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人妻小说  »  城市迷醉(2) 完
城市迷醉(2) 完
   人妻小说:婷是在娇生惯养中长大的,再善解人意,又怎能承受如此的委屈,她终于崩溃了。天亮前,婷抽泣着在客房里独自度过了那个漫长的夜,出门前,她整理了行装。是惩罚也好,是发泄也好,她再也不想见到晟,住回了娘家。

  美满的家就这样支离破碎了,或许只是暂时的,但一个原本极有分寸又极理智的男人还是尝到了世界末日般的恐慌,面对着即将失去工作的险境,偏偏妻子又弃而不归了,生活完全失去了色彩,漫无目的。他天天都独守空房,陪伴自己的只剩下了照片中妻子亲切的笑容,大大小小的甜蜜相片摆满了客厅、卧室,也只有它们才让晟觉到,这里还算是一个家。晟懊恼着,悔恨着,几次电话去恳求妻子的原谅,换来却都是冷漠。终于有一天,他再无法忍受,将事情的始末全说了出来。

  婷哭了。婷深爱着丈夫,至终不渝地爱着,和丈夫分开的日子,自己过得平不开心,她想念晟的笑声,想念晟的味道,恰恰在得知真相后,婷弱不禁风的心直接化暖了,她太了解晟了,事业几乎是这个男人的一切。婷打算第二天就回到丈夫身边,电话里,没告诉他,婷是想给他一个惊喜。

  那个的夜依然是漫长的,但总算还是过去了。清早,晨曦的笼罩让整个城市都充满着活力,一辆光洁无尘的白色宝马慢慢地驶进了金茂大厦的地下车库,驾座上坐着一个制服裹身,秀发披肩的美丽女人。

  往常停完车后,婷总会冲冲敢向电梯,开始崭新的一天。而眼下,引擎都肖静许久了,车门还是紧闭着。呆滞地坐在位置上,她仿佛在思索什么,一双迷人的双眸中,淡淡的忧愁在时隐时现着。

  婷担忧的不是晟会就此失业,只是惧怕,他会从此变得一翘不振,她太了解丈夫脆弱的个性了。

  终于还是走下了车,婷面无光彩地朝电梯慢慢走着,就在那时,一个熟悉的身影,矫健而又俊瘦的男人的身影向她缓缓地走了过来,那个男人居然是俊。

  俊穿得十分的休闲,一身干净的高尔夫球衣挂在健体上,很轻盈的样子,上过蜡的一头包发,在阴暗的车库里任然显得光泽熠熠,已经是一副奶油小K的全新形象。晟凝神地看着婷,话语显得十分关切:「怎么了,这可不像是你啊?」「什么?」

  婷感到唐突,但还是继续迈着步子。俊一路跟着,保持着距离,又始终能闻到她体上散发出来的雅香。

  「刚才路口等灯的时候,我的车正巧停在你旁边,看你开车还神不守舍的,就一路跟来了,你怎么了?」「大概是没睡好吧。」

  「是么?」

  「嗯。」

  婷边走边简单地回应着,面对这份似曾相识的殷勤,能做的也只有敷衍了。

  转眼,两人已来到电梯门前,当婷发现电梯还在一个较高的层面时,笑容更加勉强了,她真的不想再和这个完全不是巧遇的男人多相处一秒。

  「我还要赶着上班,要么你先走吧。我真的没事。」「哦,好吧。」

  俊就这样转身走了,没有一丝尴尬,淡定地仿佛自己的出现仅仅只为了和面前的女人打个招呼那样简单。恰恰是他的淡定让婷又感到不安了,毕竟曾是同窗,如果俊的出现只是单纯出于对挚友的关切,婷觉得,自己的确是有点过分了。

  电梯一层层地往下降着,婷却再没有去打量信号灯的动向,视线久久地望着正渐渐远去的晟,忽然,一个念头诧然从眼前闪过,婷想到了什么,两个都是排居前位的企业的名字反复地在脑海里盘旋着,她觉得,万一凯利和莫林有合作上的关系,要是请郭俊出面,相信丈夫的事多半还是有希望的。

  婷没加一丝深酌,直接喊出了他的名字。俊走了回来,神情依然显得平静,好像从开始就知道,面前的女人不会就这样让自己离去。

  「还有事么?」

  「是,是这样,郭俊,我想问一下,你,你们公司和莫林集团,就是德资的那家企业,有生意上的来往吗?」「有,我们一般都会定期的把通讯器主板的订单发给他们的三产,合作都快3年了,怎么了?」俊回答得很干脆,很详细,其实他也发现,自己说话的时候,婷的眉宇已经在渐渐舒缓开来,宛如一个整整三天没有吃饭的人,顿时听闻哪里会有食物一般。

  「其实,其实如果是这样的话,我,我希望,……」婷三句两句已经将事情都说了出来,显得直言不讳,她本来就是个急性子,这一刻,已经没有什么能比帮到老公更加重要了,更急切了。俊却笑了,爽朗的笑了,虽然再把话接下去,但神情已经给予了婷答案。

  电梯来了,空载着又上去了。俊邀请婷去自己的办公室坐下来再详谈细节,婷答应得有些盛情难却,还是电话给了秘书,告诉她自己会在见完客户后再回去银行。转眼,两个身影已经朝不远处的X6直奔而去。

  车门轻盈地打开后,婷毅然地坐在了后座,和俊交谈时,她又像对待丈夫以外的任何一个男人一样,矜持而极有分寸地注意着尺度,但眼下,她的确是对这个身处同车的男人暂时放开戒备了。

  跟着优雅的一声引擎启动声,一道耀眼的尾灯红光缓缓地消失在了通向地面的弯道出口,X6离开了,婷的宝马还静静地停在原处,洁净的中控台上,相架的玻璃被一缕露台折来的晨光呵护着,照片拍得很清晰,很自然,画面中央,紧紧相贴的两张笑脸,虽然有些变形,却十分温馨,是婷和先生蜜月时在夏威夷的海边的自拍杰作。



穿过数条马路,X6稳稳地来驶进了另一个规模相差不已的大型地下车库,婷才发现,原来俊的公司就设在距离金茂不远的另一座摩天巨厦上海国际金融中心里面,用走也最多不会超过10分钟的路程。

  明朗舒适的观光电梯,向着全新的高度一层层地高速攀升着,放眼远望,视野里的一切都在明显变小。两人走出电梯时,婷有些惊呆了,自己见过的世面也不算少了,却不知,原来上海还会有如此奢华规模的办公场所,如此独树一帜的峭厦里,居然整个楼面,全是一家公司的。注金的巨型门框后面,光是前台的长桌就是全理石镶面的,周边竟然还镶着满满的碎钻,八个穿戴正式外貌出众的前台小姐并排端坐着,没婷来得丰姿绰绰,却无疑都是一些像是受过高等教育的妙龄美女。

  来到印着LOGO的巨型水墙后面,又是另一副胜景,亮堂宽阔的视野里,开放式的厅面竟大得让人难以数清,这里有几张桌子,有几个职员,恰恰如此庞大的办公场合,却没有一丝喧哗,人们都各自忙碌着,唯独无数台电话和传真机在高频率地响着。

  多年的职场磨练,婷不会再在这种高档次的场合感到局促,但迈开脚步前,她还是不经意地悄悄瞄了一眼自己的乳脯,每次身着制服的时候,她总是会担心,万一扣子破了,即使只是一颗,一切都会措手不及的。

  先后感受着迎面袭来的陌生的目光,婷跟着俊一路向总裁室走着。其实那些人无一空闲,是特地放下活来向俊和他身后的女人点头示敬的,可擦肩而过后,缕缕目光却无法再及时归位,当它们同时汇聚在那女人凹凸有致的背影上时,都显得更加异样了。

  仿佛走了很久,两人才终于来到了走廊的尽头,两扇柚木门紧闭着,牌子上清晰印着「总裁室」的英语字体。

  果然,屋内的尊贵和卓雅,更是让人望而生「畏」的,足足占地近50平的房间,全天然的理石墙面,唯独弧形的外壁是玻璃塑成的,大面积的薄纱白帘整齐地掩着,光照却依然通透着,能模糊地遥望到外面,超大的板桌霸气地沉摆在中央,好似承载着成功男士的精髓,不远处一张黑色的皮质沙发又是那样极富线条美感,房间的另一边是一个巨大的酒柜,整齐地摆放着世界各地的昂贵名酒,应有尽有,居然还有一尊全玉琢的纳斯雕像正柔美地站在酒柜的侧面,婷不懂装潢,但还是认出了板桌后面那把意大利精工的靠椅,光是它,就是整整三十余万的价值。

  在俊盛情地邀请下,婷进屋后,在沙发上坐了下来,挺胸并膝且只是半臀的触面,十分高雅,这是她在陌生场合一贯的坐姿。转眼,秘书已经热情地呈来了咖啡,婷细细品尝着。

  一切都让婷觉得丈夫的事应该是有着落了。果然,俊在通讯名册里找了一会,电话拨给了一个叫被称为肖总的男人。婷当时就猜到了那人的身份,莫林的集团首席董事,肖文这个名字,对作为晟妻子的婷来说,早就如雷贯耳了。

  看着俊谈笑风生地说着电话,婷静静地坐着,十指互相交叉着,心还是慌慌的,毕竟答案出来之前,一切只是未知之数。

  然而最终让婷失望的却恰恰不是肖文的态度,整个通话过程中,俊居然仅仅只谈着合作上的事情,始终都没提到王晟一字半句!挂断电话后,当他的目光再次看来时,笑容里已经明显含着波澜不惊的阴冷光芒。

  「我和肖总的关系,相信你也看到了,这种小事对我来说,分分秒秒就能搞定的,但如今,要帮的却是王晟这个废物,呵呵,那还是要看你的诚意了。」俊像变了个人似的,他的暗示又是这样直白。婷笑了,笑得很僵硬,茅塞顿开的时候,她后悔自己竟会如此天真地同他随行,天真地去期盼一双单纯的援助之手。

  「你还是一点都没有变!」

  说着婷已经挎起包,起身向门走去,不想再浪费一点时间。俊却急了,连忙追了上来,口吻顿时变软了,「你错了!我什么都可以变,唯独对你的心!婷,我别无他求,只想……」「……」

  「我只想能够抱着你,亲吻你,仅此而已!」

  「……」

  「就这点小小的索求,你又忍心看着王晟深陷低谷吗?……婷,你考虑一下!」俊哀求着,话语是如此让人恶心,婷的手明明握住了门柄,随时都可以离开,可脚偏偏像被什么黏住似的,迟迟地再也没有跨出去。生活中,她会从容面对任何事情,但此刻,她还是乱了,不是怜悯身后的男人,只是脑海里已经再也挥之不去前段日子的情景,丈夫的面容如此苍白乏力,那晚的事情是如此不堪回首,她忽然觉得,或许一切真的会因为那份工作,而变得不再美好。

  婷转过身子的时候,俊已经站在跟前,从容得仿佛一开始就知道这个女人陷入犹豫,他继续说道:「只想抱你,亲你!便已足够。」「这样有意义吗?」

  婷是开口了,但话语已经疲软无力。恰恰在那一刻,俊再没说什么,直接迈了上去,一把将就婷搂住,饥渴的嘴直接游遍了她的脸,耳根,脸庞,鼻尖还有玉唇,就像一只蹲守多日的饿狼好不容得到羊羔一般,在她光洁无瑕的香颊上大肆「撕咬」着。

  婷,没有躲,没有抗,只是一动不动地站着,她在忍,也在等,等着狂风暴雨过后彩虹的出现,此刻,她仿佛想通了,觉得,为了丈夫这点付出是值得的!

  她也以为,自己的冷会面前的男人慢慢死心。

  的确,就在俊一次次加剧吻势的时候,婷更是抿紧了双唇,眼睛也始终睁着,但身为一个敏感的女人,一个好几天都没和丈夫行房的女人,这种时候,身体又怎么会没有本能的反应呢!再矜持,渐渐的,感觉终究还是出来了,转眼间,韵霞已经映满了她的双颊,甚至跟着小腹里的翻江倒海,乳头也感受到了连连的胀意!如果不是强忍着,或许都已经呻吟出来了。

  俊偏偏是个老手,当发现婷的表情已经有了细微的变化,连忙手也用上了,在她柔软的背颊煽情地大肆摸起,还不断向周围蔓延,同时问她,「结婚那天,你和王晟在台上当众搂吻,知道我的心有多痛么?嗯?」「……」

  「你和他洞房良辰的时候,又知道我是如何饱尝煎熬的么?」「……」

  「如今,你却依然这样对我!」

  「……别说了……」

  「甚至只是为了他,才来找我。」

  「……别再说了!」

  「难道不是么?嗯?」

  俊的口吻一次次地在加重着,同时已经一把捏住了婷两片紧裹窄裙的臀瓣儿,贪婪地摸着。一切都让婷豁然意识到,这个男人根本不会轻易放弃。但再想挣脱,已是更难使劲,无耻的欲痒始终脱离意识地蔓延着,当下腹感受到那根还夹在他裆里硬物的硕胀时,婷纵然发现,自己下面的护垫居然已经湿了。

  屄竟然在流水了!再这样下去,会发生什么?婷不顾一切地使出了最后那股蛮力,是这可耻的信号彻底激发了她,终于,禽兽一般的男人还是被推了开。

  窗外依然阳光明媚,婷站在原地,强顶着怒燃的欲火,慌乱的扯着微微皱起的裙摆,直到这一刻,她的心里始终都没放下那件事,但不管结果怎样,她想先离开再说。

  手机却在这时响了,铃声很熟悉,电话是从家里打来。俊就站在身旁,裤裆还明显隆起着,婷看到了!可错综不堪的心情和本能的罪恶感,还是让她不加一丝凝顿地接了起来。

  「喂。」

  「……」

  「喂?是晟吗?」

  「你在哪?」

  「我……我在外面办点事情。」

  「呵,难怪打你座机一直都没人接。」

  「有事吗?晟。」

  婷撒谎了,也始终在用「晟」称呼着手机那头的丈夫,其实从东窗事发那日起,她已经习惯了这样的方式,可恰恰此刻,在俊的面前,婷是多么想对话筒喊出平时惯用的那两个字,却恰恰又因为撒谎后的心虚而无法做到。况且在这一刻,她还依然能清晰的感受到,裆里的护垫是潮湿的。

  「有事吗?晟?」

  「我找你还会有什么事?你到底什么时候才肯回来。」「……」

  「都说了那晚不是故意的,和我分开住,真的就那么开心吗?嗯?」「晟!……」

  「够了,别说了,今晚如果再不回来,你就别回来了!」(啪!……

  「……」

  显然,晟又喝酒了,口吻是如此消沉,如此极端,就在婷刚要向他说明自己的决定时,手机里已经传来了挂断声,那声音猛得俊也听到了。

  通话就这样结束了,婷呆滞地握着手机,心流血了。她是个看着韩剧也会痛哭流涕的女人,此刻,又怎能再次承受这般的打击,仿佛再次看到了那晚的丈夫,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晶莹的泪珠终于止不住涌出了眼角,滑过僵硬的脸颊,交汇在下颚,一滴滴地落在了蜷缩在硕脯间的美钻链条上,缓缓地乳沟已经浸湿了。

  宽敞的屋子瞬间宁静地只留下了抽泣声,这对目睹整个通话的俊来说,又意味着什么。一束邪恶的光芒再次从他双眸闪过,他比谁都清楚,受创的女人是更容易征服的。直接行动了,甚至都没来得及替这个脆弱的女人抹干眼泪。

  两人的身体再次接触后,就再没分开了。婷完全像是被什么附身一样,此时此刻,对着俊的鲁莽,仿佛再难找到自我,本该拥有的那份刚烈也荡然无存了。

  被面前的男人猛烈而又深情地吻着,身体反而轻松了,是享受安抚也好,是发泄也好,至少这一刻她还是慢慢放下了什么,跟着泪水的干枯,脸部的肌肉陶醉地舒缓开来,当矜持的双唇缓缓打开后,感受到又是他如此老练的舌尖,心完全融化了。婷陶醉地闭着秀目,脑海里不禁闪过丈夫的面容,愧疚油然而生,可重重复燃的欲火更是叫人难以自拔。嘴里说着「不要,不要……」,手终究还是不知不觉地搂住了他的腰背。

  「舒服吗?……嗯?~」「……我们都各自……有家了……何必还要这样?」「看来……是喜欢我这样吻你……嗯?~」「……不要……我会觉得对不起他……」「舒服就好……我会让你更加舒服的……他的事……我会帮你搞定。」「……你知道……我是那么爱他……」

  这是婷第一次对俊如此温柔地说话,随着身子的微微前倾,迷人的细跟也离开了地面,再没有落下。干柴烈火般的吻声,喘气声顷刻已漫遍整屋。俊太懂女人了,一层层地递进着,一丝丝的侵犯着,任何一句话,一个眼神,他都极有分寸地把握着,让这个女人在偷一般的快感中越陷越深,但很快还是做出了让人措手不及的动作。

  在婷的双眸正为眼前这俊俏的脸庞渐渐显得淫靡时,她豁然觉得胸脯像彻底摆脱了什么,整个都蓬松了,凉意直扑而来,不经意地尖叫了出来:「啊!~」,一切都为时已晚了。

  奶子就这样不知羞耻地爆出来了,瞬间已经全部铺在衣领外面,俊只是撕下那看似单薄的蕾丝乳罩,并没有心理准备,直接招架不住了,原来,婷的乳房大得都向两边豁开了,它们是如此光洁无瑕,丰盈逼人,仿佛满载着极充裕的乳汁,而两片珠光玉润的大乳晕还是那样放荡,绰绰地镶在乳尖,胀胀的,弱不禁风的,感觉奶水随时都会喷射出来。难怪穿什么都会那样膨凸,这显然是一个天生韵姿的女人长期照料呵护所造就的。

  室内的空气因为这对放荡不羁却又无比羞涩的大乳顿时升温了,婷自己也傻了,丈夫面前才显露的部位,竟已让另一个男人一览无遗。她拼命地遮掩,偏偏俊已经一头栽了上来,允住了一只,又抓住了另一只的乳头,两只奶就这样忙开了,显得应接不暇,多么羞涩的感觉,可乳头偏偏是那样陶醉,膨胀着。婷看似还在扭捏地挣脱着,神韵里流露出来的却是自己也无法想象的淫贱。

  自己在干着什么,要是晟知道了,还会原谅么,她根本不敢面对这个问题,呻吟同样还是跃出了舌尖。

  「……别,别这样……我不能这样对他……」

  「没事的……他不会知道的……」

  「……这样下去……我会不行的……」

  「是么……嗯?乳头都那么硬了……」

  「……别这样……」

  俊就是这样了解女人,说这话的时候,已经站到了婷的侧面,不仅可以吻她,还能让那对大乳不受任何拘束,虐起来空间自然更大了。他就是喜欢这种征服的过程,时不时地拍打着那两片雪莹的酥肉,又轮替刺激乳头,拽着,将奶子拉成橄榄状,豁然放开,让它猛弹回去。

  「还在装……看这奶子……都淫荡成什么样了,被几个男人玩过了?嗯?~」(「嗯?~」泛指男性凌辱女性时,特地加重的淫荡反问语气,有强烈的催性作用)「……噢……」痛楚和骚样让婷同时感受着,恰恰护垫已经越来越湿了。当她柔闭秀目的时候,面前男人的目光又一次变得邪恶。只听「呲……」的一声,拉链头划过了紧绷着的裙摆,转眼间,办公室里又多出了一片袭袭逼人的肉色!

  纵然又是一声媚喊,「啊~」,婷也并膝护掩了,可岔开的裙摆还是滑到了膝盖下面。丰姿绰绰的雪肤下体上,留下了一条仅仅由小片布和带子拼成的裤衩,低得刚刚遮住屄毛,这是婷特地为丈夫穿的,没等她反应过来,俊已经扯开了系胯的带子,直接将它拽掉了!

  「啊~不要!」

  春光乍泄的一刻,空气更浑浊了,俊没想到这个让自己朝思暮想的女人,原来她的屁股不仅肥得惹火,肌肤还是那样的白皙光滑,毫无瑕疵,完全和那张脸,那对乳相得益彰着,有几个男人还能承受,偏偏那饱满圆润的小腹又另一道风景,一撮屄毛镶在下面,那鼓胀的样子,仿佛期待被安慰很久了。偏偏这时候,俊的手里还捏着那条不堪的内裤,湿透了的护垫还粘在裆间,他彻底「火」了,撩起就是一掌,对着那片羞臊而闭的臀瓣儿,狠狠地抽了上去!

  「啊!~~~」清脆扎实的响声带出了一声让人不行的媚喊,随着身子的前倾,婷的奶子抖成了大片,痛苦和淫荡同时夹在眉宇,那是怎样的表情,此刻正全部堆在她脸上,直到此时,她才觉悟到什么。

  「你……你想干什么!」

  「穿这么不要脸的内裤,明摆着勾引男人的么,嗯?~」「郭俊,你无耻!」「呵呵,都湿成这样了,告诉我,和他几天没做了?嗯?~」「这关你什么事?」「是么?」

  此时此刻,婷的「怒啸」对俊来说已经再无法构成威胁,相反,让他更放肆了。当时,离门只有一尺的距离,只见俊一手捏住了婷的下颚,另一只手锁门后,直接回到了那媚光四射的雪臀上,摸的时候,手指还故意去触碰股缝边缘露出来的屁眼褶皱,慢慢的,慢慢的,忽然又是一掌!(啪!……「啊~~~」「想要了吗?」

  「不可能的!……」

  婷纵是想摆脱,偏偏赤裸的淫臀还是成为了她的致命伤,跟着那手的掳虐,竟然无耻地摇摆起来了。

  「你的身体,已经出卖你了。」

  「下流!你……」

  「呵,下流,才能坐到这个位置。」

  (啪!……

  「啊!~不要!」

  「不下流,你们女人又怎么会喜欢……」

  俊来劲了,一次次将淫荡的气息吐在婷脸上,手反复地进行着同一个动作,每一次抽打,都能在她排斥的眼神里看到难以遮掩的淫靡苦涩,是故意要折磨她。

  渐渐的,一丝不挂的媚臀终于不再夹紧了,两片雪肉的打开,屁眼也芙蓉出水了,成片的褶皱居然是那样细腻,娇嫩,害臊极了,偏偏下面那春情泛滥的阴唇又大张着嘴,宛如两片熟透了的木耳含着满满的粉肉,湿光淋漓的。

  俊彻底「火」了,掰开后,爽爽地撸了一把,接着又是一掌!(啪!……顷刻,发浪的骚臀一侧清晰地留下了手指的湿印。

  女人终究是女人,两人的上唇再次交合的时候,婷再不知该如何拒绝,细跟已经慢慢地从地上的裙中跨了出来。很快,那对淫欲满胀的乳房又开始忙了,硬得起沙的乳头刚被拽住,下唇已经感受到了另一只手的温度。猥琐的手指偏偏又不肯往里伸,始终在两片木耳间,来回地煽弄着,摩擦着。如此的挑弄,世间有哪个女人能够忍受,婷舒服得要爆炸了,内心里,她狠狠地辱骂自己,却再不能扭转这无耻的局面。

  「还不想么?……」

  「……求你了……让我走吧……」

  「你可以走,也可以选择留下,只是他的事情就在你一念之间。」「……非搞得连朋友也做不成么?……」

  说话间,一道暖暖的水渍还是从腿间缓缓地滑了下来。俊不想再浪费时间,拽着这女人的胳膊,一路朝窗边走去。总裁室的布置是那样尊雅不凡,偏偏那只剧抖而去的撩人雪臀还是抢尽了所有的风头,维纳斯始终站在酒柜旁,淡定地目视着这不堪的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