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月紫色<1>
月紫色<1>
 
字数:64757字
TXT包:  紫色之月.rar (56.65 KB)  紫色之月.rar (56.65 KB)
下载次数: 51

  ***********************************
               人物介绍

  宫本阿里纱∶原名是阿里纱古亚克路丘里拉。是南方岛国。丘里拉的王女,现在正在日本留学,但她其实是个吸血鬼┅

  高冈修司∶阿里纱的同班同学,也是学校里同属游泳社的学员。虽然对阿里纱有无限的爱慕但是始终提不出勇气表白。

  阿正∶他是一位身世扑朔迷离,对於感情其抱着游戏人生,且喜欢探索女性的青年。他是那个感觉到自己原来是丘里拉的那个人吗?

  十佐之门∶是阿里纱的祖父,过去是外交官,如今却变成了一位胆大包天的淫荡教父!?

  龙胆∶从小替阿里纱打理一切事物的管家兼老师。阿里纱的父亲对於他可说是绝对的信任。至於他的身世至今仍是个谜。

  森崎夕贵∶她是阿里纱高中时的死党。喜欢留着长发的人,并且非常地崇拜龙胆。

  好奇心极高的她,即使将来出了社会也是位爱说话的八卦上班族。

  耶莉娜∶是阿里纱的表姊也是对她最具威胁性的敌人。为了追求龙胆从丘里拉王国追到日本,是个任性的行动派女性。

  「目录」

  第一章出乎意外的满月日

   第二章当夕阳西下时

  第三章夜晚偷亲的采花大盗

  第四章黑夜里的婚约者

  第五章恼人的新月夜

  第六章在那一天的我┅



           第一章出乎意外的满月日

               

               (1)

  怎麽觉得今天和以往有点不一样,阿里纱喃喃地问着自己。

  今天早上的培根蛋总觉得甜了一点。虽然和以往一样上面洒满了黑胡椒,但是就是感觉不到一丝丝的辛辣。

 □得自己好像是有点发烧,喉咙也怪怪的乱不舒服的。

  连续喝下三大杯的开水了,还是觉得无法提起精神。

  以为自己发烧了,阿里纱便拿出体温计一量——完全正常,没发烧。

  那麽可能是感冒了,身体发热、喉咙乾涩都是感冒的前兆,也许这就是让自己没有精神的缘故┅不过现在反而感觉自己的身体轻飘飘的。

  而且,这种症状并不是只有今天才发生的!最近,我总觉得会有什麽事情发生似的。

  坐立难安的阿里纱便走向洗手台前,看着镜中的自己。

  「我┅我该不会得了什麽奇怪的绝症了吧!?」

 〈着镜中三个忽隐忽现的阿里纱叠成了一个阿里纱的幻影,便对着镜子忧心了起来。

  皮肤依然是光滑不乾涩,脸色也还算正常,白里透红的双颊,不管是谁看了一定都说我很降的。

  对着镜子自语的这位女生名字叫做宫本阿里纱。她来到母亲的故乡——日本留学,目前是某所高中二年级的插班生。

 〈起来像是个普通的少女┅虽然是这麽说啦,从外表看起来可以说是没什麽异样,其实她是个有一半日本血统的混血儿。

  阿里纱的本名其实叫做阿里纱。古亚克路。丘里拉。而「宫本」其实是冠母姓罢了。

  阿里纱出生於南海上一个在地图上也找不到的小岛,一个名叫丘里拉的国家。
  她的母亲是丘里拉王国国王的第五任王妃,而阿里纱则是排行老麽,也就是第十九位公主。

  来到日本留学,除了要充实知识与想在社会上闯出个名堂来,其实对於母亲的故乡,她的内心比谁都还要有着无限的憧憬与期盼。

  目前,她是和外公住在一起,也就是寄住在母亲的父亲家里。

  祖父十左之门以前的职务是个外交官,据说在阿里纱前往日本投靠他之前,因为自己的女儿嫁了人,老婆也相继的病逝而过着独居老人的生活呢!

  ——说是这样,但是┅

  「啊——」

  阿里纱照着镜子,突然间惊吓得紧抱全身畏缩成一团。好像?D,并且抚摸着她的胸部。这屋子里除了他只有那个人会在这个时候做出这种事!

  「外公!」

  「哈哈哈~果然发育正常。」

  留着满嘴白胡须的老头,隔着内衣陶醉的搓揉着阿里纱的胸部,直到最敏感的乳头部位立起时,便又轻柔的搓捏着。

  「啊┅」

  「呵呵呵┅兴奋度也很发达嘛!」

  「住、住手!即、即使是祖孙,你也已经侵犯到我了耶!」

  「我是在检查我可爱孙女的发育是否正常啊!外公实在是太疼你了,我是出自於关心嘛!」

  打从住进来後,每天都要防着外公的「关心」,唯独今天被外公逮个正着,阿里纱似乎是逃不过了。不知是否是身体发热的缘故,阿里纱今天身体比以往还要敏感。

  或许就是这个缘故,让阿里纱连挣脱的力量都使不出来了。

  ——连对以往外公的毛手毛脚也起了莫名的感受。我今天到底是怎麽了?
  阿里纱再也忍受不了外公的抚摸,就当外公感到不自主挺起的那一刹那,一句让彼此冷静的话传入了耳边。

  「┅十左之门大人,就请你放过她吧!不然阿里纱公主上课要迟到了┅」
  此时镜子里出现了一位极面熟的男士幻影。

 〉中的这位男士,绑着马尾,外表衣冠整齐。

  「是你啊,龙胆!我正在为我这可爱的孙女做降检查呢,不要打扰我们。」
  这位叫做龙胆的男士是不会被十左之门的责骂而感到恐惧的。他面不改色的把阿里纱从十左之门的怀里给拉了出来。然後龙胆又向十左之门敬个约弯下二十公分腰的礼之後,便把阿里纱带到了门外的走廊。

  从十左之门的怀里逃脱得救的阿里纱,惊吓得双脚发软瘫坐在走廊上。
  「十左之门大人。我能体会出您对孙女的关心,不过您的手法是否有点过份了些。加上阿里纱公主的年纪还这麽小,不如┅」

  「不如什麽啊!目前她正是个花样年华的纯情处女耶!」

  阿里纱并不觉得自己获救了,因为听到了龙胆与外公的对话而吃惊的咬着牙。
  虽然阿里纱从型受到龙胆的照顾,但是所有的行动以及自己的弱点也都被龙胆所掌控着。

  对於阿里纱而言,龙胆这家伙说是难应付,不如说是厌恶到极点了。他不仅是整天紧跟着阿里纱不放,而且他也获取了阿里纱父母亲的极高信赖。

  身为一国之君的父亲,当初也是以龙胆樗娴奶跫氚⒗锷葱说饺毡玖粞?
  的条件。原本留学生活应该是多采多姿的,但是加入了龙胆的伴随,对於阿里纱而言留学根本就是毫无色彩的生活。

  此时龙胆的视线移到阿里纱的胸前。

  「嗯┅这个年纪的少女的胸部不是应该还要丰满一点吗?」

  「我┅我自己的事我自己会注意的!」

  阿里纱话一说完,便赶紧用双手遮住自己的胸前。

 ⊥如龙胆所说的,其实阿里纱的胸部比一般同年的少女还真的小了一点。
  虽然平常可以靠着胸罩来掩饰大小,但是今天早上经过外公这麽一招,阿里纱已经被摸得一清二楚了。

  阿里纱快速的走到刚才被解放出来的门口,对着十左之门大喊着。

  「我知道了,反正每天多搓揉胸部就对了,是吧!」

  摸了人家的胸部还说出这麽过份的话。

  「气死我了,你们两个最讨厌了!」

  阿里纱叫着,便跑回二楼自己的房间里。

  每天都这样,心死了!

  阿里纱回到房间之後,一边满脑子想着自己被摸得一清二楚的事就觉得心,一边气愤的穿上了学校制服。

  这些就是阿里纱每天早上必须接受外公「呵护」的留学生活。

              ***

  「大家早——」

  「早啊4你这副德性,是不是又跟龙胆吵架啦?」

  早上一到教室就用这种口吻关心着阿里纱的这位,就是阿里纱在班上的死党森崎夕贵。

  「厉害——你怎麽知道的?」

  打从早上开始,被老师点到名字时,阿里纱的回答声音里总是带着些许的惶恐。

  夕贵在一旁偷偷笑着阿里纱的反应。

  「阿里纱你今天身体似乎不太舒服喔!整天皱着眉头,不信你自己瞧!」
  说着说着,夕贵用手指指向阿里纱的眉头。

  「一大早就皱着眉头我想八成是跟龙胆有关系。我猜的没错吧!」

  「被你说中了!说到他我就有气!我跟你说喔,夕贵——」

  「谁叫我是你的死党,午休时我会洗耳恭听你的委屈的。不过,放学後你要请我吃摩斯汉堡!」

一脸满足笑容的夕贵正说着放学後要到捷运附近的那家摩斯汉堡店里点最近新
  上市的汉堡。

  「啊——对不起┅」

  听到夕贵所提出来的提案,阿里纱一边吐出舌头一边做出不好意思的表情。
  「放学後打扫教室的工作,今天刚好轮到我,所以┅」

  「是喔!该不会是和高冈同一天值日?」

  「对啊,高冈跟我今天要留下来打扫教室。」

  高冈修司是阿里纱的隔壁班同学,而且两人的家离得很近,加上又是学校里同个游泳部的学员,所以放学後两人总是一起回家。

  「不会吧!」

  当夕贵听到高冈的名字时,脸上表露出近似怀疑又好奇的表情。

  「┅什麽?」

  「少来了,我就知道你跟高冈有一腿!」

  「讨厌啦,才不是你说的那样呢!」

  「还不承认,看你一副暗爽的样子。你心里在想什麽都逃不过我这死党的法眼的!」

  「我说不是就不是嘛!我和高冈才不是你说的那样咧。」

  他许是因为最近经常一起回家,所以才会这样推测的。

  修司给我的感觉不会有什麽讨厌之处,不过还不至於有想交往的念头耶!
  对於阿里纱来说,修司是个好朋友而已。

  「啊——你好坏喔!如果被高冈听到了一定会伤心的。」

  「┅他有偷偷的亲过我,但是我只是把他当做好朋友看待。况且我喜欢的是别人。」

  「是喔,那高冈不就是没希望了。那龙胆呢?」

  「那个阴险的男人,不要在我面前提起他!」

  对於阿里纱来说,他只不过是从小被附身住的眼中钉。

  今天早上在家里才被伤透了心的清纯少女阿里纱,从她口中用这麽粗暴的口气形容那令她一生中最憎恨的男人。由此可见,她目前根本没心情交男朋友。
  不过,这时夕贵用羞涩爱慕的表情对阿里纱说道。

  「是吗?我觉得他很帅耶!」

  「不会吧!?哪里帅啊!?照你这麽说,该不会你暗恋他很久罗-」

  「没错。一想到他那一头迷人的长发,我的内心就有如小鹿乱撞般的澎湃。」
  夕贵满脑子陶醉在龙胆的影子当中。

  这时的阿里纱感到非常的惊讶,心想着,原来夕贵喜欢那个留着长发的无赖。
  「啊,午休快结束了,不快点回教室是不行了。」

  此时的阿里纱一刻也不想再待下去听着夕贵诉说那无赖的事,而独自赶紧跑回教室去了。并且一边叹气一边心想如果这丫头迷恋的不是那无赖,夕贵倒是个
            ∩爱的小女孩啊┅

               (2)

  从游泳部教室了望出去,映满夕阳的天空,由橙色渐渐的转换成蓝色,接着又转变成紫色。

  打扫的差不多了,应该可以回家了。阿里纱将打扫用具放入储物柜收拾好之後,便顺手轻轻的关上门。

  「女生那边的窗户上锁了吗?」

  突然从背後出现的就是高冈修司。留下来的值日生除了打扫游泳教室以外,连更衣室也需要打扫的,男女是分开的,所以修司是负责男生那边的打扫工作。
 〈起来,修司的动作比阿里纱快。

  「还没耶,我还没有弄好,你可以帮我来检查窗子吗?」

  「啊——可以吗?」

  修司满脸羞涩的不知道该把目光往哪里摆才好,心里想着,同样是游泳部,刚才打扫的是乳臭未乾的男生区,而现在是在花样年华的女生区。光看到淡花色的窗帘,踏进来就会闻到一股莫名的花香味。

  虽然现在都没人,但是凭着这种感觉就足够让修司呆站在门口铸躇是否该进去。阿里纱看到修司的表情便急忙的说道∶「没关系,进来吧,反正只有我们两个而已。」

  阿里纱便向修司招了招手。修司带着紧张的心情,便顺手把门给推开。
  虽然说没人,但是只有和阿里纱单独在这梦幻的「密室」里,还真的会让人紧张且心跳加速。其实修司一直都很喜欢阿里纱,但就是无法提起勇气对她表白。
  修司觉得自己既不聪明,长相身高都很普通,加上优柔寡断的个性,至於游泳嘛┅是从型被逼出来的┅等等一些微不足道的理由让自己不知所措。

  至於阿里纱对於修司的感觉,从一开始就只把他当作最亲近的好朋友,这一切修司自已也感觉得出来。而且自己也没有勇气表达对於她的感觉。即使现在只有他们两人独处,修司还是提不出勇气表白心意。

  修司对於自己的懦弱而感到无奈,便叹了口气,将手靠在窗边上。

  窗外的夕阳,让西边的天空呈现出橙色的彩霞与薄蓝色昼夜交接的景象。
  皎洁的月亮也渐渐的浮现在蓝色的夜空当中。

  「哇!今天是满月耶!」

  修司看着夜空,叫着刚打扫完毕的阿里纱来到窗前。

  「真的耶,又大又圆的满月。」

  阿里纱看着月亮,想像着彷佛是阳台上所种的堇菜所绽放的花朵一样,带有薄红紫色般的美丽。

  「好漂亮的月亮喔!」

  阿里纱张着口呆望天空。

  「┅阿里纱?」

 ⊥在此时,看着月亮而一语不发的阿里纱,让修司突然有种不可思议的想法。
  「阿┅阿里纱?」

  阿里纱低下头身体颤抖着。

  「会冷吗?阿里纱?」

  听见修司这麽一问,阿里纱摇了摇头。

  「┅不┅不是啦。我┅感觉到┅身体┅很热很热┅」

  阿里纱说着说着什麽都没想的便把外套给脱了下来。

  接着解开了领带、衬衫的钮扣。

  修司被阿里纱的举动给吓到了。

  「啊?啊┅阿里纱!?」

  「好热┅好热喔┅!」

  钮扣完全被解开的衬衫滑落在地上。

  阿里纱的上半身只剩下胸罩。

  阿里纱半身裸露的身影映入眼帘中的那一瞬间,修司自然而然赶紧把双手住双眼,脸红着大叫着。

  「我┅我了解了啦!我┅出去就是了!」

  「不要走!」

  阿里纱抬起头来望着不知所措的修司。

 ⊥在那一瞬间,阿里纱的瞳孔像是发了光似的直直射向修司。

 〈着阿里纱的眼神,修司觉得此时的阿里纱似乎是另外一个阿里纱,让修司感到被束缚住般畏缩着身体。阿里纱娇艳的向修司微笑着。

  阿里纱沿着嘴边伸出鲜红舌头的表情,夺走了修司的所有意识。

  阿里纱的手靠放在修司的肩上接着便把脸渐渐靠了过来,使得修司目不转睛直盯着阿里纱看。

  修司似乎能听到自己忐忑不安的喘息声。

  「阿里纱┅」

  修司想说的话,此时都已经被阿里纱的爱抚举动给阻止了。

  温暖的舌尖上沾满着纯情少女的唾液已流入了修司的身体里。

  实在是太令人无法置信的一刻。

  从来都没有非份之想的修司,满脑子的困惑已抵挡不了阿里纱的热情之吻。
  「啊┅啊┅」

  灵活的舌头与修司纠缠。渐渐地,离开了修司的嘴角。

  这种举动让彼此更加的亲近了。修同为这初次体验的行为一时之间还不清楚状况。

  身体东摇西晃的撞到了身後的桌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