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强暴小说  »  警察堕落<1>
警察堕落<1>
 
  大家都清楚,基本上大陆的每个城市都有自己的红灯区。我所在西部的这个中等城市也不例外。红灯区的存在
是政府的耻辱而非警察的耻辱。但是作为一名曾在国旗下宣誓就职的警官,我的心里仍然有一种耻辱的感觉。我在
派出所当所长,我的辖区位于城市的东部。城市最繁华的红灯区就在我的管辖范围内。从1998年,财政包干我们30%
的工资,其他的收入和办公经费要靠我们自己去创收。手里有权的单位创收的意思大家都很清楚,抓赌,抓嫖,罚
款是我们唯一也是我们最方便的创收渠道。按照40% 的返还比例,我们的收入比城市里大多数人要高很多。但随着
政府财政的日益紧张,从2000年,罚款收入全部上缴财政。我们没有了这笔收入。于是,向其他派出所学习,我们
这群治安的维护者堕落成黑社会一般的组织——收保护费,向辖区所有的有小姐服务的娱乐场所收保护费——治安
管理费,每个小姐每个月上缴200 元。我们变成了靠榨取小姐出卖肉体所得金钱生存的人。前任所长因表现优异提
拔了,我于今年三月接任他的位置。虽然我的心里极度反感这种体制,但我也不会愚蠢到想要破坏大多数既得利益
者的收入,何况我也满足于享受由此给我带来的各种享受。只有得过且过。
  5 月9 日,让人忙的透不过气的五一长假保卫工作刚一结束,我和几名部下就被辖区『鑫鑫楼‘的老板请去吃
饭。华丽的包厢,昏暗的灯光,旖旎的气氛。再加上几名青春靓丽的小姐。我们的情绪马上就亢奋起来。看得出,
陪我的小姐是老板特别安排的,比其他几位小姐要显得清纯漂亮些,修长的身材,白皙的皮肤,特别是一头乌黑亮
丽的长发是我最欣赏的。在这种情况下,吃饭只是个过场,很快,我们拥着各自的小姐分别进了装修豪华的小单间。
躺在宽大松软的席梦思上,我看着这个叫小菲的小姐在我面前一件件脱下她的衣裳。真美,光滑的肌肤在粉红色的
灯光下反射着淡淡的光芒,一对饱满的乳房上两个粉红的乳头微微翘起。看起来是才出道不久,还没有被完全摧残。
很快,小菲赤裸着美丽的身体跪在我身边帮我将身上的衣服脱去。然后用一口纯正的普通话对我说:「老板,我先
给你按摩好吗?」没等我答复,就用两只白嫩温暖的小手在我的胸脯上轻轻按摩着,我静静的躺着,享受着小菲如
同抚摸般的按摩。同时也抚摸把玩着她垂在我胸前的乳房。她的乳房很有弹性,摸起来很舒服。「你是哪的人?普
通话讲的挺好的。」我问小菲。她有意无意的将乳房从我手中脱开,转身按摩我的大腿和小腹,用她那绵软好听的
普通话说:「我是江苏人。」随着小菲手指轻柔技巧的按摩,我得阴茎慢慢的大起来了,我失去了说话的兴趣。小
菲的手渐渐接近我的阴茎,在我的阴茎根部一下一下的压着,我感觉到一股热气从她的掌心传进我的体内,我翘的
更高了。小菲左手轻握着我的阴囊,右手温柔的握着我的阴茎来回套动。一阵阵快感涌遍全身,我从没有享受过这
样舒服的服务,以往欲火焚身时都是脱了衣服就干,匆忙了事,象作贼似的。小菲的手越来越快,快感如潮水般一
浪一浪袭来。我的血液似乎都在沸腾。我一把抓住小菲的大腿,急迫的说:「好了,好了,」小菲妩媚的向我笑了
笑,说:「老板,别急。正哥让我给你做完全套,您别急。」说完俯下身子用舌尖添了添我的龟头。一股电击般的
快感传来,我禁不住轻叫了一声。忘了自己身在何处,紧接着我感觉到阴茎进入了一个温暖湿滑的空间。一种从未
有过的刺激让我第一次感觉到什么是欲仙欲死。我舒服得闭上眼睛,享受着小菲用嘴给我带来得一波又一波的快感。
虽然在网络小说和黄色影片中看见过这种做爱方式,但在这个西部的城市,我却从没有机会尝试,不管是和我的女
朋友还是那些小姐,都坚决不肯为我作这种服务。没想到今天这个看起来清纯漂亮的女孩竟让我第一次享受到口交
的乐趣。小菲的头部在我的胯间不停的上下运动,她的长发散乱在我的腹间遮盖了她的脸。我在享受快感的同时,
心中油然升起一种男性的骄傲。脑子里一片纷乱,小菲在套动的间隙用舌尖轻轻刺激着龟头的缝隙,让我的身体不
由自主的扭动着,我呻吟着,太舒服了,这比真正的做爱还要舒服。随着小菲头部动作的加快,她握着我阴囊的手
也忽紧忽松的挤压着。我再也忍不住了,M 忙对小菲说:「我……我要射了。」小菲听了更加剧烈的运动着。「呃
……」,我只觉大脑一片空白,精液一股股喷薄而出,全部射进小菲的嘴里。小菲紧紧含着我的龟头,小手温柔的
轻轻套动我的阴茎。直到我最后的一股精液射完,我沉浸在极度的快乐之中。当我渐渐恢复知觉时,小菲仍含着我
的阴茎用舌头添弄。这又让我的快感持续着,不象每次做爱射精后那种虚脱和厌倦。我将小菲光滑温暖的身体紧紧
抱在怀里,这是我第一次在高潮后拥抱伴侣。我拒绝了小菲继续用阴道为我提供服务,我不想再有其它的行为破坏
我此时此刻这种舒适恬静的感觉,望着缩在我怀里象只小猫般的小菲,我心里充满感激,是她让我享受了如此的快
乐。临走我破天荒的没有让老板也就是小菲所说的正哥代付小费。主动给了小菲壹千元。同时告诉她以后有事只管
找我。
  我们派出所是新光居民小区的一栋三层楼。二十多名警察就在这里办公。一楼是值班室和车库。二楼是所长办
公室、内勤室和户籍管理室,三楼是审讯室和拘留室。平时只有三四名内勤警察在这里上班,大多数警察都在各个
警务区执行勤务。我们所的内勤和户籍警有两人,一个五十多岁的老头,长期在家里休病假,除了领工资外从来见
不到人,另一个是刚毕业没多久的陈虹。实际上就只有陈虹一人负责所里的工作。陈虹二十二岁,是我们局已退休
的陈副局长的女儿。长得很漂亮,1 米62的身高,苗条的身材。每次开晚会局宣传科总会借她去参加节目,是我们
分局的三朵局花之一。所里和局里的小伙子在她刚来的时候摩拳擦掌想要夺得美人归。那段时间我们所里经常都是
人声鼎沸。弄得小区居委会的大妈问我是否出了大案子,有这么多警察在这里。可惜大家都是失败而归。因为陈虹
已经有男朋友了,是副市长的儿子,研究生毕业。在市工商银行信贷部工作。对于陈虹,我并没有什么幻想,并不
是因为我正派或者结婚了。我今年也只有二十八岁,未婚。只是象我在公安系统工作了这么久,象大多数同龄人一
样早就结束了青春期的纯真和梦想。清楚自己的德性,明白自己的社会位置。所谓的爱情什么的都只是些儿戏。不
过每天看着个美女在自己身边走动对于保持良好的心情倒是挺有帮助的。那天一名特情到所里找我,我和他在办公
室关上门细谈。所谓特情就象香港警匪片里的线人,都是些大错不犯小错不断的社会青年。为警方提供各类情报,
一般没有酬金,除非是提供悬赏通缉的要犯线索。警方为他们提供的是在犯了一般性问题如打架赌博嫖娼时免于追
究。在教科书里称为「耳目」。这可是我们第一任公安部长罗瑞卿大将创立的制度。特情告诉我,最近我的辖区有
一批四川人在卖摇头丸等违禁药品,主要在各个迪厅。为首的是号称「小袍哥」的冉勇,曾经因故意伤害罪坐了三
年牢。(不好意思,有点太罗嗦了)特情走后,我叫陈虹把内部资料夹拿来。她进了我的办公室,随身而来的是一
股香气。不知道她今天用的是男朋友送的哪种名贵香水。拿过文件夹,陈虹没有走的意思,我不禁诧异的望向她,
这才注意到陈虹今天穿着平时很少穿的警服,有种飒爽英姿的味道,可惜丰满的胸部将警服顶的高高耸起,多了些
性感的味道。「怎么了,小陈?」为了领导的身份和必要的距离,我平时都是叫她小陈。陈虹娇嫩的脸蛋有些微微
的红晕,「张所,是不是有什么情况?我在办公室都闷死了,这次你一定要把我带上。」原来是她想学学外勤警官
办案子,我们派出所办的都是些小案子,通常都是罚款拘留了事。一般不落案,否则辖区发案率上升就会影响我们
的成绩。我看着陈虹急切的目光说:「小陈啊,革命工作分工不同……」「张所,别总用这些话打发我了」陈虹打
断我的话:「我到所里都一年多了,警校里学的东西再不用就全忘了。我不管,这次你一定要带我去。」美女撒娇
可挺厉害的,我看着她迷人的姿容,想想也没什么大的麻烦,只好一副无可奈何的样子说:「好吧,这次就带你去。」
陈虹高兴的笑了起来,「是!保证完成任务」向我作了一个标准的敬礼。我不喜欢迪厅的气氛,变幻刺眼的灯光,
震耳欲聋的音乐,疯狂扭动的人群。让我有种不真实的感觉。我们坐在离舞池最远的角落,陈虹穿着条绘有骷髅的
黑色圆领衫,白色的运动短裤,头发扎成个马尾。像个学生多于警官。一派青春健康的美女形象。引得附近的一伙
年轻人频频瞩目。我把迪厅的保安经理叫来,他一见我就点头哈腰的递烟,诞笑着说:「张所,哪阵风把您吹来了。
得,今晚兄弟请客,您千万赏脸啊!」说着贪婪得盯了陈虹一眼,「这位姐好漂亮啊,张所您艳福不浅啊。」「少
罗嗦,小心听着。」我对这个保安经理很反感,他也是劳改释放人员。「我听说你这有人卖摇头丸?」不等他说话,
我盯着他的眼睛继续说:「别想糊弄我,没证据我不会来,把他们的头,那个什么小袍哥找来见我。」保安经理看
着我,眼神畏惧了,「张所,您慢坐,这不关我的事,我马上找他去。」陈虹看我三言两语就打发了保安经理,问
我:「他不会有问题吧?」「不会,他是坐地虎。最多收点黑钱」我看着陈虹说:「你去跳会舞吧!待会我和他们
谈时你在外围注意些。」过了半小时,仍没见小袍哥的影子,我有些烦躁了,点了根烟向吧台方向走去,突然听见
舞池一片喧闹声,循声望去,竟然是陈虹正在和几名服装妖异的青年男女在大打出手。陈虹功底不错,以一对五竟
然还能支持,我无暇多想,冲了上去,拉住一个胖子,一拳砸在他脸上,反身一脚将另一个男子踢开。挤进陈虹和
对手之间。「怎么回事?」我问陈虹。对方看见我身材健硕,都停下来。陈虹脸儿涨的通红,恨恨的说:「他们嘴
巴不干净,故意找麻烦。」我盯着那几名青年,他们看起来都是些在街上混的小混混,按理说应该见过我,可此刻
他们一个个都是副有恃无恐的模样。我心中一动,难道是小袍哥的人在故意找碴。那这个小袍哥就有些太嚣张了。
敢在公共场所袭击警察。这时,迪厅的保安经理慌慌张张的跑了过来,对那几个混混喝道:「你们活腻了,连张所
长都敢打。啊!都他妈的不要命了?」那几个混混纷纷嘻笑:「原来是警察大哥,难怪身手挺厉害的,哈哈。」看
着他们肆无忌惮的模样,我心里一片雪亮。肯定是小袍哥指示的。不禁暗暗后悔没多带些人来。一把抓起陈虹的手,
不理小混混的嘲笑和保安经理的道歉。在人群中挤了出去。派出所办公室,已是深夜十二点。我忙着打电话通知部
下盯死迪厅和小袍哥,要将他们彻底从我的辖区赶出去。陈虹端着两盒方便面走了进来。「张所,饿了吧?来吃点
方便面。」确实,这么晚肚子也真有些饿了。我拿起一盒方便面狼吞虎咽的吃了起来。陈虹坐在我对面的沙发上,
两条光滑修长的大腿交叠在一起,显得异样的别致。吃了两口面,陈虹问我:「张所,看不出你也挺能打的,平时
只见他们动手,没见过你这当领导的出手。」我笑笑。「当警察,没两下敢管事吗?也别说,你在警校没白读书。」
聊了一会儿,我的眼神慢慢被陈虹诱人的红唇所吸引。红润细嫩的嘴唇让我心里最深处那蠢动的欲望浮了出来。我
不禁幻想着这两片薄薄的唇吸允含弄着阴茎会是怎样的极乐。妈的,是否有些变态了,尝过小菲用嘴给我带来的快
乐之后,我的脑子和眼睛里似乎只能注意到漂亮女人的嘴了。其实陈虹除了脸蛋漂亮之外,窈窕的身材和雪白光滑
的肌肤也是第一流的。可能是今天穿的圆领衫的缘故,她那丰满的乳房高高的翘起,隐约可见两粒小小的乳头的痕
迹。我的阴茎在不知不觉间翘了起来。安静的夜晚,整栋派出所办公大楼除了一楼值班室有两名联防队员外就只剩
我和陈虹了。或许寂静的深夜更能挑动人们心中最隐秘的欲望,我感觉到身体里一股不安分的火焰在燃烧,口里非
常干涩,陈虹的美丽迷人让我有种想要毁灭想要摧残的冲动。也许,我曾经抓过的那些强奸犯作案时也是同样的感
觉吧。陈虹不经意的目光似乎看见了我下身的异样,白皙的面容刹那一片红晕,有些紧张的将身体坐正了些。却更
显示出年青女孩那动人得曲线,一瞬间,我仿佛失去了意识,当我清醒时才发觉自己已将陈虹紧紧的压在沙发上。
她那温暖充满弹力得乳房和我得胸脯亲密无间得贴在一起。一股女子的清香扑鼻而来。陈虹在我的身体重压下剧烈
的挣扎着。「张所,别……别这样。」她的手用力的推着我的肩膀,两条健康结实的腿扭动着想要将我推开。却将
我的阴茎摩擦的更加亢奋。陈虹的声音坚决而压抑,她也怕惊动一楼的值班人员,我奋力的压着她的腿,在她的脸
庞耳朵颈项间狂热的亲吻着,不可自制的欲火已完全控制了我的神智。我将陈虹的右手反剪在她的身后,伸手探入
她的圆领衫内,迅速而准确的一把握住她的乳房,隔着一层薄薄的真丝乳罩,仍可以感觉到她乳房温暖的热力。陈
虹不禁「啊」的轻叫一声,整个人颤抖起来,我害怕她的声音传出去,立即用嘴堵住她娇艳欲滴的红唇。同时用劲
扯下了她的乳罩,直接抚上她光洁圆润的乳房肆意的捏摸。陈虹的脸儿红的似要滴出血般,猛然用力翻身,我们的
身体同时滚下沙发掉在地上。我忍着后背的疼痛,再次将她压在身下,用手探索着她白色短裤的钮扣,陈虹明媚的
眼眸一片恐惧,挣扎着说:「张所,张所,不要,我要叫了……」我此刻几乎完全失去了理智,心中只有一个念头,
占有她,将我的阴茎插入她清纯娇嫩的身体。我不理陈虹的反抗挣扎,将她的短裤连着三角内裤一起扯下,拉开自
己裤子的拉链,掏出阴茎。然后紧紧抓住她的双手,用膝盖分开她的大腿。已经硬的发胀的阴茎在她两腿间慌乱的
摩擦着。忽然间,陈虹似乎放弃了抵抗,全身软了下来。我诧异的望着她,只见她闭上了美丽的眼睛,脸颊雪白。
只有一对浑圆结实的乳房因为剧烈的喘息而高低起伏着。我心中一热,俯身埋头在她粉嫩的颈项间亲吻着,一手抚
摸她的乳房,另一只手则在她赤裸的身体上环游。她光滑清凉的身体给我火热的身体一种难以描述的愉悦。随着我
的唇手在她肢体的爱抚,陈虹的身体一阵阵的颤栗,一排排细密的肉栗浮现在她光滑娇嫩的皮肤上。我从她的颈项
一直吻到小腹,又吻回她的脸,当我吻到她的唇时,她紧紧的抿着嘴,拒绝着我舌头的探索。办公室明亮的灯光下,
陈虹仰躺在地板上的身体白皙的象是一尊大理石的雕像,美丽洁净而又充满了迷人的诱惑力。这一刻,我的脑海里
只有一个念头,能与这样的美人欢爱一次,纵死无憾。我俯跪在陈虹身上,尽量的贴近她的身体,阴茎探索着插入
了她的阴道,她的阴道并不干涩,有些润滑的感觉,让我很方便的就全部插入,随着我阴茎的整根进入,陈虹深深
的吸了口气,泪水从眼角流了出来。陈虹已经不是处女了,我心中竟有些淡淡的遗憾,可转念一想,如果我是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