扰你们,今天能-
陪我走走吗?」-
-
  李长江不觉伤感,默默的点头,两个人漫无目的的走在大街上,谁也不说
-话。
--
  玲子自言自语的说:「今年冬天好冷啊。」-
-
  李长江停下脚步,小声说:「玲子,要不去家里吧,外面是很冷。」-
-
  玲子抬头茫然的看着李长江,又茫然的点点头,两个人默默回到李长江家-
里。
-
-  室内温度很高,李长江和玲子脱下厚重的棉服,坐在沙发上,还是沉默,玲
-子似乎还没缓过来,有点冷的样子,李长江不自觉的伸出手,握住玲子冰冷的小-
手,心里非常疼惜的说:「玲子,手这么凉,脸色也不好,小心感冒。」-

-  玲子无声的抽泣起来,眼泪扑簌簌的滑落,李长江情不自禁伸手为玲子擦拭-
泪水,心里说不出的难过。温柔的说:「玲子,别这样,我,我不好受。」-

-  玲子突然抬手给了李长江一个耳光,抽泣着说:「懦夫,我恨你,恨你。」
--
  李长江被打懵了,当他听见玲子骂他懦夫的时候,心里隐隐作痛,低下头喃-
喃的说:「我,我是懦夫,玲子,我对不起你,我,我不能在伤害你了,都过去-
了。」-

-  玲子忍不住放声痛哭,李长江紧张又慌乱的为玲子擦眼泪边说:「玲子啊,-
别,别这样。」-
-
  过了一会,玲子不在哭泣,看着李长江说:「长江,你知道我那两天是怎么
-过的吗?」-
-
  李长江惊愕的说:「玲子,你应该叫我李叔。」-

-  玲子加重语气说:「长江,就叫你长江怎么了,今天我想叫你名字都不行了
-吗?」说完又留下眼泪。-

-  李长江心乱如麻,不知如何面对玲子,不停的安慰。
--
  玲子慢慢靠在李长江怀里,软软的。李长江不自觉的爱抚玲子的秀发。
-
-  玲子闭着眼睛,仿佛自言自语的小声说:「这感觉好幸福,长江,你知道我
-深深爱上你了吗?爱你父亲般的慈爱,小时候就喜欢骑在你脖颈上玩耍,感觉自
-己好高大,爱你宽厚的男人胸怀,爱你的包容,爱你在我身上驰骋,就像一个勇-
士把我征服。」
-
-  李长江感觉热血沸腾,一股热浪升腾,情不自禁的低下头亲吻玲子的额头,
-眼睛,那残留的泪水苦涩而甜美。
-
-  玲子轻声呻吟一声,搂住李长江的脖子,温柔的说:「长江,我知道我们不-
会有结果,我不需要结果,今天你是我的,我是你的,我爱你,你爱我吗?」-

-  李长江早已被玲子的真情打动,不假思索的回答:「玲子,我爱你。」
-
-  玲子惊喜的起来,注视着李长江,动情的说:「有你这句话就足够了,长-
江,今天我们相爱,我今天要做你的女人,你是我的男人,我要你占有我,占有
-我的一切,明天一切从新开始,我的要求不高吧,长江。」-

-  李长江感动的嘴角抽动,激动的说:「玲子,你是我的好女人,玲子,玲-
子。」
--
  玲子看李长江激动的有点语无伦次,噗嗤一声笑了,温柔的说:「傻样,告-
诉我,你想要我吗?」说完满眼春情的看着李长江。-
-
  李长江站起来,没有说话,而是仅仅搂住玲子,饥渴的热吻,玲子的舌头伸-
进李长江嘴里,任凭李长江吮吸,连同口水被李长江吸进,感觉要被吸空一样,-
好兴奋好空虚。轻轻推开李长江,注视着满脸疑惑和兴奋的李长江,玲子慢慢脱
-下毛衣,饱满的双乳跳动着,殷虹的乳头显示着青春的活力,玲子里面没穿内-
衣,是为自己呀,那怪玲子冷的发抖。李长江怎么能不感动。颤抖着伸出手,抚
-摸玲子的双乳,软软的,又很结实,沉甸甸的。-

-  玲子为李长江脱去毛衣,内衣,身体贴在李长江身上,搂在一起又是一阵热-
吻。玲子慢慢蹲下,解开李长江腰带,慢慢扒下裤子,在内裤高高支起的地方亲-
吻几下。李长江兴奋的颤抖几下,呻吟出声。-

-  玲子慢慢扒下李长江内裤,早已坚硬无比的鸡巴暴露在眼前,散发着雄性的
-气息,挑逗着,马眼上晶莹的液体顺着鬼头滴落。
--
  玲子握住滚烫的鸡巴,张开嘴,慢慢的吞进去,深深的,整个吞进口中,鬼-
头已经直抵嗓子,玲子嘴唇包裹着鸡巴慢慢吐出,在吞进。
--
  李长江不觉大声呻吟,「啊啊,玲子,啊,啊……」-

-  玲子吐出鸡巴,站起来后腿几步转过身去,背对着李长江,慢慢的脱下裤-
子,里面没穿内裤,白白的屁股扭动着慢慢展现在李长江面前,玲子轻声说:
-「长江,我知道你喜欢我的屁股,今天属于你,所有都属于你,你要占有它-
们。」-
-
  李长江几乎是扑过去的,搂住玲子,双手抓住玲子的双乳揉动,小腹紧贴玲
-子的屁股,鸡巴在屁股沟跳动。
-
-  玲子屁股后挺,一只手从腿间抓住李长江鸡巴,在自己阴部摩擦,粘稠的淫-
液滑滑的,喘息着说:「长江,要我,要你的女人吧,就在这。」说完弯下腰,-
双手拄着茶几,屁股高高撅起。-

-  李长江涨红着脸,火热的鸡巴『噗嗤』一声插入玲子水汪汪的阴道『啪啪』-
几下抽插,玲子『嗯嗯』几声呻吟,亢奋的呼唤:「长江,嗯,啊,用力,用
-力,啊啊,占有我,啊啊,用力。」
--
  李长江大力抽插,嘴里断断续续的喊:「玲子,我,我要你,要你了,啊
-啊,我,我,我操你。」-
-
  玲子兴奋的回应:「啊啊,是,是的,我,我感觉到了,啊啊,你,你的鸡
-巴,操,操我的逼了,啊啊,操我的逼,我,我的逼要你鸡巴,啊,啊……」
-
-  李长江兴奋激动的用力操干,越来越快的抽插,玲子感觉到李长江快射了,
-突然直起身脱离李长江的鸡巴,快步到餐桌,转身坐在餐桌,分开双腿,展露滴
-着淫水的私处,对傻愣愣的李长江淫荡的说:「长江,我的男人,过来,看看
-你女人的逼,被你操过的逼,喜欢吗?舔舔它,来呀,我要你操我一天,不许-
射。」-

-  李长江挺着大鸡巴,几步过去,弯下腰,伸出舌头,饥渴的舔弄玲子的逼,
-有点咸涩的味道,越舔越喜欢,玲子的阴毛不多,但是很黑,软软的,触碰李长
-江的鼻子,感觉好舒服,暴露空气中的鸡巴,消退了射精的冲动。
-
-  玲子呻吟着,「嗯,嗯,舒服,嗯,好,好了,操我吧。」
--
  李长江明白了玲子的用意,不在急躁,慢慢插入,慢慢抽出,手揉捏玲子的-
乳房。餐桌有节奏的晃动,玲子没一会就颤抖着高潮了。-

-  玲子搂住李长江的脖子,颤声说:「长江,我的男人,我被你征服了,你真
-厉害,先别动,让我感受你在我里面,好满啊,长江,抱起我去厨房。」
--
  李长江莫名的说:「玲子,去厨房干嘛。」-
-
  玲子吻了李长江一口说:「不仅厨房,还有卫生间,卧室,每一处都要去,-
都要留下我们爱的印记,抱着我,鸡巴不想拔出来。」说完娇羞的搂住李长江。-
-
  这是一场马拉松似的性爱,每个角落都留下做爱的印记了,最后在卧室的床-
上,已经精疲力竭的玲子最后只有撅着屁股,让李长江操自己,李长江浑身是-
汗,大叫着射入玲子体内,两个人喘息着瘫倒在床,半天没力气动。
-
-  恢复以后,李长江抬眼看见玲子高抬着腿,正把流出体外的精液往阴道里一
-点一点摸,不解的问:「玲子,擦擦吧。」说完拿过纸巾。
--
  玲子摇头拒绝说:「不,要把它们留在我身体里面。」-

-  李长江感动的搂过玲子,一阵温存。
--
  恢复理智的李长江不觉心里一惊,自己又一次背叛了柳絮,还有玲子性技巧-
怎么这么娴熟,玲子难道?不敢想。
--
  玲子仿佛知道他想什么,幽幽的说:「长江,你后悔了吧,你在害怕,你在
-想我为什么这么骚对吗?」-
-
  李长江想辩解,又无言。-
-
  玲子依偎在李长江怀里说:「我们只有今天,你不用害怕,我也不是处女,
-你知道的,还用我多说吗?你今天真男人,对了,还没吃我奶呢。」说完爬起
-来,握着乳房对着李长江的嘴。-

-  李长江无法思维,本能的吃进玲子殷虹的乳头吮吸,要不是体力严重透支,
-一定在操玲子一回的。-
-
  玲子爱抚着李长江的头,温柔的说:「吃吧,多吃一会,长江,我走以后,
-你要多爱柳姨,多关心我爸和我继母。」-

-  李长江嘴里吃着玲子的奶,紧紧搂着玲子的腰,过了一会,吐出奶头,动情-
的说:「玲子,我不让你走。」
-
-  玲子离开李长江身体笑着说:「看看几点了,别当误你去老丈人家喝酒。」
-
-  李长江这才惊醒,已经三点了,赶紧起来,玲子也起来,两个人赤裸着走出-
卧室,在李长江穿裤子的时候,玲子又一次亲了鸡巴一口,自己也穿好衣服,并
-且把房间打扫一遍,没有留下痕迹,才满意又满足的说:「李叔,我先走了,以-
后有事打电话。」说完拒绝了李长江的拥抱,摇摇头说:「从现在开始,你是我-
叔,再见李叔。」
--
  看着玲子远去的背影,李长江茫然若失,他明白,玲子走了,不会在回来-
了,不会在回到自己的怀抱了。马上得去岳父那了,柳絮恐怕已经等急了,想到-
柳絮,李长江不觉羞愧难当,暗暗骂自己混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