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师徒情鹿鼎记外传<2>{完}
师徒情鹿鼎记外传<2>{完}
 
今次是女性作主导的体位,九难很轻易得到快感,她开始学会如何利用穴中肉棒去满足自己,当想要顶到底就一股气把臀部挺前,想磨擦穴内肉壁就晓得扭动臀部,九难极乐的呻吟,彷佛整个灵明理智全被抽离,胸前美乳向上下滚动,臀部把肉棒吞入又吐出,淫水也给大量抽出。

一阵阵的快感往脑中袭来,九难微睁着一双迷离的媚眼,含羞带怯的看了小宝一眼,伸出玉臂,勾住了他的脖子,彷佛两人是情人一般,沉浸于自我的欢愉,丰满娇美的臀部在小宝赤条条身体上疯狂的摆动,小宝的一只手搓揉着娇艳高挺的乳房,从没有享受过这种欢愉感觉的九难,想让自己一直被小宝抽插,一点也不想停下来。

高潮袭来,九难忍不住抽搐,在蜜穴夹紧度渐松下来的时候,小宝挺起后背大叫,在蜜穴中进行了一下大力的抽插,这使九难的高潮快感得以延续,跟着每当她的肉体刚要缓下来的时候,小宝就对蜜穴作出数下抽插,使九难的淫劲不停的持续。

小宝有技巧的插入,这使九难得到无痛的初夜,尝到性爱的快乐,在连续的高潮快感下,九难受不住不停的刺激,魂虚目眩之下就幸福的半昏过去,受到长时间被阴道夹紧及吸啜,性感的蜜穴让小宝忍不了,肉棒吐出粘粘的精液,热情的精液就全喷射入昏睡的九难肉体深处,每一次都使九难沉入快感的大海。
这一战居然有一个多时辰,两人在极度疲惫下沉沉睡去,第二天日(淫色淫色y9y4.COM)上三竿才起来。九难看着床上的一片狼籍,想想昨晚的放浪,禁不住满脸通红,韦小宝看着美貌师父的羞态,不免淫性又起,一把搂过九难,九难也就顺水推舟,两人又大战了一场。

两人在南昌城里盘桓了近一个月,几乎试遍了各式的花样,九难也逐渐放开怀抱,被韦小宝拉入了欲望的深渊。九难的肚皮逐渐大了起来,再不想办法就遮不住了。两人遂又北上,九难仍穿着宽大僧衣,以遮掩肚皮。到了富庶的两湖一带,韦小宝花了五万两银子买下一座大园子,又请了十几个丫头老妈子照看九难,自己按九难的吩咐上北京接陶红英。

十数天后,韦小宝带着陶红英回到园子,九难早已穿回俗家的衣裳,头发也蓄起了一些,肚子已初具规模。陶红英见了自然大惊,九难把她拉到一旁,讲述了前因后果,陶红英也不知是该兴奋还是悲伤,也就答应留下来照顾九难。
九难叫过小宝,说:「今后红英就和我们一起,你也别叫她姑姑了,就叫英姐吧。」

小宝自然兴奋,道:「二位姐姐,小宝这厢有礼。」学足了戏文,逗得两个女人娇笑不止。

一向无话,九难的肚子一天大似一天,逐渐到了快临产的日(淫色淫色y9y4.COM)子。这样的状况自然不能和韦小宝有「亲密关系」,这让九难很是为难。

这几个月来,九难不断地问自己当初的决定是对是错,可一想到小宝那惫懒的样子和床上的勇猛,她又不断地告诉自己:「小宝很好,我没看错。」(唉,九难也逃不脱从一而终的思想)

九难思前想后,自己最信任的人只有陶红英了,这次的重逢已使两人成为姐妹一般。九难从小在荒淫的皇宫长大,对后宫三千佳丽的情形早已习惯,现在既然自己不能服侍小宝,不如叫红英帮忙。

主意一定,她马上把陶红英叫来,道:「红英,你看我现在这个样子,是不能和小宝那样的,我想让你代替我,怎么样?」

陶红英一下就明白了「那样」是什么意思,扭捏着说:「奴婢都听公主的。」其实她刚过三十,正是如狼似虎的年纪,几个月来,经常听得九难和韦小宝行房的声音,说不想男人绝对是假的,这下可以来真的,自然不会说不字了。

九难见她答应了,心中大喜,也道:「既然如此,我们都是小宝的人了,今后记住别叫我公主,就姐妹相称吧。」

说干(淫色淫色WWW.y9y4.c0m)就干(淫色淫色WWW.y9y4.c0m),当晚,九难把这事对小宝一说,韦小宝心中自然高兴,「辣块妈妈!老子饿了这么久,终于……哈哈,爽!」九难又交代了一些事,韦小宝就来到陶红英的房间,推开门,只见桌上两只红烛闪闪烁烁,一个女子半侧着身坐在床边,虽说穿得不少,但浮凸的身子仍清晰可见,可不是陶红英么。

刚过三十的女子仍是含苞待放,能入宫当宫女的人又怎会丑呢?以前在清宫里为了伪装当然要丑一点,现在要伺候男人自然是要多美就有多美了。

韦小宝在九难面前要装得君子一点,在陶红英这儿就用不着了,几步并作一步冲到床前,也不多说,一把抱住,嘴里英姐英姐的乱叫,就把陶红英压在了身下。陶红英以前在宫里也和太监结过「菜户」,可这下动真章了,身子一软,再大的功夫也使不出来了。

这时小宝心房在受着冲激,无法约束,也无视她的挣扎,仍为她宽衣解带……手指触到她的小衣,小宝开始解她的扣子。终于他触到了她丰满高挺的乳房。
陶红英激动得周身颤抖,连想说句话的力量都没有,只好微合着媚眼任他摆布。小宝一层层地把她的外衣脱去后,只剩下大红色内衣及小裤,她轻轻的坚持一下,小宝仍轻轻扶她躺下。

媚眼全闭……樱唇娇喘……最后红英被脱光了衣服!雪白的肉体丰满又诱人,饱满的玉乳紧紧耸立,平滑的小腹与玉腿交界之处,乌毛丛生。再向下,是一个小洞口,伏在软软的毛里,好迷人!小宝用手指一碰,红英的娇躯随之颤抖。「嗯!」这是她第一次出声。

小宝看得心里猛跳,一阵热流直冲下体,阳具渐渐发涨,挺直了,而且翘起来了。手逐渐在红英身上抚摩,像是欣赏一块美玉似的摸弄着,手指顺着玉峰上爬去,啊!摸到乳头了,就在乳尖上捏弄着。

此时,红英柳眉紧皱,小腰不住的在扭,像在闪躲又像是难以忍受!小宝的手指又向下滑去,所到之处一遍平坦,既滑且顺、温软细致,来到了小腹,手指触到软软的阴毛。他的手也紧张得颤抖着。

「啊……」红英惊呼了,原来小宝的手已滑至她迷人的玉户上了!陶红英左闪右避,最后无奈,一个转身羞得侧躺着。小宝一只手被她转身时,离开了小穴洞口。雪白细致的曲线,暴露在小宝的面前,毫无斑点的肌肤,浑圆的丰臀,中间一条深沟,隐约可看到细毛。

小宝被这美色迷惑了,忙脱了衣服,躺在她的背后,一只手臂通过她的粉颈,紧紧的抓住玉乳。两个赤裸的肉体靠在一起,带有弹性的玉臀紧紧靠在小宝小腹上,又软又舒适,可是他下体那个巨阳,却静静溜进玉腿夹缝,他好兴奋。这时红英忽然觉得有一个热热的触角,伸到她的玉腿之间。

她微微显得有点心慌,虽然有生以来从未见过,可是那东西烫得令人好难过。她无法分辨这种感觉,她心跳口干(淫色淫色WWW.y9y4.c0m),忍不住娇喘连连。

此时小宝冲动得无法忍耐,但他仍缓缓抚弄她的香肩,想让她平躺着,但她不敢,她很惧怕……小宝不敢过份用强,他轻轻地撤离了身体,越过了她的娇躯,静静的躺在她的对面,两人相对躺着。

当红英发觉韦小宝在看自己的时候,羞得又要转身。可是才转了一半,忽然一个热热的身躯压了上来,刚要惊呼,小嘴就被人吻住了,想躲已来不及了。她开始瘫痪了,玉腿被人家分开了,那根热热的东西,抵上小洞口上,使她感到阴户里像有小虫在钻动。她的淫水开始向外直流。

忽然小洞一阵剧痛,全身急剧扭动,她由沉迷中惊醒了。「啊……痛……」她也顾不得羞耻,小手急忙握住尚未刺进玉户的阳具,丰臀忙向侧闪。这时候的小宝已失去理智,用手扶住玉臀,并用嘴吻住樱唇。

许久,红英惊魂方定,睁开媚眼道:「我怕!」

小宝道:「怕什么?」

「怕……怕你的……你的好大……」

「不要怕!总要来这么一遭。」

「那……你轻一点!」红英很害怕的说着。

宝挺着阳具轻轻放在桃源洞口,缓缓地顶着。红英忙道:「等……等……」小手想去推小宝,但已来不及了,只见小宝臀部猛然一沉。

「啊!可痛死我了……」陶红英感到一阵刺痛,洞口涨得满满的。这时的小玉户口,紧咬住大龟头颈部肉沟,红英痛得眼泪直流,粉面煞白,下面像要撕裂一般。

「别动了呀!……痛死我了……」小宝看她这样可怜,有点痛心,急忙温柔地吻着她。

「英姐,真对不起!痛的很厉害吗?」

「还问呢!人家痛得流泪了!」小宝急忙用舌尖舔着她眼角边的泪水,表示无限温柔体贴。

经过了一段时间,因为小宝不在挺动,所以红英感到好多了,这才微微一笑的说:「好狠心!刚才痛得差点就晕过去了!」

「英姐英姐!破瓜的第一遭,是有点痛,但等一会儿就会好的!」

「现在就好多了。」

「那么我可以再动动吗?」由于小玉户塞得满满的,一种从未有的滋味,使她感到心酥麻,双手不由自主地搂着小宝的腰。陶红英轻轻地说:「唔……不许你用力,要慢慢的……」于是小宝一挺,又是另一阵痛,陈雪只有咬紧牙关忍耐着。

小宝强抑欲火,缓缓地抽插,每次龟头吻着花心时,她的神经和肉体都被碰得颤抖一下。既快美又酥麻,微微有些痛。小宝连续抽动百余次后,红英一阵抖动,终于泄了。小宝感到龟头一阵热热的、痒痒的,急忙将整根阳具退出,低头一看,只见一股乳白杂着猩红的精水,正由红英的玉户缓缓流出。

这时红英一阵从未有的快美由阴户传遍全身,像飘浮在云端,她正在品尝这奇异的快感。忽然阳具全部撤离,她厘面又是一阵奇痒、空虚。她不由得睁开了眼,只见小宝跪在床上,下部那根大阳具仍挺举着,并且不时点头,她看得又怕又羞,连忙闭上了眼。

「英姐!舒适吗?」

「嗯!不知道!」

小宝喜爱得躺在红英身旁,搂着她的粉颈,对准樱桃小嘴吻了下去。这时的红英比刚才好多了,由于两人发生关系,将彼此的距离缩短了,在小宝搂着她吻的时候,她也很自然的抱着他的肩。良久,两个人才分开。

「英姐!还痛吗?」

「好些了,你呢?」陶红英很不好意思,羞得半天才问出这一句。

小宝道:「我!现在才难过呢!」

红英听他说难过,紧张得严厉地问:「哪儿难过?」

「你说呢?」小宝用调戏的口气反问着。

陶红英怀疑的回答:「我怎么知道?」

「来!让我告诉你。」说着,将陶红英的手拉了过来,放在自己的阳具上,那热呼呼的阳具烧得红英的脸通红。

「小宝……你……你坏死了……」

这一阵羞态使小宝爱得要命,不由得欲火再度燃烧,赶忙一把将美人儿抱在怀中,且将玉腿拉向腰部,让阴户揉着阳具。

「啊!……」每当大龟头触到阴核上时,红英的屁股就是一颤,直被他磨得周身酥麻,淫水直流。

红英娇声道:「嗯!快别这样!我……受不住……」

「英姐在跟谁说话?」

「还有谁……哼……」

「为什么不叫我呢?」

「我不知道叫什么?嗯!……痒死了……」

「我叫你英姐,你应该叫我什么?」

「哼!人家才叫不出口呢!酸死了……」

「叫不叫?」小宝说着,用大龟头的马眼顶住阴核一阵揉磨。

「哎呀!……叫!我叫!……好……好弟弟!」

「嗯!我的好英姐!」

小宝听到她娇声娇气,就似乎服了一付兴奋剂一样,迅速爬起来,握住粗长的阳具顶着红英的阴户,就猛力向内挺进。这次因为红英流了很多淫水,又是第二次,所以挺了几下就滋一声,哇!进去了!再用力,嗯!整根进去了嘛!顶得红英叫道:「弟!好狠心呀!」小宝开始缓缓抽插。

最先她还咬唇推拒呢!慢慢的柳眉伸展了,两条白嫩的玉臂也不由得围着小宝的腰身。「嗯!……好弟弟……我要……」

小宝知道她要泄了,连忙狠狠抽插四十来下,忽然阳具一阵美感,一股热热的阳精直射红英的桃花心,烫得她一阵猛颤,宛如魂飞九天之感,不禁也跟着泄了身。两人紧紧拥抱,互相吻过来、吻过去!小宝的阳具渐渐缩小,慢慢地滑出红英的玉户外。

他们两人倒是舒坦了,可苦了隔壁的九难,听着听着,亵裤都湿了,说不得,只好用手吧,直弄得自己泄了三次才昏昏睡去。

第二天早上,韦小宝和陶红英一起去见九难,三人互相望望,都是一副黑眼圈,明眼人一看就知昨晚「加了班」,于是大家都心照不宣地笑了,心中却都有同样的想法,「真没想到人可以这样过一辈子。」

当然,韦小宝又与她们有点不同「老子真有福气,现在就是小玄子让我当皇帝也不干(淫色淫色WWW.y9y4.c0m)。」就这样,韦小宝和陶红英白天服侍九难,晚上共效于飞(这是韦小宝新学的也是记得最熟的成语,因为他的确每晚都在飞)。

陶红英也把在宫里学来的房中术及养生之道全数教给了他,皇家的东西就是不一样,比韦小宝在丽春院里学的不知好几百倍。对这些韦小宝当然有爱好,招招式式都学得熟练无比,这要是被他的高手师父陈近南和老和尚师父澄观知道了还不当场气死,真是应了那句「传道有先后,术业有专攻」,韦小宝生来就是当床上高手的。

就这样,直到冬天,九难终于产下一子,模样倒也清秀,兴许是遗传妈妈的多些吧。九难只有一只手,哺乳有些困难,小宝遂请了个奶妈,只让九难好好将养身子,如此体贴让九难更觉终身有托,她那知韦小宝转的鬼念头是「奶了孩子的奶子可没那么爽。」咳,对韦小宝你还能有什么奢求呢?

看着孩子一天天长大,也越来越可爱,九难心中有了个想法,她把韦小宝叫来,暖和地(女人作了妈妈就是不同)说:「小宝,孩子快满月了,也该给他取个名字了,我有个请求,希望你答应。」

韦小宝看着初为人母的九难,心里的爱(还有欲望)就别提多深了,道:「一切都听九姐的。」

九难笑笑,道:「这是我们第一个孩子,我想让他跟我姓,也算是为我朱家留一血脉,以后我们的孩子再姓韦,好吗?你是这孩子的爸爸,你若不同意我也不强求(真是贤妻良母啊)」

小宝倒是不在乎,因为他自己也不知是不是姓韦,也从没想过传宗接代的事,他倒宁愿女人不生孩子,免得耽误了他夜夜春宵。所以,他想都没想就答应了。九难一听,真不知说什么好,兴奋得在小宝脸上亲了一口。这可是她第一次主动亲一个男人,可这男人偏偏就是韦小宝这小无赖,连笔者也觉得这是冤孽了。
九难心情大好,自己的身子也将养得差不多了,当晚就留小宝在自己房间过夜。两人有几个月没行房了,虽不说是久疏战阵,可也多了几分神秘感,加上九难刚生产完不久,那种妇人的风韵是以前没有的,也是最让韦小宝这样从小和母亲长大的男孩心动的了(这样的男孩多半有恋母情结)。

九难让韦小宝躺到床上来,温柔地为小宝脱去衣服,这也是破天荒第一遭,韦小宝当然爽得不得了。当小宝那只「铁棍」现身之时,九难心旌动摇,竟伏下身去用小嘴含住了那可怕又可爱的东西,不由自主地又吸又舔。

韦小宝也是第一次享受如此星级待遇,阳具一阵阵的跳动,差点就射了出来,还好小宝最近努力练功,好轻易才闭住精关,小宝几把抓掉九难的衣服,雪白的肉体更见丰腴,加上这淫秽的姿势,小宝顿时欲火焚身,翻身而起将九难压在身下,两人互相望着,一种消魂的感觉浮上心头,真是什么也管不了了,只是用力地死缠在一起。

小宝看到九难舒适地躺在那儿,脸上露出满足的神情,这时,肉棒硬到有点痛了,需要一个洞来插插来消除痛苦。小宝用手握着肉棒对准布满淫水的阴户,小宝没有一下插入,肉棒在大阴唇揩着,等龟头沾满了淫水才插入,并用龟头压着阴核磨着。

见是时候了,屁股向后一缩再向前一挺,只能插入整个龟头,蜜穴很紧压,把肉茎紧紧包住。九难虽生了孩子蜜穴还是很紧,小宝没再插入,停在那里不动,享受着久违的快感,等一会儿,才抽龟头出来再插入,龟头不断在蜜穴口抽插着,淫水又流出更多,在淫水的润滑下,肉棒又插入一两寸,这时肉棒已插一半了。
小宝也像刚才一样,一开始不动,然后等一会再抽插这半条阳具,等淫水多了又插入余下的肉棒。这时已全部入了,龟头顶在子宫上。小宝没马上抽插起来,只扭着屁股和旋着肉棒。

过了一会儿,淫水越来越多流出来了,九难只是感到软绵绵浑身无力。小宝开始了抽插,却不敢太猛太狠,首先是九浅一深,等蜜穴松点,没这么紧迫再用八浅二深、七浅三深……等。

九难发出欢愉、***的呻吟:「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喔喔喔喔喔喔……插死我了,你……嗯……太会插穴……嗯……小……老公……哥……哥……喔喔……喔……我要泄了……啊啊啊……啊啊啊啊……不行了……泄出来……了……」

小宝感到蜜穴一阵收缩,全身颤抖,一股热热的阴精从子宫喷出来洒在龟头,龟头被阴精热烫得很舒适,麻酸地,小宝也感动要射了,快狠地抽插十来下,一股又大又热的阳精射入九难的子宫,把子宫烫得又收缩又扩张,最后也喷出又一股阴精。两人都累得昏睡过去了。

不久,小宝回复过来,发觉自己头伏在九难的乳沟内,小宝感到多么柔软,舒适,不想起来。因头向下,鼻子压着乳沟下的肉,所以呼吸有些困难,小宝微抬头用左脸伏在右乳上,把乳房压得扁扁的,凸硬的乳头插入在耳内。眼光看在左乳上,在乳上的凸起乳头红红的和雪白的乳肉相影着。

小宝轻轻地对住乳头吹着气,左手也伸到胸前用手指从乳跟一直圈上,直到乳头才停止。再用两个指头捏着,用手掌搓揉着整个乳房。头也不断动来剌激右乳。九难在这样的剌激下,身体也有点反应,口发出「唔唔……嗯……嗯……嗯……」
的淫叫来。

肉棒还插在蜜穴中,虽已软了,但小宝不想拔出,只浸在热热的淫水中和给肉壁紧紧夹着,感觉起来又暖和又舒适。小宝微微扭动臀部,让软软的肉棒在蜜穴中动着也不会走出来。这样,肉棒由软绵绵步向半软硬了。九难也扭动和挺着臀部来配合小宝。肉棒受到了更多和大的摩擦,已硬起来了。小宝动得更快,最后抽插起来。

现在小宝不像刚才一样由慢到快插了,小宝狠起来,不理什么抽插技巧,抽出整根肉棒只留龟头在蜜穴口,然后又全根插入直抵花心。两人性器的摩擦和身体碰撞发出「滋、滋、啪、砰」的声音,插得九难又大叫起来:「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你太狠……嗯……嗯嗯嗯……哥……嗯嗯……哥……插死妹……嗯……妹的小……穴……很舒适……」她紧张起来大力掐住小宝手臂上的肌肉,几乎要掐出血来了。

小宝疯狂地抽插了几十下,见这样的姿势已干(淫色淫色WWW.y9y4.c0m)了很久了,所以小宝想要改变一下姿势。小宝停止抽插并对她说!「九姐,改变一下姿势,好吗?」她没说什么,只是「嗯!」来表示同意,其实她现在全身无力,正享受着数度高潮带来的快感,这种快感已经很久没有过了。

小宝拔出肉棒并双手用劲反转她的身体让她上身伏在床上,膝盖跪在床边。这时,九难的整个屁股露在小宝面前,她的两个屁股颊很多肉,又肥又白,很有弹性,股沟也很深很大。小宝的双手放在那两个肥颊上抚摩起来,有时还轻力掐着。没有大力掐,因这样会弄痛九难。

小宝真的有些爱不释手地抚摩着。说:「九姐,你的屁股好靓、好有弹性。」手指在股沟中往返擦着,中指在屁洞口挑着,有时真想插入去。但小宝没有那么做,没九难的同意小宝始终是不敢做的。

小宝一边摸着一边问九难:「九姐,我想插这个洞,可不可以啊?」她听到小宝问,想:这里也可以吗?可能这就是后庭花,小宝是我现在最爱的人,不给小宝给谁?就向小宝说:「好,我要把后洞的第一次也给我的小宝,不过九姐还没有用过你要细力温柔点。」

小宝见九难同意,中指向里面插入,只插入少许,她已经叫痛了:「痛……痛……少力一点,慢一点儿。我又不是不给你。」小宝见九难叫痛,迅速拔出中指,并把中指插入蜜穴里一阵才拔出,中指上沾满了淫水。小宝再把湿湿的中指再放在屁洞口,小宝没有插入里面去。只插在洞口并挖着让屁口的肌肉没那么紧再插入。

一会儿,小宝感到洞口没刚才那么紧了,才慢慢插入,小宝看到手指一节一节没入洞里,九难只是微微颤抖几下和哼几下,小宝很兴奋。不错,还是处女洞,比刚才的蜜穴夹得更紧更迫。中指夹得有点痛,小宝抽动起来,只是小力抽插着。虽然只是手指插后洞,但九难一样呻吟起来。

不久,小宝感到中指插起来有些松了,小宝走到屁股后面站正,手握住坚硬似铁的肉棒,在股沟磨擦着,不心急插入。首先,小宝把肉棒插入阴户并抽插几下等肉棒已沾满淫水再拔出,又拿到股沟中磨几下,小宝也对着屁洞口吐些口水并用手指推些入洞内,等做完这些,小宝才拿住肉棒对准洞口大力一挺,龟头就入了。

小宝看到龟头已入,就知其它的好办。再向前用力推进,里面好紧,压得肉棒酸痛,有要射的感觉。小宝忍住并大力快速向前插去,几下之后,终于插尽了,肉棒全入了,虽然有些痛,但小宝好兴奋、好兴奋,真想大声叫!

「我终于干(淫色淫色WWW.y9y4.c0m)了九姐的后洞了!」小宝抽插起来,由慢到快,不时还向交合处吐口水来润滑。

小宝抽插得快,九难也叫得大声,叫得淫、叫得乱:「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插得好……舒适……想不到插后庭这么好……嗯……嗯……大力点……嗯……」

她的淫叫小宝现在听来感到非凡刺耳,也格外兴奋,抽插起来更加疯狂。几百下之后,小宝感到腰部酸松,一股阳精射出,射在她的大肠里,把她烫得直打颤,一股阴精也从阴户喷了出来,有些还射在小宝大腿上。

小宝喘着气,伏在九难的背上小休一阵。然后站起来并拔出软垂的肉棒,一些白白的精液随着肉棒而流出,后洞却一点事没有,连血都没流,小宝又是惊奇又是欢喜「乖乖隆地冬,今后又有得玩了!」

这晚之后,九难和小宝的感情越发好了,没多久,小宝把陶红英的后庭也开了苞,三人整日(淫色淫色y9y4.COM)玩着各式床上游戏,两个中年女人放开一切顾忌,仿佛要补回失去的青春似的,这正好对了韦小宝的胃口。总算是不断进补,又练一些强身的房中术,韦小宝的身子反而强壮了不少,在床上更加勇猛,这倒是良性循环,反正那日(淫色淫色y9y4.COM)子是春色无边,风月无边啦!

转眼到了第二年,孩子也半岁了,韦小宝就开始手痒了,他忍了好久没赌钱、没听戏,这下终于爆发出来了,他和九难商量了一下,九难也知他是什么人,遂决定自己和韦小宝重入江湖,陶红英在家照看孩子,小宝自是大喜,不但有玩的,还带着个武艺高强的美人,安全没问题,晚上也不会闷,陶红英虽是不舍,但也别无他法,只好同意。

第二天韦小宝和九难雇了辆大车(昨晚的「离别演出」太累),漫无目的的走着,哪儿有好玩的就去哪儿,九难陪着小宝也张了不少见识,才知自己这几十年差不多白活了,对小宝就越发好了。(其后发生的故事参看金庸《鹿鼎记》,只是别忘了九难实际是韦小宝的女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