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人妻小说  »  城市迷醉(1)
城市迷醉(1)
 
人妻小说:夜幕降临的时候,都市的夜空变得醉人,让谁都会迷恋上这个美丽的城市。

  餐厅的灯光昏暗而温馨,红酒和爱心的美食还摊在桌上,婷和晟结婚已经3年了,其实从大三那年相识算起,两人的爱情轨迹已经整整划过了6个春秋,依旧甜蜜着,激情着,不加班的日子,他们几乎每晚都会这样平淡而又浪漫地度过。

  卧室的灯光柔得催人想睡,舒雅的淡香无声无息地弥漫着,婷很重视这次的同学聚会,她穿着一件素白色的吊带衫裙,站在橱镜前,辗转反侧着丰盈的身子,显得很是满意,唯独觉得胸前一片丰满过于招摇了,披上一件小褂衫后,她终于笑了,酒窝深陷在红颊上。婷沾沾自喜地问丈夫,「老公,这套怎么样,好看吗?」「好看。」

  晟的表情恰是平静,目光却始终没有离开电视的屏幕,一丝淡淡的忧愁在双眸中悄然闪着。

  「什么啊,你这人,看都没看,就说好看,人家和小丽在恒隆里一起挑的,两个女人的眼光哦,你看了再说嘛。」晟这才转过头来,苍白的目光顿时被眼前的美渲亮了,「嗯,款式蛮轻盈的,也蛮淑女的。」「人家本来就是淑女嘛~」「裙摆也不错,就是屁股还是肥了点。」「你什么意思啦,人家只是丰满了一点嘛,你不喜欢啊?」「看你,我只是实话实说么。」

  「好像……是膨了一点哦?」

  「嗯。」

  最后,晟只是简单地回答了一句,整个过程中,他的脸几乎都僵硬着,平淡得会让人感到不安。婷走了过去,坐在他身旁,口吻更加温柔了。

  「怎么了,看你没精打采的,聚会不带你去,生气啦?」「哪有……」

  「就知道你不爽了,……都跟你说了么,这次聚会都是些高中的死党,而且多半都是女生嘛,大家都一致约定不带家属的,难道你要人家头上长角啊。」「说了没有啦,你老公哪有那么小气?」

  「那是怎么了?看你愁眉不展的,贷款也快还清了,房子也涨了,还有什么心事嘛,难看死了,笑一个,人家喜欢你笑嘛!」「……」

  婷暧昧地说着,她很想知道到底是什么在影响着丈夫,晟却预言又止了,好半天,才挤出了一丝淡得可以被忽略的笑容,「没事,真的没事,可能是有点疲累了吧。

  「……」

  每次尴尬的时候,婷总会找出新的话题,而这次,她是显得如此认真。

  「老公。」

  「嗯?」

  「我们要个宝宝吧。」

  「……」

  屋子里顿时安静了,静得让人惧怕,晟凝神地看着面前的妻子,惊讶着,结婚3年了,这话居然是从她口中说出的,这真让人没有心理准备。晟是某通讯电子集团的软件师,而太太又是外资银行的职员,丰裕的家收不会让培育后代成为两人的负重,但一直以来,婷她始终都没想过要孩子,她不仅爱玩,还为了高升始终在不断地充电,生活排得满满的。即使双方的父母再催促,却一直没有结果。

  这一刻,晟怀疑是耳朵出问题了,可妻子的神情却丝毫不像是在开玩笑的。

  「婷,你说什么?」

  「老公,我们生孩子吧。」

  「你不是一直都……难道不再怕身材走样了?不想再多玩几年了?」「可是,她们一个个都做妈妈了嘛,就连小丽,今年才结的婚,上周去做检查,说已经二个多月了……再说,再说你爸妈不是一直都想抱孙子么。」「……」

  婷柔情的目光是如此的郑重其事,照理说,她的话应该会让晟高兴得跳起来,然而,晟却依然勉强地笑着,仿佛压力更大了。那一天,经理是这样说的:「竞争危机的阶段,集团不得不做出这样的决定,王晟,你是很出色,公司也一向看好你的,可这次的考核名单里的确没有你,我也很抱歉,公司将会补贴5个月的薪水,希望你能明白我的好意。」工作以来,晟凭借学历和家里的关系,在莫林这样的五百强企业里一直风调雨顺着,但现今,经理的话已经挑明了一切,而叔叔又已经退休了,要想在IT业,再找到一个像如此高收的职位,真是比登天还难,太太却在这种时候想要孩子了。

  当晚,两人行房了。每次经期过后,婷都会格外的想要。她换上了一件抹胸露臀款式的蕾丝吊带睡裙,浅粉色的,胸围很低,嵌在背部的蝴蝶结会让一丝不挂的雪臀显得更加摄人,这些年来,婷更是学会了怎么样去撸起男人的欲望,穿着这样的内衣,她将裹胸的围布囤在乳尖上,故意让丰硕的大片玉脯和乳晕都裸在外面,走到丈夫面前,转过身子翘起屁股,再慢慢地将裤衩从豁开的大肉瓣儿上褪下来,婷喜欢丈夫在那淫荡的瞬间招架不住的样子,做的时候,她更喜欢骑在丈夫的上面,搂紧他,吻着他,上唇和下唇并用着,高潮一旦来了,感觉真的会好得无法形容的。

  婷没有压抑喊声的习惯,怕声音会惊到邻居,他们总会先闭紧所有的门窗。

  而这次,尽管晟亦然还因为那事而消沉着,妻子的主动还是慢慢挖出了他男人的本色,借着杜邦丝湿巾的药力,他总算表现得没有失常,前前后后,大大小小,一共让妻子高潮了三次。

  都市高节奏的生活会快得让青年的男女窒息,傍晚正是他们全新的开始,申城的夜店是最灯火辉煌,琳琅满目的。苏浙汇的菜系并不是想象中那样覆盖全国,口感也没有港丽那样新颖,但不知为什么,它还是长期成为了高官贵族们钟爱的场所,无论是哪家分店,高峰的时段都会满无空席,要想在那里订到位置,至少得提前一周预约。挑起人的提议,同学的聚会摆在了苏浙汇淮海路香港广场的总店里,那当地最大的一家。

  夜色阑珊的淮海路,闪耀的霓虹灯把天空映得一片红色,的士停在了香港广场正门的楼下,跟着车门的打开,一条光洁无瑕的玉腿伸了出来,两条带子交叉地绑在纤细柔白的脚踝上面。婷预料到晚上会喝酒,出门时就没有开车,下车后她习惯地甩了甩触肩的秀发,疾步走向了广场的中央,无意间,那丰韵脱俗的身影已经汇聚了众多淫靡目光。

  婷简直就是女人中的极品,精心挑选的素白色的吊带衫裙算的淑女了,却仍然在她凹凸有致的身上紧裹着,一对丰满的大乳不安分地束在里面,硬是将两根挂带勒紧了,呼之欲出地微微抖着,仿佛随时都会冲破束缚蹦到外面来!好在粉红色的小披挂总算是掩住了胸前的大片肉色,如此粉白相间的娴静搭配,偏偏那只绰绰硕圆的大屁股还是将镂空花朵裙摆蓬得极满,惹火的弧线跟着两条肉光熠熠的迷人纤腿一路直下,线最终汇在了一双性感的米色细跟上面!婷只想穿得时尚一点,清纯一点,但无论怎么穿,逼人的丰韵终究难被遮掩。光滑紧致的肌肤又是那样白皙粉润,干净得全无一点瑕疵,有神的杏眼,高挑的鼻尖,微微翘起的香唇,无需任何粉饰,全然已是一副不可挑剔的清雅脱俗。是滋润的小资生活让婷变成如此女人中的女人,都三十了,成熟妩媚里始终还蕴着一丝倾心的可人,也难怪一路上,男士们的目光都已经难以把持。

  虽然心中难免会有些紧张,婷还是加快了步伐,朝那间十八座的超大VIP包厢一路走着,当她贻笑大方地往门口一站时,满屋的喧哗即刻消失了。是婷的出现,让满屋的美女都顿然失色了。

  感受着一束束亲切而又充满惊叹的目光,婷的脸红了,心中泛起了一缕的羞涩,露齿地对她们笑着,不知道该说什么。班长打破了这小小的僵局,其实在读书时,她就是个出了名的喇叭,此刻,她拉着婷,大声喝道:「啊,我们的校花,重量级的大美女终于出现了,欢迎,欢迎啊!」沉闷的气氛直接被解开了,女党都一拥而上,将这这久违的老同学重重围住,热情极了,毫无拘束地直接向婷讨教起来保养的秘方,谦逊不已得仿佛对着一个美丽大使一般。而那些男生,现今也都换去了淘气的外形,一个个都西装革履十分绅士,微笑着和这光鲜袭场的美女打着招呼,他们看到婷手上的钻戒,都羡慕着那个能成为她丈夫的男人。

  小刚是班里最爱使坏的机灵男,他赫然冒出这样一句,「呵呵,周婷,如今的你不仅更漂亮了,还真是丰满得让人受不了啊,啊?」婷的脸一下子红了,好在周围的人还都是些少年时的同窗,否则这看似称赞的话还真的会让局面尴尬,停顿了半会,婷才回应道,「什么哦,没想到你这家伙还是那么口不择言,小心你太太知道了,回去罚你跪搓板。」婷玩笑地说着,女党们却来劲了,说三道四地当场就开涮起小刚来,仿佛捉到了一个很难得的同审恶人的机会,其实,读书的时候这种事情是经常发生的,大家早已经习惯了,小刚就是有这样的嗜好,他自己也乐在其中,喜欢在女孩面前「自讨苦吃」。

  氛围好得让人欣慰,容纳在这样的集体中中,婷仿佛回到从前了,她渐渐地放开了心情,不再感到拘束,趁饭局还未正式开始,已经在一一地和在场的男生们握手示好。

  然而,这样的心情终究没有维持多久。当围着桌子绕了将近一圈的时候,一个男人意外地出现在了婷的视线里,是沉默,才使他一直被忽略了。

  俊变了,足足有一米八五的体型魁梧得会让很多女人心动,俊瘦且留着额须的脸庞已经多出几道岁月的痕迹,他凝视着婷,嘴角微微撇着,显得如此稳重,如此内敛,仿佛再不是当年那个狂妄无知的淘气少年了。

  婷有些愣住了,俊毕竟是蠢蠢欲动的年代整整追求自己三年的男人,而自己也对他有过好感,是不屑于他的固执和自私,才选择了王晟。

  气氛一度沉闷的时候,俊伸出了手,他的笑容依然显得平和。

  「好久没见了。」

  俊柔雅的声音充满了雄性魅力,周围的人安静了下来,其实,这轰轰烈烈的往事又是谁人不知,只是都心照不宣罢了。婷的心快快地跳着,但长期的职场生涯,她已经学会了如何去调整自己,放松表情后,她笑了,毅然地将带有结婚钻戒的手迎合了上去,矜持地和俊握了一把便走回了座位。

  门外是另一片风光,所有工作人员都忙碌着,唯独门前的维特正愣愣地傻站着。其实一开始,小伙早将意淫的空间牢牢地锁在了婷的身上,在婷和男人们握手时,小伙的脑海里浮出这样一幕:房间里,那个最美最丰盈的女人竟然同时占有着所有的男人!墙角的沙发上,她正光着屁股,坦胸露乳地被被一根根硕壮的肉棒重重围着,嘴里、手里,屄里都已经忙得不可开交,就连屁眼,也没有闲着!

  吟声、喊声、抽打声、撞击声此起彼伏着,淫荡激烈得让人听着就热血喷胀。在她一次次高潮迭起的时候,男人都默契得更加劲猛了。淫水四溅时,她欲仙欲死了。在这淫乱之极的一刻,其他女人只能在一旁羡慕着,单单靠自慰来安抚饥渴。

  婷就是这样一个容易让人浮想翩翩的女人,但幻想终究是幻想。班长的提议,晚宴正式开始了,开瓶声,碰杯声,庆贺声顷刻已轰然全场,老同学们言笑风声着,开怀畅饮着,可说是无所不谈,无话不说,一幕幕共同走过的美好回忆,一桩桩心酸落泪的往事,当谈到各自现今,分享着各自的艰辛和成功,他们又是那样激情。婷在家里是个温柔娴淑的妻子,在外面同样是个要强的女性,小小的虚荣心让她在吐露自己和丈夫的职业时,是显得那样自豪,面对一桌的亲们,她不再收敛,连连喝了三杯红酒,飘飘然的时候,也没再将某人的存在当回事了。

  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为了各自的家庭,散局后,几乎所有的人都没想去继续哈比,都觉得一场饭局已经足够。婷答应过丈夫不会太晚回家,自然和他们达成了共鸣,一一告别后,婷来到了街边,打算叫车回家。

  淮海路宁静多了,夜风凉凉的,吹在灼热的肌肤上会让人很舒服,婷没有醉意,只是头略略有些沉,路过的的士几乎没有空车,她静静地等候着,转眼,一辆漆黑亮丽的X6停在了婷的面前,走下了一个风度翩翩的男人。

  「现在车不好打,让我送你一程吧。」

  「不用了。谢谢。」

  面对俊的真诚,婷干脆地回答着。其实从离开饭桌起,婷就压根没想过要和这个男人见面,婷知道俊也已经有了家庭,但不论这个名单外的男人来参加聚会的真正目的到底是什么,婷绝不想自己美好的婚姻会因为他而受到骚扰,就连一丝或许根本不存在的威胁也不容存在,此刻,除了拒绝,婷不想再说什么。俊却没有离开的意思,问出了一个和前面的话题完全不相干的问题。

  「你过得还好吗?」

  「什么?……」

  「他对你好吗?」

  「……当然好,晟很爱我,我也很爱他。」

  婷加重了语气,刻意要表达什么,也难怪,碰到谁,在这种时候,或许任何一个女人都会这样做的。空车出现了,婷直接迈了过去,俊跟在后面,在婷打开车后门时,递出了一张自己的名片,说,「如果事需的话,希望你能想到我,我们始终是朋友吧」「嗯。再见。」婷轻描淡写地答应了一声,便上了车。

  车调头后直接向隧道驶去,婷坐在后座上,此时她才松了口气,微微翻了一下眼,像是摆脱了什么一样。名片还在手上,婷看了一眼,当看清上面的字时,她困倦的目光顿时有神了,俊在吃饭的时候只简单地告诉大家自己在外企做管理人员,但名片却印着:郭俊,凯利集团董事主席。

  身在外资银行就职,婷对全球500强企业是十分了解,她当然对这家着名企业有所听闻,那一家被公认的国际先进企业,仅仅几年的光景,俊竟然已经坐上了如此高不可攀的位置,对这样的事实,婷还是显得有些意外。

  名片还是被搁在了车子的后座。车来到世纪大道的时候,婷拨通了家里的电话,告诉丈夫自己快到家了,嘱咐他可以提前准备起来,让自己到家就能享受一个舒爽的泡沫香浴。

  睡前,两人再次做爱了,缠绵后,婷幸福地躺在晟怀里,将当晚的经历逐一告诉了他,唯独隐瞒了俊的事情。

  接下来的几天,他们几乎天天都有行夫妻之礼,婷是真的想实现那晚的话,知道生理期后的几天会很难受孕,还是每次都让晟把精液射了进去,热身也好,尝试也好,至少,她感到心里很踏实,她觉得孩子的诞生是会让家变得更加完美的。正因为这样,家里的避孕药再没有减少。

  然而,晟还是一天天地消沉着,仿佛全然无视那份很多男人都极度渴望的幸福,他天天都翻月历,倒计时在公司最后的日子。最后,局面竟然发展到,夫妻两人只有在床上的时候,才能并出一份勉强的激情,好好的一个家就那样开始渐渐退色了。

  直到有一天,婷特地一下班就赶回了家中,她想好好地和老公谈一次,把问题的究竟找出来,她麻利地做了一桌子丈夫平时最喜欢的菜肴,等着丈夫归来。

  然而,晟出现的时候,已是深夜了。他昏沉不堪地摇晃在家门口,身上带着扑鼻的酒臭,婷火了,结婚来,从来都没像那时那样生气过,她很想责骂丈夫:你不回来,至少也该说一声。但还是忍住了,她努力地将丈夫扶进屋后,体贴地给他端茶送水,加倍地关切着。哪里知道,晟完全是判若两人,刚往沙发上一坐,就无缘无故地发起脾气,最后,甚至动手了,一击响亮的耳光直接将婷抽倒在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