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都市激情  »  【美人沟】(136-174)【作者:一窝驴】
【美人沟】(136-174)【作者:一窝驴】
字数:209014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一百三十六章你现在就是肉夹馍

  「你在乎什么。」

  上官玉身上一颤。

  虎娃急忙把她抱紧,脸轻轻的摩挲着她柔嫩的脸蛋说道:「如果因为我的欲望伤害了你的身体,我会在乎,很在乎,非常在乎。」

  他的语气温柔,动情。

  上官玉的身体再次一颤,顿时就愣住了,挑逗他的小手也收了回去,猛的抱住了他的脖子,非常紧的抱着。

  「不值得的。」

  她轻轻的说道。

  「那什么是值得的,你告诉我。」

  虎娃笑道。

  上官玉一愣,说道:「我什么都给不了你,你知道的。」

  她看着他,眼神里带着复杂和无奈。

  「这有什么关系,我给你东西,和你有什么关系?」

  虎娃问道。

  他的这个霸王逻辑,顿时就让上官玉怔住了。

  「你太霸道了。」

  她说道:「我不喜欢太霸道的男人。」

  只是抱着他脖子的两只胳膊却没有丝毫的放松,甚至,眼神都没有丝毫的变化。

  「霸道的男人从来不在乎你喜不喜欢他,他只在乎自己喜不喜欢你。」
  虎娃说着,低头在她鲜艳的红唇上狠狠的亲了一口,伸出舌头在她的唇上舔了一下,然后猛地进攻了进去。

  上官玉显然没有反应过来他会忽然进攻,她以为他只是想亲一下就走。
  顿时,嘴巴里就被他的舌头搅得乱七八糟的,原本稍微平静的心也再次变得乱七八糟了起来,伸出手紧紧的抱着他吻了起来。

  良久,良久,两个人才分开。

  「我说的什么,你还是要了我吧,我怕你憋出问题了。」

  她笑着用手抚摸着他的大家伙笑着说道。

  虎娃还是摇摇头。

  「虽然我虎娃很色,但是却不是个畜生。」

  他说道,脸色一变,嘿嘿一笑道:「不过你可以用其他的方法啊,别告诉我你不会啊。」

  他说着,就用手轻轻的揉捏着她娇嫩的屁股。

  「你真坏。」

  上官玉喘着粗气,脸上却带着笑容,一把抱住了他的脖子,沿着嘴巴就往下亲了过去。

  她亲到哪里,虎娃的衣服就被脱到哪里,等到虎娃的上身全部裸露出来,她开始解虎娃裤子的时候,虎娃却伸手挡住了她的嘴巴。

  「我去洗个澡。」

  他闭着眼睛说道:「我陪着幸伙玩了一晚上,身上的汗很多,不好闻。」
  他说着,眼神认真的看着上官玉。

  「谢谢。」

  她点点头,愣愣的看着他走进浴室,这才抱着双膝坐在床上,眼神带着一股迷茫和柔情,还有复杂和无奈。

  良久,她才开始动弹,把自己身上的衣服也全部脱掉,光着脚站在镜子前,看着自己充满魅力的美丽酮体,脸上露出苦涩的笑容,然后推开浴室的门走了进去。

  「你怎么进来了。」

  虎娃正在往身上打沐浴露,看到她进来,先是被她美妙的酮体给刺激的瞬间一柱擎天。

  忽然,他看到了她是光着脚进来的,顿时一愣,急忙把她给拉进来抱在怀里。
  「笨蛋,你现在是特殊时期,不能着凉,你不知道吗,还光着脚。」

  他说着,脸上带着焦急的神色。

  「你是真的关心我吗,还是在可怜我。」

  上官玉咬着嘴唇认真的看着他问道。

  虎娃一愣,立马说道:「我凭什么可怜你。」

  「我不知道。」

  上官玉低着头。可是我感觉,你不应该爱我的。「她说着,再次蹲在了地上,抱着自己的双腿,一脸无助的样子。

  「你怎么那么傻啊。」

  虎娃心疼的也跟着蹲下身子,看着她。你干嘛不想想,你长的这么漂亮,我凭什么不爱你啊。「上官玉一愣,抬头认真的看着他说道:」那如果我不漂亮了你还会爱我吗。「

  「我不敢肯定。」

  虎娃立马说道:「我不想对你撒谎。」

  上官玉再次一愣,点了点头。

  虎娃正想说点什么的时候,忽然她笑了,指着虎娃下面还在昂扬的大家伙说道:「它现在看起来那么像是一条腿啊。」

  「额。」

  虎娃愣住了,低头看着自己的下身,可不是咋地,自己蹲在地上,大家伙虽然在坚挺着,但是却不是朝天的,脑袋点着地,看上去的确像是一条腿。

  不过就在这个时候,他的眼睛忽然看到了她胸前的两个白花花的酥蜂,受到了刺激,原本头点地的大家伙顿时就好像打了鸡血一样,头抬了起来。

  「啊,你个坏蛋,不许看。」

  看着他的眼神,上官玉怎么不知道他在想什么,顿时就想捂住自己的胸前,只是怎么能捂得住啊。

  「这可是你诱惑我的,既然敢诱惑我,那就要付出诱惑我的代价,嘎嘎,我来了。」

  虎娃笑着,就朝着她扑了过来。

  「啊,不要。」

  上官玉笑着,就想躲开,但是哪里能躲过啊,她跑到哪,虎娃的禄山之爪就跟到哪。

  「啊,你个坏蛋,坏蛋···」房间里顿时就传来了阵阵娇笑的声音。
  忽然,门口传来了一个充满怨气的声音。

  「妈妈,帅哥,你们亲热的声音能不能小点啊,还让不让人睡觉啊。」
  听到这个声音,顿时两个人都傻了,急忙穿着衣服打开门,就看到上官嫣儿正打着哈欠靠在门边上。

  「我说帅哥,我是给你机会泡我妈咪了,可是,你也不能吵得我这个小美女睡不好觉吧,声音小点,你们这些大人啊,真是不懂事。」

  她说着,就自己摇摇晃晃的往回走,在两个人目瞪口呆之下,爬上了自己的床,继续睡。

  上官婉儿过去看了一眼她,发现她已经睡着了,这才放心了。

  「呼,看来她是真的长大了,什么都知道。」

  回到卧室里,她看着虎娃说道。

  「我从来就没把她当做是小孩子来看。」

  虎娃耸耸肩。小孩子总是比我们想的要聪明的多,想想我们自己小的时候你就应该知道。「上官玉一愣,沉默,良久就呵呵笑了起来。

  「那我们怎么办,继续吗。」

  她用脑袋顶着虎娃的胸前,然后抬起头看着他的脸,脸色潮红,眼神迷离。
  「当然是,继续了。」

  虎娃笑着,就把她抱在了怀里。虽然说,不能进去,但是,并不能代表我们不能做点其他的啊。「他嘿嘿笑着,就一把把上官玉给抱了起来。

  「啊,坏蛋,放我下来。」

  「你小声点,还想再次把嫣儿给吵醒啊。」

  安静的时候。

  「求你了,你就进来一下,好吗,就进来一下没事的,刚刚洗澡了,不怕感染的。」

  「不行,别欺负我只是个高中毕业生,我看过书的,知道女人在这个时候最脆弱了,一旦进去就麻烦了,以后可能就不能生娃了。」

  「我已经有嫣儿了,以后就不要孩子了,你就进来一下,我真的好难受。」
  「不行,就是不行。」

  「啊,不许,别想强奸我。」

  虎娃说着,一把就把骑在自己身上的上官玉给推了下来,急忙和她分开拉上自己的内裤穿上才返回了床上。

  「不行,就是不行,这是底线,你下面刚刚还流血了呢。」

  他说道,轻轻的抱着她。

  「那你就别逗我了,弄得我浑身难受,你又不负责了。」

  上官玉喘着粗气说道,轻轻的用手抚摸着内裤上边跑出来的大家伙脑袋。
  虎娃顿时就感到一阵刺激的感觉传入灵魂,舒服的他猛的深吸一口气。
  「别逗我了,等你完事了,我好好陪你,好吗。」

  虎娃几乎是在求饶了。

  「不好,我就想现在逗你。」

  上官玉笑道:「你这个家伙好长啊,内裤里竟然都装不下,出来了这么大一节。」

  她说着,低下头,轻轻的在露出来的小头上舔了一下。

  话顿时就感觉浑身都在颤抖。

  「别逗我了,亲爱的,求你了,我真的快要忍不住了。」

  虎娃说着,就把她紧紧的抱着。我不想伤害你,不想,永远不想。「他动情的说道,紧紧的闭着眼睛。

  上官玉一愣,皱眉说道:「你把我都抱得喘不过气了。」

  「啊,不好意思。」

  虎娃急忙松开,就看到她在得意的笑,然后再次低头,一口就把他的小头给含在了嘴里,用力允吸了起来,嘴里发出啧啧的声音。

  「啊,舒服,用力,再用力。」

  虎娃顿时就舒服的狂喘了起来,一边喘气,一边死死的压着她的脖子,想要让她再往下一点,再用力一点。

  「混蛋,你想憋死我啊。」

  上官玉好不容易把嘴巴和他的下身分开,翻了个白眼轻骂了他一句,然后就转身去洗手间漱口去了。

  等她回来的时候,虎娃已经睡着了。

  看到他睡着了安然的样子,她的心这才猛的安静了下来,静静的躺在他的身边,就那么安静的看着他,透过月光,她能看到,他睡的很香,很踏实。

  就在她正想要躺下的时候,却被他一把给抱在了怀里。

  「看够了吧,看够了就睡吧,乖。」

  他说着,闭着眼睛在她额上轻轻一亲,然后在她嘴上亲了一口,这才紧紧抱着她继续睡。

  上官玉一愣,没说话,也闭上眼睛安然的睡了过去。

  门外,听到里面终于没了声音,上官嫣儿这才叹了口气,自言自语道:「这些大人啊,真是不可理喻,不过这个帅哥还算是不错。」

  她说完,这才闭着眼睛睡了过去,她也困了。

  只是,她不知道的是,虽然她说话的声音很小,距离也很远,但是虎娃还是听的清清楚楚的,顿时就浑身一颤。

  「怎么了。」

  感受到他的颤抖,上官玉顿时问道。

  「没事,乖,睡吧。」

  虎娃笑道,再次亲了她一下,闭上了眼睛,但是脑袋里却在不断的思考各种各样的问题,久久不能平息。

  第二天早上,上官玉醒来的时候,虎娃已经不在了,只是桌子上放着一张纸条。

  「我煎了鸡蛋放在微波炉里,你打开热了吃完,我在门口等你。」

  看到这个字条,她的嘴角顿时就露出一丝幸福的笑容,和女儿吃了早餐,走出门,就看到虎娃正开着她的配车在门口等着。

  「早安。」

  他看见她,就冲她喊道。

  「早安。」

  上官玉也笑道,拉开车门上了车。

  她刚刚上了车,虎娃就问道:「嫣儿还好吧。」

  「挺好的啊,怎么了啊。」

  上官玉说道,脸上的神色有些暗淡。只是今天她又要一个人在家里呆一天了。「说完,她忽然又说道:」是了,现在已经十二月十二了,明天是嫣儿的生日。「

  「是吗,挺好啊,你放心吧,明天我会送她一份特别的礼物的。」

  虎娃立刻说道。

  心里却是一阵绞痛,他想起了,上个月,上官婉儿生日的时候,他没去,虽然她这次来的时候没有提,他也没有提,但是他记得。

  「在想什么,是不是在想上个月婉儿生日的时候你没有去陪她。」

  看着他发愣,上官玉顿时笑道。

  虎娃一愣,有些羞愧的点了点头。

  「对不起。」

  他说道。

  他感觉自己是应该说对不起,他睡了人家的侄女,还和人家关系暧昧,当然,最重要的是,他不应该在一个女人的面前想另一个女人。

  「没关系,我理解的,她那么优秀,值得你爱。」

  上官玉笑道:「我是说真的,如果你哪天娶了嫣儿,我一定会给你们真心的祝福的。」

  虎娃一愣,看着她,就听到她继续说道:「不过你上个月没去对她的打击肯定是挺大的,你不知道,她上个月生日那天偷偷的跑出去了,谁也不知道她去哪里了,家人都快急死了。」

  听到这句话,虎娃的眼睛顿时就瞪得大大的。

  「放心吧,她没有来大龙县找你,她只是在湖边上坐了一晚上。」

  上官玉笑着,脸色忽然变得凝重。相信我,她绝对是爱你的,只是她,身不由己。「说着,她就长叹了口气。

  「我们走吧。」

  虎娃笑道,不想谈这个话题了。

  「听我再说一句,就一句,如果可能的话,好好珍惜她,她是个苦命的孩子。」
  上官玉认真的看着他说道。

  虎娃呵呵一笑,不说话,一脚油门下去,车子顿时就缓缓的开出了小区。
  在一个女人面前夸另一个女人,这是绝对不能的,在一个女人面前贬低她的亲人,也是不可以的,但如果两个女人都是你的女人的话,你就注定要纠结了。
  到了县委,就看到肖勇的车停在院子里。

  上楼,就看到他正坐在办公室里。

  「上官县长,我是来找虎娃,不,刘秘书的。」

  肖勇看到上官玉,顿时就站起来说道,脸上带着一丝紧张的神情。

  听到他的话,上官玉顿时眉头一皱,奇怪的看向虎娃。

  「你找我做什么啊,有什么事情难道还不能让上官县长知道吗,没事,你说吧。」

  虎娃立刻说道,他可不想和上官玉之间有什么隔阂。

  肖勇顿时就一脸的为难,看了看虎娃,一直对他打眼色。

  看到他这个样子,虎娃顿时就猜到了,他八成是为了高水平的事情来的。
  想了想,他冲着肖勇说道:「你去把门给关上吧,这个事情,可以对上官县长说。」

  「啊,这个。」

  肖勇愣了一下,看了看虎娃,还是说道:「好。」

  他转身关上门,上官玉此刻已经坐到了她的办公桌后面,虎娃坐在会客沙发上。

  肖勇走到虎娃面前,却是没坐,只是一脸苦涩的看着他说道:「刘秘书,我知道,你一定有办法救我的,看在我妹妹的份上,你就大人大量,给我一条明路吧。」

  他的语气里带着乞求。

  「我说你这个人,你有事给我说什么啊,县长在那里呢,我只是一个小秘书。」
  看到他这幅样子,虎娃顿时就着急了,皱着眉冲他说道。

  肖勇也知道他的顾虑,无奈,只能看着上官玉说道:「上官县长,还请你能让我和刘秘书单独说几句话吧,我真的是有很着急很着急的事情要找他。」
  他几乎快哭出来了。

  「是因为高富水儿子的事情吧,说吧,他给你什么压力了。」

  上官玉此刻也看出端倪了,平静的看着他问道。

  听到她的话,肖勇一愣,看了看虎娃,看到他轻轻的点了点头,顿时看着上官玉说道:「今天十点之前,如果我找不到伤害他儿子的人,他就要免了我的职。」
  「什么,他竟然敢这么说,谁给他的权利,让他这么大的胆子。」

  上官玉立马吼道。

  心里却明镜一样,他知道,高富水一句话,的确是能撤了肖勇的职,只是样子上,她还是要做做的。

  因为她感觉肖勇没说实话。

  「哎,我就说实话吧,他的原话是,让我找到那个高人,救活他儿子,可是,可是,我怎么找啊。」

  肖勇几乎已经是哭腔了。

  虎娃顿时笑道:「你现在就是个肉夹馍。」

  第一百三十七章钱重要,还是命重要

  听到这话,看着虎娃的脸色,肖勇顿时先是一愣,然后忽然明白了他的话,冲着他笑了一下,只是这笑容比哭还难看十倍。

  「按照你的说法,你应该去找医生啊,干嘛来这里啊。」

  上官玉问道,脸上带着疑惑,眼角却狠狠的瞪了一眼虎娃。

  虎娃看到了她的眼神,知道她八成是在因为肖勇「看在我妹妹的面子上」那几个字。

  「是啊,你应该去找医生啊。」

  虎娃也急忙跟着说道。

  听到这话,肖勇顿时就想哭,看着虎娃,差点就给他跪下了。

  这个时候,他已经不是简单的贪恋官位的事情了,而是他很清楚高富水的为人,虽然看上去文质彬彬,但是手段却十分的狠辣,如果他没有把这件事情给做好,高水平死了,高富水肯定是要发疯的。

  到时候,他可能不仅要丢掉官位,还可能会丢掉性命。

  这个风险,他不敢冒,他才三十多岁,正值青年,当然不想死。

  看到他的样子,虎娃知道不能逼他了。

  「好了,你也别慌,这样吧,你就这么去告诉高富水,就说,我这里有高人能治好他儿子的病,只是,这个药比较贵,而且,要长期服用才能稳定病情,让他自己考虑下。」

  他说道,然后挥挥手说道:「你赶紧去给他汇报吧。」

  「可你总要告诉我高人说了要多少钱,是什么药啊,不然我回去怎么汇报啊。」
  肖勇一脸为难的问道。

  听到他这话,虎娃顿时就眉头一皱,说道:「反正价格肯定不低,我就给你个参考吧,以前呢,我也碰到过这种事情,也是儿子得了这种病,不过人家家里有钱,一百万一瓶的药,人家眼睛都不眨一下。」

  说到这里,虎娃忽然闭嘴不说了。

  「什么,一百万一瓶,这么贵啊。」

  肖勇也被这个数字给吓到了。

  「是啊,就一百万一瓶,原来那个人就是用这个价格买的,一百万一瓶,一瓶里面有三粒,每一粒药能够维持一个月的作用,的确是有些贵贵的啊。」
  虎娃叹口气说道:「一般的人啊,如果得了这种病,怕是只能等死了,不过一般人他也不可能得这种病,你说是吧,肖局长。」

  「是,是,我知道了,我知道了。」

  肖勇急忙点头,灿灿一笑,这才告别了,急匆匆就往门外走。

  到了门外,他就猛的擦了一把汗。

  「我的妈呀,一百万一瓶药,只能保三个月的命,这个命也太值钱了吧。」
  他心里想着,脚上却不敢停,上了车就让司机发疯的往市里开。

  虽然说现在电话很发达,但是很多时候,电话也是最靠不住的东西,为了安全,他们只能用最原始的方法来传递消息了。

  他走了,虎娃顿时就哈哈笑了起来。

  「你笑个屁啊,你真的有药能治好那个混账的病啊。」

  上官玉顿时没好气的骂了一句,问道。

  「是啊,当然了,不过我说的都是实话,每瓶药只能维持三个月的寿命。」
  虎娃说着,眼睛里就带着奇异的神色。

  「我知道了,我知道你想做什么了,你好毒的计策啊,不过,你和高富水难道有仇吗?」

  上官玉眼睛一亮说道:「这么想要他完蛋。」

  「有仇谈不上,只是,他的确是给我添了很多的麻烦,这个家伙太贪心了,这些年没少弄钱,你放心吧,一百万,他完全拿得起,而且我保证,他会拿出更多的。」

  虎娃说着,脸上带着冷笑的光芒。

  看到他的神色,听到他的话,上官玉顿时也沉默了。

  眼前这个家伙的行事风格,她是知道的,得罪了他的人,从来都不会有好下场的,他就是死,都要从你身上咬下一块肉,从上官洪峰的事情上就能看出来。
  南华市,听到肖勇的话,高富水立马就把眼前的茶几给掀了。

  「我操他祖宗的,他JB以为自己是个什么玩意,一百万一瓶药,他怎么不去抢银行啊。」

  他大骂着,狂骂着。你确定这些话都是从那个小秘书的嘴里说出来的?「
  他狠狠的骂了几句,这才看着肖勇问道:「还有啊,当时你们说话的时候,那个上官玉在不在边上啊。」

  「喔,不在,我是单独找的刘秘书,主要是因为我之前知道他身边有几个能人异士,记得还有一个是国安的一个大校,他管那个人叫师兄。」

  肖勇撒了个谎,也给虎娃多加了个筹码,让他的身份变得更加神秘兮兮了。
  「你说什么,竟然有这种事情,我怎么都不知道啊,爱民啊,你知道这个事情吗?」

  高富水说着,就看着旁边的高爱民问道。

  「我也不知道,没有人给我汇报这个事情啊。」

  高爱民说着,脸上就带着一股温怒的表情看着肖勇。你怎么搞的,这么大的事情怎么都不告诉我啊。「肖勇顿时就一脸苦相,说道:」两位大领导啊,我不是不想给你们汇报,而是我不敢啊,那个人给我说,他们的身份是国家机密,只要说出去被人知道了,就是叛国罪,我背不起这个罪名啊。「

  「那你现在怎么能告诉我们了,难道说你现在能背起叛国罪的罪名了?」
  高爱民顿时问道,眼睛里带着一阵寒光,很显然,他是不相信肖勇的话。
  肖勇无奈的叹了口气,说道:「这有两个原因,一个是因为那位大校这才离开,二个是因为,我没有选择,我担心如果我不说出来的话,会把这个事情闹得更大,到时候,我肯定又是肉夹馍了。」

  「你很聪明,肉夹馍这个词语用的很好,我喜欢。」

  高富水说道,轻轻一笑。你放心吧,这个事情啊,你也不用害怕,不就是一个国安的人啊,没啥大不了的。「说完,他就轻轻的叹了口气,说道:」水平这孩子,虽然说有些调皮捣蛋,平日就很喜欢闹事,但是不管怎么说,他都还是个孩子,我是不会看着他出事的。「

  他又道:「你去告诉那位刘秘书,让他帮忙给联系那位高人,告诉他,只要能让我水平醒过来,多少钱,我都给他。」

  「好,好,那高书记,我就先走了啊。」

  肖勇说着,就转身准备走。

  只是刚走了两步就被高富水又给叫住了。

  「慢着,记得给那个刘秘书说,让他一定要尽心和高人好好商量一下,你记住了,要先这么告诉刘秘书,就说高富水他只是一个书记,没那么多钱,实在不行了,再和他摊牌。」

  「对你这个同志,我还是很相信的,请你不要让组织失望啊。」

  他这句话,就是把这个事情上升到一种和职位息息相关的位置上了。

  「高书记,高局长,你们放心,我一定把这个事情圆满完成。」

  肖勇立马站的笔直,一脸严肃的说道:「请相信我。」

  然后,也不等高富水说话,他转身就走。

  等他出了门,高富水脸上的笑容才嘎然消失,变成了沉思。

  良久,才看着身旁的高爱民问道:「爱民啊,你说这个人信得过吗。」
  「能信,但不能全信,肖勇这个人的确有点能力,只是胆子太小了,大错误还是不会犯的,我现在最担心的就是这个事情会不会是一个套,一瓶药一百万,即便我认识的几个神医那的药都没这么贵的,这个事情不对劲啊。」

  高爱民说着,眉头就紧皱了起来。

  「哥,你看这个事情我们要怎么办好点。」

  高富水也是摇头。

  「暂时就先这样吧,死马当活马医,没办法,你总不能让我把水平扔下不管啊,你也看他现在的样子了,脸都青了,我大侄儿那眼看是靠不住了,侄女那迟早是别人家的,只有水平还好点,可现在。」

  他说不下去了,一脸揪心的痛。

  出了市委的大门,上了车,肖勇一路上就是大骂,狂骂。

  「TMD,你们两个倒是个JB,把老子当个龟儿子来使唤,老子就那么好欺负啊。」

  「TMD,总有一天老子要把你们给弄死,弄死。」

  他大吼着,拍着方向盘。

  心里想着刚刚高富水和高爱民两个人说的话,越想心里越不舒坦,越想心里越感觉自己憋屈,窝囊。

  到了县里,他立马就去找虎娃了。

  「高富水真是这么说的。」

  虎娃问道。

  「一个字不差,那两个家伙欺人太甚了,我好歹一个县公安局的局长,副处级的官员,被他们给整的现在好像一只丧家之犬一样,太憋屈,太窝囊了。」
  肖勇压低声音低吼着,发泄心中的不满。

  「先别着急,你放心,这两个人我都不会让他们好过的。」

  虎娃说着,眼睛里带着一丝冷光。这么吧,哥,麻烦你再跑一趟,告诉那两个家伙,就说大师云游天下,不知此刻在何处,若是他们真的想要救儿子的话,那就再等等吧,等大师我一定转告他们。「肖勇一愣,问道:」这样会不会有点不好啊,不管怎么说,高富水都是一个书记,正儿八经的正厅级书记,而且本来心眼就小,我怕他给你穿小鞋啊。「

  虎娃明白,他是在担心高富水为难他。

  「你放心吧,他现在一心就想着他儿子的命,不仅不会为难你,肯定还会让你来巴结我的。」

  虎娃笑道:「相信我,他肯定不敢把你怎么样的。」

  听到这话,肖勇是半信半疑,但还是点了点头。

  就要走,忽然好想想起了什么,看着虎娃道:「是了,雨儿前几天回来了一趟,让我见了你告诉你说,她现在在天京。」

  听到他的话,虎娃顿时一愣。

  正要再问点什么,却看到肖勇已经走了,顿时就无奈的叹了口气。

  「你放心吧,我哪里舍得让她心痛啊。」

  他心里说道,摇摇头,就走进了办公室,刚进去,就看到上官玉正在靠近门口的地方安静的站着,看着他。

  「你,你在这干啥啊。」

  他吓了一下,立马问道:「难道我们之间刚刚的谈话你都听到了?」

  上官玉一笑,说道:「没,一个字都没听到,听到了也是没听到。」

  「谢谢。」

  虎娃看着她的背影。

  「不用谢。」

  上官玉一笑,转过身轻轻的伏在他的怀里。对我来说,那些功名都不是那么重要,真的。「虎娃一笑,没说话,只是轻轻的抱着她。

  和她亲昵了一会,走出办公室的门,刚进了刘殿德的办公室门,就看到刘巧竟然也在。

  「好久不见啊。」

  刘巧看到他,就笑着打了个招呼。还认识我吗,你好,我叫刘巧。「虎娃苦笑,看了一眼刘殿德,发现他正在一脸认真的看书,这才看着刘巧说道:」你好,我叫刘虎娃,很高兴认识你。「

  「高兴你大爷。」

  刘巧顿时就有些发怒了,满脸的怒气。我说你这几个月是怎么回事啊。「虎娃知道,她是在责问这两个月他都不去找她的问题。

  事实上,他不光是没有去找她刘巧,甚至连孙玉都没去找,原因就有些复杂了。

  「对不起,我这段时间有些忙。」

  虎娃低着头说道:「等到了明年再说。」

  刘巧顿时又想要发飙,刘殿德开口了。

  「巧儿,你先出去吧,我和虎娃说点事情。」

  他的表情严肃认真,让刘巧顿时就愣住了。

  她敏锐的意识到,自己哥哥和虎娃之间好像有什么秘密,只是,她也不是一个白痴的女人,她知道,这个问题只要刘殿德不说,她就是不能问的。

  「好。」

  她说道,立马就转身走出了办公室的门。

  虎娃这才长呼了一口气,警惕的看了下四周,然后拿过纸笔,在桌子上写了起来,写完,递给刘殿德,嘴上却有说有笑的在谈论一些其他的事情,基本都是在讨教某本书的内容。

  刘殿德拿过他写的东西看了,先是一愣,惊讶的看着他,然后一边回答他刚刚问出的问题,一边也拿着纸笔写了起来。

  他们不是太谨慎,而是虎娃早就知道,在刘殿德的办公桌下面,有不止一个窃听器,而且,这些窃听器还都是现在不能拆掉的。

  「好啊,好,好一个大师正在云游天下,这我就放心的多了。」

  市委,听到肖勇的话,顿时高富水就笑了起来,笑的很开心,因为从这句话,他能判断出来,这个刘秘书肯定是个爱财的人。

  「这样,肖勇,你回去告诉刘秘书,只要他能让大师今日就回来,我给他五万块酬劳,大师如果明日回来,我给他三万块酬劳,还有,你转告他,只要我儿子能正常醒来,我保证,最多两年,他最少都是个科长。」

  他画了一个大大的蛋糕,这个蛋糕大的让肖勇都有些惊讶了,顿时忙不迭的点头,转身就往县委走。

  他现在,真成了一个跑腿的了,一路上,当然又少不了骂高富水几句。
  「他真的这么说的。」

  听到他的话,虎娃顿时一愣,脸上带着愤愤的表情。你说这个高富水,怎么这么抠门啊,算了五万就五万吧,只要他真能让我干上科长,也值了。「他一脸好像吃了大亏的样子,看着肖勇说:」这样吧,你去告诉他,就说,我现在就联系大师,让他最好现在来一趟县城,这样也简单的多了。「

  「还有啊,你要告诉他,五万块,一毛都不能少,我要现金,来的时候就要给我带上,少一毛我都不干,一定要告诉他啊。」

  听到这话,肖勇却长呼了一口气。

  不是因为虎娃的这些条件或者什么,而是因为如果高富水来了大龙县的话,那么就暂时没他什么事情了。

  最少他不用再跑腿了。

  「什么,他真的这么说的?」

  高富水听到肖勇的话,就愣住了。这个狗东西,竟然这么贪财啊,不过没关系,五万块而已,我给他就是了。「他心里一阵放松,他几乎可以肯定,这个刘秘书绝对是一个爱钱如命的人,这种人,最好驾驭了,只要给他钱,他就永远不会背叛。

  想到这里,他顿时就给高爱民打了电话,然后和他一起驱车往大龙县城走。
  到了大龙县城,他们直接在大龙酒店开了房,叫了虎娃过来。

  「刘秘书,你应该认识我吧。」

  虎娃进门,高富水就笑着看着他问道。

  「认识,当然认识啊。」

  虎娃点头哈腰赔笑说道:「那天你来县里的时候,我就跟在上官县长背后,不知道高书记让我来做什么啊。」

  看着他装傻充愣的样子,高富水顿时哈哈一笑,拉开包,从里面拿出五叠厚厚的百元大钞。

  「五万块,你点点吧,这是你的辛苦费,今天,我们不谈工作。」

  看到这钱,听到这话,虎娃的眼睛顿时就好像一千瓦灯泡一样的亮,语气都在颤抖。

  「高,高书记,你说的,是真的?」

  他说着,就往钱边上靠近了一点,指着钱问道:「这些钱,都是我的了?」
  「是的,都是你的了,只是,你说的事情,要办到啊。」

  高富水笑着说道。

  虎娃一愣,顿时就神秘的一笑,说道:「既然高书记这么真诚,我也就不藏着掖着了,这个续命丹,其实我身边就有货,只是大师每次最少让我要买十瓶,才给我一百万一瓶的价格,我,这个。」

  他做出一脸为难的样子。

  「续命丹?」

  听到这个名字,高富水顿时愣住。名字很唬人啊,不过这个价格,也太贵了点吧。「虎娃顿时就笑了,脑袋贴近高富水,轻轻的说道:」那高书记,您说,是钱重要,还是命重要啊。「

        第一百三十八章那如果我吞了你的精华呢

  「当然是命重要了。」

  高富水立马说道。

  只是说完,他自己就愣住了。

  叹了口气,指了指虎娃,摇摇头。

  「可是我怎么知道这个东西是真是假啊,毕竟这么贵的东西,我怎么敢随便掏钱啊。」

  他说道:「毕竟我们第一次打交道啊。」

  听到这话,虎娃顿时就嘿嘿一笑,说道:「只要你承诺每次最少买十瓶,我就免费送你一颗,让你尝一下,你立马就知道功效了,高书记,你早年当兵的时候是不是受了点伤,我保证,一颗药就能让你痊愈。」

  「什么,你说的是真的?」

  高富水立马就惊讶的站了起来,盯着他问道,不过转眼一想。不对啊,你怎么知道我有伤啊。「虎娃摇头,笑道:」高书记,难道非要我说出来不可吗?「
  看到他的表情,高富水忽然有种很荒谬的感觉,他说的都是真的,可是如果他说的都是真的,那就绝对不能让他说出来。

  「好,只要那个药真的可以,十瓶就十瓶,我承诺了。」

  他立马说道。

  那个问题,已经困扰了他好多年了,也是因为那个问题,他特别珍惜自己儿子,也因为那个问题,才让他的性格变得这么阴暗狠戾。

  「既然这样,那好,高书记,我相信您的人品,所以,五十万的押金就不让您交了。」

  虎娃说着,就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小小的红瓷瓶,从里面倒出了一粒小小的丹药,递给了高富水。

  高富水一愣,想了想,还是拿过去,毫不犹豫的扔进了嘴里,然后就紧张的期待着。

  他不知道的是,不光是他在紧张,虎娃也在紧张。

  「叙啊,你说你这个津液做的丹药真的有这个作用吗?」

  他不断的问着八翼金蝉。

  「当然了,放心吧,我的津液虽然不能说是能力巨大,但是治好他那点小毛病还是没问题的。」

  叙很嚣张的传音道。

  虎娃这才放心了一点。

  高富水吃下丹药,良久也没感觉到一点异样,顿时就想要发毛。

  只是就在这个时候,忽然他感觉到小腹处一阵灼烧的感觉传来,让他不由痛的弯下了腰。

  「啊,高书记,你没事吧。」

  看到他这个样子,旁边的高爱民顿时就急忙上来想要扶他,却被他伸手给推开了。

  高爱民一愣,就看到他猛的又站了起来,脸色润红,哈哈大笑了起来。
  「神奇,神奇啊,真神奇啊,续命丹,好名字,好名字啊,这个钱花的很值啊,非常的值。」

  他吼道,看着一旁一脸迷茫的高爱民。

  「爱民啊,你哥我又重振雄风了。」

  他一脸激动的说道。

  听到他这话,顿时高爱民也愣住了,脸上也带上了惊喜的笑容。

  「真的吗?」

  他立马问道。

  「当然是真的了,不信你来摸摸。」

  高富水说着,就感到一丝不妥,急忙改口。那个,我说话你还不信啊,好了,先不说这个了。「他说着,就转身看着虎娃,脸上的激动更甚了。

  「刘秘书,我相信你了,十分的相信,这个药,真的是太神奇了。」

  他说着,脸色就一阵为难。只是,十瓶药,最少要一千万才行,我现在根本就没这么多的钱。「听到他这话,虎娃的脸色顿时也变得有些阴沉。

  「刘秘书,你也别着急,你放心,既然我承诺的事情,就一定不会食言,这么吧,我就给你挑明了,我把南华市的一个地皮给你,虽然说那个地方现在不是非常值钱,但是,以后那里可是很值钱的。」

  他说着,一脸的神秘样。

  虎娃的心里顿时也激动了起来,因为他已经想到高富水说的是哪块地了。
  因为在王秋艳的操作下,正在规划中的新城区最好的地几乎已经全部在大龙地产的名下了。

  只有一块地,新规划市区的广场,那里不管怎么走关系,市里面就是不松口,就是不给。

  他判断,高富水八成就是要把那块地给他了。

  果然,就听到他说:「说的太复杂了,怕你不懂,就这么给你说吧,以后市里中心的中心就在那个地方了,那里在规划中将会成为新的中心城区,未来,那里就是繁华中的繁华。」

  他说着,就一脸的骄傲。

  「这块地,一直都在市委手上,谁都没给,好几个局的人来给我要,我都没给,现在我给你,算五百万,然后我给你五百万的现金,你看怎么样。」

  听到这里,虎娃哪里还不同意啊,只是脸上却还是做出一副很为难的样子。
  「其实对地皮,我也不是很懂,不过我有个本族的叔叔在做房地产,我能不能打电话问一下他。」

  他说道。

  「当然可以。」

  高富水说道,不过很快就喊道:「等等,你这个叔叔的人靠不靠得住。」
  「我用脑袋担保,绝对靠得住。」

  虎娃立马说道。

  高富水这才点点头。

  虎娃拿过电话,就给刘老虎打了过去。

  刘老虎此刻正在和王秋艳说话,忽然电话响了,他本能的就不想接,只是想了想还是接了起来。

  一听是虎娃的声音,他立马就愣了一下。

  「你说什么,那块地皮,高富水答应给我们?」

  他惊讶的喊道,冲着王秋艳兴奋的说道:「广场那块地皮,虎娃给拿下来了。」
  听到这话,王秋艳也是一脸的惊讶。

  为了那块地皮,她跑了很多的关系,费了不少的力气,可是却都没有丝毫的作用,高富水一直好像宝贝一样的藏着,没想到他现在竟然给吐出来了。

  「好,我知道了,我知道了,她就在我身边,好,我们这就去安排。」
  刘老虎说完,挂了电话,就一脸兴奋的站了起来说道:「这小子真厉害啊,我们费了那么大的功夫没得到的东西,别人竟然当礼物送给了他。」

  王秋艳顿时一愣,心里也感觉到一阵不可思议。

  「怎么样,你叔叔说还行吧。」

  看到虎娃挂了电话,高富水顿时就得意的说道:「这块地皮现在不知道多少眼睛在盯着,你说的那个大龙地产我也知道,关系还算可以,把副省长都给找来了,我都没松口。」

  虎娃知道,他这是在抬高自己的身份。

  「不好意思,高市长,我这也是没办法,毕竟五百万太多了,我的钱本身大多也都是借我叔叔的,一不留神,赔了的话怕是就底朝天,一辈子穷光蛋了。」
  他立马笑着给高富水道歉。

  高富水多年的顽疾好了,心里的开心根本不是别人能理解的,看到虎娃还这么懂事,顿时就摆手说道:「没事,没事,能理解的。」

  试想,一个男人,十五年都不举,忽然吃了一颗药,下面的家伙硬了,此刻你让他跪下给那个人叫爷爷,他怕是都愿意。

  「刘秘书啊,有句话,我不知当讲不当讲啊,你既然有这么好的东西,那就不要藏着掖着了,干脆拿出来,我相信,一定有更多的人愿意花更大的价格来买这个东西的。」

  他忽然说着,眼睛里带着一阵精光看着虎娃。

  虎娃一愣,也想到了这个问题,灿灿一笑,说道:「这个,我会考虑的,主要是,我要给上面请示才行。」

  听到他的话,高富水这才点了点头。

  「也对,不能让高人生气了,这样吧,你那边有消息了,就一定要先告诉我,一定要先告诉我啊。」

  他说道。

  虎娃立马点头答应。

  然后又说道:「有一句话,我想了想,还是必须要告诉高书记,高人说过了,他的丹药虽然神奇,但是却不能给奸佞险恶之人使用,不然的话,不仅不会有效果,反而可能会有反效果。」

  「什么,还有这种事情。」

  高富水立马惊讶的说道。

  他的顽疾瞬间就被治愈了,他现在对虎娃的信任几乎是百分百的,几乎都成了虎娃的铁杆了。

  「是的,高人是这么说的,具体的,我也不是很清楚。」

  虎娃摇头,把所有的责任都一股脑的推给了那个「高人」「可是,犬子的事情,哎。」

  高富水无奈的叹了口气。高人有没有说,要怎么才能避免这些灾祸啊。「听到他的话,虎娃一愣,做出一副沉思的样子,然后眼睛一亮,说道:」高人好像说过,心诚则灵,还有一句,我记得不清楚了,好像是人性本不恶,只要向善心,什么什么的,后面的我忘了。「

  虎娃绞尽脑汁,编了这么两句在他看来还算文绉绉的话。

  高富水却信了,想了想,凝重的点了点头,转身就走。

  高富水走了,剩下的五百万他也没食言,竟然通过海外账户给虎娃说的瑞士银行账号打了五十万美元,当然这是几天后的事情了。

  按照现在的汇率,价值绝对超过五百万华夏币。

  也因为这个事情,让虎娃对高富水这个人的认识更加深刻了。

  他现在有些怀念木风了,如果他在身边的话,就会给他一份高富水的资料,那样他就知道高富水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了。

  他能够感觉到,高富水的背后,怕是也有一个不亚于胡波的大家族。

  不然的话,一个内地的地级市市长,不应该会有这么强大的能量,竟然有自己的海外账户。

  「完事了?」

  上官玉看到他,顿时就笑道:「拿了高富水多少好处啊。」

  听到她的话,虎娃这才回神,灿灿一笑,说道:「没多少,没多少,你放心,那个受害者,他肯定会去好好安抚,好好道歉的。」

  「哼,你们男人都一个样,只有下半身的动物。」

  上官玉冷哼一下说道。

  虎娃还是陪着笑,想了想,还是看着她问道:「姐姐,我问你个事情,这个高富水是不是还有什么后台啊。」

  「你怎么忽然问这个啊。」

  上官玉皱眉问道。

  「没什么,只是好奇而已,我只是感觉,他好像在姐姐面前也是有恃无恐的样子。」

  虎娃说着,就住嘴了。

  听到他的话,上官玉无奈的叹了口气,说道:「其实这也不是什么秘密,我说一个人名,你肯定知道,高进步。」

  「我当然知道了,高进步,那可是开国元帅,只是后来被,死了。」

  虎娃结巴的说道。

  对于那段历史,没人敢说,他也不敢。

  「高富水是他的小儿子。」

  上官玉语气深沉的说道:「虽然说,他们家只剩下这一苗香火了,但是,足够了,他出了事情,即便我爹也会拼命去保的,所以,你说要让高水平死的时候,他犹豫了一下。」

  虎娃顿时沉默了。

  「放心吧,这个事情我知道怎么做了。」

  他说道。

  上官玉点了点头,也不说话了。

  两个人就这么沉默,良久,上官玉才看着他笑道:「你有没有想好给嫣儿送什么礼物啊,她可是叨叨了好几天了。」

  「当然想好了,我决定了,要送她一条命。」

  虎娃一脸认真的说道。

  听到这句话,上官玉顿时一愣,奇怪的问道:「你怎么送她一条命啊?」
  「我有些秘密,不适合告诉你,但是我告诉你,我会送她一个祝福,在关键的时候,会保她一条命,只要对方的能耐不超过我背后那位的一半,就不会伤害到她。」

  「基本上,子弹肯定是打不死的。」

  他补充了一句。

  上官玉顿时就愣住了。

  「你神话小说看多了吧。」

  她说着,就去摸虎娃的脑袋。来,我看看你发烧了没。「虎娃顿时哈哈一笑,就把她抱进了怀里,坐在了会客沙发上,然后在她的目光下,手上出现了一把精致的小匕首,飞速的朝着自己的手心扎了过去。

  「不。」

  上官玉只来得及喊出一个字,就愣住了。

  因为她看到了一个不可思议的一幕,只见虎娃拔出匕首后,原本的那个伤口竟然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伤口竟然连血都不流,好像他身上根本没有一滴血一样。

  不到十秒钟,他手心上的伤口竟然消失的无影无踪,就好像根本没受过伤一样。

  「看看吧。」

  虎娃笑着把手放在她腿上。

  上官玉的目光几乎呆滞了,愣愣的拿着虎娃的手,小心翼翼的抚摸着他手心刚刚手上的位置,又小心翼翼的翻过他的手去看手背,也没找到任何的伤痕。
  「这个,这么可能。」

  她一脸的不可思议。

  虎娃顿时一笑,说道:「傻瓜,这个世界,很多东西都是科学解释不了的,别想了。」

  他说着,忽然想起了另一件事情,趴在她耳边轻轻的说道:「是了,我还有一种东西,能让女人的皮肤变得格外的丝滑细腻,就好像婴儿的皮肤一样细嫩,而且没有任何的副作用。」

  「什么,竟然还有这种东西存在?」

  上官玉顿时就惊讶的叫了起来。

  「怎么,你不信啊,放心吧,等我弄出来这东西以后,绝对第一个先给你用。」
  虎娃说着就嘿嘿一笑,在她的脖间亲了一下,逗得她痒痒的挣扎了一下,这才又道:「只是,你准备用什么来报答我呢。」

  他说着,两只禄山之爪顿时就不安分的动弹了起来。

  「你怎么那么坏啊,人家那个还没过完呢。」

  上官玉撒娇的说道,不过却很快换了个姿势,骑在了他的身上,双臂紧紧抱着他的脖子低头就狠狠的亲了下去。

  这一吻,是天昏地暗,是无比深情。

  从嘴巴到脖颈,最后直接滑落到了他的两腿之间,先是用妩媚的眼神白了他一眼,这才轻轻的解开了他的裤子,一把抓住了他的勃起,把脑袋埋了下去。
  「啊,舒服,用力。」

  「嗯,不错,就是这样,你真厉害。」

  虎娃不断的喘息着,这还是上官玉第一次在办公室给他用嘴巴弄,各种刺激让他很快就兴奋的脸都红了。

  试想,有哪个秘书有这种福气,能享受和他一样的待遇啊。

  「再用力,你今天如果能用嘴让我舒服的话,我就在嫣儿体内放一滴我的血液,只要她的脑袋还没碎,身体就能和我一样自己恢复,虽然速度没我快,而且只能使用一次。」

  虎娃再次诱惑道。

  上官玉听到这句话,顿时就愣住了,抬起了头看着他认真的问道:「那,如果我吞了你的精华呢,你能不能多给她一滴。」——

             第一百三十九章发情

  在孩子面前,母亲永远都是无私的,在知道这个事情以后,上官玉没有为自己想,她没有为自己要任何东西,而是努力的想要给自己女儿更多。

  这种无私到极限的爱,这个世界,即便是母亲,也不一定能做到。

  听到这句话,虎娃顿时就好像打了鸡血一样,立马兴奋了起来,只是很快就平静了。

  「算了,我不逼你,放心吧,等她长大了,我会多给她留几滴,她的身体还太小,我担心承受不了那么大的能量。」

  虎娃温柔的说道:「别以为我就是个没心没肺的男人,我也有心。」

  他说着,轻轻的揉着她乌黑的秀发。

  上官玉顿时就笑了,一言不发,再次埋头在他的胯下。

  这一次,虎娃明显感觉要更紧,更刺激,他百分百的保证,如果不是因为她现在正在特殊时期,她绝对能把他给压在地上给上了。

  他能感觉到,这个女人已经发情了。

  或许因为是在办公室里,也或许是因为上官玉的口功的确是不错,虎娃很快就爬上了快乐的巅峰。

  「我的妈呀,累死我了,下次再也不给你这么弄了,累死我了,嘴巴都张不开了。」

  上官玉坐在地上喘息着,白了一眼虎娃,靠在了他的大腿上,轻轻的舔了一下嘴角的白色液体,跐溜一下吸进了嘴里,眉头一皱,咽了下去。

  「这难吃。」

  她笑道。

  虎娃一愣,想说点什么,却最终只是嘿嘿一笑。

  等到两个人穿好衣服,虎娃这才想起了什么,看着她说道:「是了,我刚刚又忘了告诉你,我还有个宝贝东西,能让你的皮肤变得和嫣儿一样的好。」
  没有女人不爱美。

  听到这句话,上官玉的眼睛里顿时就爆放出一万瓦以上的精光,好像是白炽灯给换成了疝气灯一样,闪亮闪亮的。

  「你说的是真的?」

  她惊喜的问道。

  见过虎娃把自己的手掌给扎破了还恢复了原样了以后,她对虎娃的话是深信不疑,不过这种事情的确是有些匪夷所思了,她还是想确定一下。

  「当然是真的了,我能骗你啊。」

  虎娃笑道:「你现在摸摸你自己的皮肤,感觉一下看有什么不一样。」
  上官玉顿时一愣,伸手就去摸自己的脸,忽然,她愣住了。

  「我的脸,怎么变得这么水嫩,这个,难道。」

  她说着,忽然惊讶的看着虎娃的下身。难道是因为我吃了你的那个?「
  她的眼神里带着不可思议的神色,还有一丝复杂和挣扎。

  「当然是,我说的那种东西,就是我的血液加工造成的,不过,那个,也有作用,而且作用更大。」

  虎娃说着,脸上也有些尴尬。只是一般,谁会吃那个啊。「听到这句话,上官玉不仅没有生气,反而笑了。

  「看来,我找到宝了啊,虽然有些难为情,不过能让皮肤变得这么好,天呐,我还是愿意的。」

  她说道。

  看到她这幅样子,虎娃顿时就愣住了。

  他这才发现,自己还是太低估了女人对美貌的追求,也太低估了女人为了自己能变得漂亮肯付出的努力有多少。

  顿时,他心里就萌生了一个很无耻,也很强大的计划。

  「嘿嘿,不行,我一定要试试这个计划才行。」

  他心里说道,脸上不由就露出了一阵YD的笑容。

  上官玉顿时就拍了他一下说道:「你在想什么坏事了,是不是在想用这个东西去诱惑人家小姑娘啊。」

  「开玩笑,你看我像是那种人吗,我是不可能干那种事情的。」

  虎娃立马一脸认真的说道,只是在心里又加了一句。哥现在对小女孩不感兴趣,要熟妇,要少妇,要丰满,要肥硕。「」屁,那狗嘴里能吐出象牙了,算了,你怎么想我也没意见,只是,你总不能见到个女人就让人家给你那个吧。「
  她说着,看着虎娃的下身。

  「当然不是了,再等几天,我就能弄下丹药,吃了这些丹药,虽然效果没你这么好,但是,也很厉害的。」

  虎娃嘿嘿笑着说道:「你放心,到时候我一定给你几瓶。」

  听到这话,上官玉的脸色这才变得好了起来。

  「哼,这还差不多,今天让你占了这么大的便宜,也不能白占,你说是吧,来,摸摸我的脸,看看我的皮肤好不好。」

  她说着,耍宝一样的把脸凑在虎娃的面前。

  虎娃低头看去,先是一愣,因为上官玉现在的脸蛋红扑扑的,皮肤看上去粉嫩极了,好像吹弹可破一样。

  就好像是五六岁小女孩的皮肤一样。

  伸手摸了一下,顿时就爱不释手了,缓缓的就滑到了她的脖子后面。

  「丝滑细腻,太舒服了。」

  他说着,再次激动了起来,不由就低头想要朝着她的嘴巴吻去,却被她给躲开了。

  「不许逗我了,坏东西。」

  她说道:「等过几天,我给你,好吗。」

  她的脸蛋已经变得通红通红。

  皮肤变好的一个坏处就是,她的脸蛋红了特别容易就能看出来。

  「当然没问题了。」

  虎娃顿时就笑了。

  他知道,从现在开始,上官玉才彻底算是他的女人了。

  晚上,送上官玉回去,又进门逗了一会嫣儿,虎娃这才往大龙酒店走去。
  王秋艳来了。

  和几个月前不一样的是,当她从天京回来以后,就好像忽然变了一个人一样,身上带着一股自然而然的雍容和华贵。

  「下班了啊。」

  打开门看到他,她顿时就笑着说道:「来,先把外套脱了吧,房间里热。」
  她说着,就上前把虎娃的外衣从身上给扒了下来,动作细腻,语气温柔,像极了一个贤惠的妻子。

  「你来多久了啊。」

  虎娃一边问,一边轻轻的从背后把她给抱住,把脑袋埋在她的发间轻轻的闭上眼睛呼吸着她发间的香气。

  「傍晚就来了,都吃过饭了呢,你也吃饭了吧,我闻到你嘴里的味道了。」
  王秋艳说着,依旧笑着,把虎娃的皮衣整理好,拿过墙上的衣架挂在上面。
  听到这话,虎娃一愣,睁开眼睛。

  「我···」他张嘴想说什么,却被王秋艳伸手给堵住了嘴。

  「别说,我都知道,我没想怎么样,就是想你了。」

  她笑着说道,就轻轻的反过身趴进了他的怀里,静静的闭上眼睛。不知道怎么的,我最近总是特别的想你。「她说着,脸蛋在虎娃的身上蹭了两下,似乎是找到了一个舒服的位置,这才停了下来。

  虎娃轻轻的抱着她,手在她背上缓缓的拍了两下。

  「别乱想,傻瓜,别乱想。」

  他说道,却自己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么说。

  「我没乱想,我只是在想,我应该在什么时候离开你的世界。」

  她说道,眼睛没有睁开。当然,你放心,我不会把公司给撂下的。「听到这话,虎娃再次一愣,两手把她的脑袋给抬起来,就看到她的眼角已经挂满了泪痕。
  「傻瓜,你哭什么啊,你为什么会这么想啊,我发誓,我从来都没想过要离开你啊。」

  他心疼的说道,伸手帮她把眼泪给擦掉。

  「我知道。」

  王秋艳抬头看着他。可是,我老了,过了年,我就三十二岁了,你才二十三岁,你终究是会不要我的。「她说的话很现实,现实的让虎娃听起来都感觉刺耳,但是他也不得不承认这是个事实。

  「你放心,我一定会找到办法的,我一定会。」

  他说道,眼睛里闪过一丝慌乱,忽然,他平静了,他想到了今天上官玉的例子,顿时就笑了,趴在她耳边轻轻的把今天的事情给她说了一遍。

  「你说的是真的?」

  王秋艳先是惊讶,然后眼睛里带着一丝狐疑的光芒。不应该吧,你这么厉害,竟然能让那个女人给你干这种事情。「虎娃顿时就尴尬的一笑,说道:」其实,这个,算了,这个事情有些复杂,我们先不说,但是这个事情绝对是真的,我没骗你,不信的话,你去找她看一下就知道了。「

  「我不用看,我相信你,我只是有些不敢置信。」

  王秋艳叹了口气。你或许不了解那个女人有多倔强,有多骄傲。「她说着,眼睛里带着一丝惘然。

  「她才算是真的被情给伤透了的女人,为了那个男人,她付出了自己所有的青春,也为了那个男人,她和自己家闹翻,但是,最后那个男人还是抛弃了她。」
  她的话像是一个遥远的故事,但是听起来又那么的真实,真实的让虎娃顿时眉头就皱了起来。

  他原本知道,上官玉的心里肯定藏着一个巨大的秘密,但是他没想到的是,她竟然真的有这么曲折的过去。

  「好了,我们不说这个事情了。」

  王秋艳的眼神忽然恢复了轻灵,看着虎娃笑道:「你既然这么说,是不是想我也给你那么弄啊。」

  说着,她就用手轻轻的在他的下面抚摸着。

  「你想吗?」

  虎娃问道,眼睛已经亮了。

  「你个坏东西,我有选择吗。」

  王秋艳的话音还没落下,虎娃就抱着她狠狠的吻了下去。

  这一吻,几乎是天昏地暗,几乎是激情无边。

  等到床上的时候,两个人身上的衣服已经脱得精光了,王秋艳骑在虎娃的身上,几乎是在疯狂的运动。

  「用力,用力,好舒服,好舒服。」

  她嘴里不断的喘息着。

  虎娃却一动不动,就笑着看着她在那摇晃,在那上下运动。

  「你个坏蛋,我今天就不信了,把你弄不出来。」

  王秋艳怎么不知道他的想法,但是她就是不想他得逞,顿时就加快速度运动了起来,同时,两条腿也往中间并拢了一些。

  虎娃顿时就感觉到大家伙被紧紧的夹住了,舒服的感觉让他顿时就不淡定了。
  「好啊,竟然敢挑逗我,看来我非要让你知道一下挑逗我的代价不可了。」
  他说着,就把她给抱了起来站在地上,抱着她的两条腿架在空中,就那么站着运动了起来。

  「用力,用力啊,注意不要流在里面,我要吃。」

  王秋艳此刻已经完全动情了,一边摇晃屁股,一边叫唤着。

  只是她没有注意到,自己最后的那三个字「我要吃」就好像是一直火把扔到了汽油桶里一样,顿时就把虎娃原本压抑兴奋给完全点燃了。

  「你个骚货,想要吃是吧,先让虎哥爽了再说。」

  他说道,就猛的加快速度运动了起来。

  从床上到地上,到大厅,到沙发上,到浴室里,到茶几上。

  站着,躺着,跪着,坐着,甚至倒立着。

  他们换了无数个花样,无数个动作。

  终于,王秋艳实在受不了了,泄了身子,但是虎娃却还没舒服。

  「放过我吧,亲爱的,我给你用嘴,好吗,我下面真的不行了,有些疼了。」
  她求饶道,虎娃这才嘿嘿一笑,又运动了几下,才把她抱起来放到了床上,压着她的脑袋就往自己下身滑去。

  「你个坏蛋。」

  王秋艳还没来得及多说几个字,就被他把脑袋给压在了那里,无奈,她只能张开嘴巴。

  终于,虎娃舒服了,这个时候,王秋艳已经累的快瘫痪了,但是她还是撑着身子硬是把虎娃的精华给舔的干干净净的全部咽了下去,这才躺在床上眯着眼睛休息了起来。

  舌头依旧还在嘴角上打转着。

  看到她这个样子,虎娃顿时嘿嘿一笑,把她给拉过来抱在怀里,一夜,就这么过去了。

  等到第二天天亮了的时候,虎娃是被一个尖叫声给吓起来的。

  「怎么了,出什么事情了。」

  他紧张的从床上跳下来,就看到王秋艳正光着身子站在房间里的镜子前发呆,一脸的不可思议。

  看到她没事,虎娃这才送了一口气。

  「没事能不能不要大呼行,吓死我了都。」

  他说着,看了一下墙上的表才六点多,顿时就打了个哈欠又准备睡,却被王秋艳给拉住了。

  「亲爱的,你看我的脸,你摸一下,你看我的皮肤,简直,我做梦都没想过我竟然会有这么好的皮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