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都市激情  »  【滨海W市的情事】(19)【作者:xxxlang1】
【滨海W市的情事】(19)【作者:xxxlang1】
字数:5426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十九章学坏的小猪脚

  泽凯在床下的黑色大袋子里面一通翻弄,掏出一卷窄的黄色情趣胶带,一打七号电池和三只粉色跳弹。想了想,又从桌上的纸巾包里掏出几片湿纸巾,认真的把所有的跳弹擦拭了一遍,装上了全新的电池。

  泽凯不清楚姐姐带回来的这只「百宝袋」是从哪里来的,实际上他也不太关心。在毫不客气的用窄胶带横竖各贴一道,把两个跳弹用胶带「十」字型固定到校花女友粉嫩的乳头上以后,泽凯又俯下身去横着贴了三道胶带,把最后一个跳弹贴在了诗琪的阴蒂上。

  「呜呜呜~~~呜~~???呜呜???……」感到身体敏感部位被贴上了光滑发凉的塑料物件,目不能视物的诗琪轻轻的扭动着身体,鼻腔里发出让人听了浑身酥软的好听哼声,似乎是在询问男朋友究竟要对自己做什么。

  然而新晋小淫棍泽凯并不打算让校花女友猜到自己下一步的行动,为了安抚诗琪,泽凯先把被绑的动弹不得的玉体搂到怀里,轻轻的吻着小女友的脸颊,缓缓的爱抚着诗琪的头发。感受到男朋友温暖的胸膛和轻柔的爱抚,诗琪慢慢的安静了下来。

  待到小女友不是那么害怕之后,笑着看了看校花女友嘴角不受控制缓缓流出的香涎,泽凯依次把三个跳弹的开关打开,然后调到低档。随即耳边就传来不明真相的诗琪抗议的哼声。「嗯!!!唔~~~嗯嗯嗯嗯~~~~呜~~~!!!」
  稍微欣赏了一下校花女友妙曼的身体在被束缚的情况下性感扭动的样子,泽凯把嘴凑到诗琪的耳边,一边轻轻的哈气一边轻声的说话,哈到耳根的热气让校花女友觉得浑身酸软,想躲开,却因为被束缚的根本动弹不得。

  「小琪,」泽凯一边轻轻的朝诗琪的耳廓哈气,一边慢条斯理的说道,「你现在的样子实在是太美了……别紧张,我就在你的旁边,好好享受一下这些小玩具给你带来的快感,想象一下我正在目不转睛的欣赏你美丽的身体……」

  对骗子男友的话信以为真,再加上校花女友发现泽凯虽然捆的时候下手很轻柔,但却捆的异常结实,根本挣脱不开,只能选择尽量放松身体,忍耐着这些玩具带来的刺激的感觉。

  泽凯趁校花女友被电动跳弹折磨的功夫,又打开袋子又看了半天,最终从里面挑出一只紫色的电动假阳具,用湿纸巾擦干净以后,又拿出一只超薄避孕套仔细的套到假阳具的上面。

  泽凯整理的功夫,听到校花女友的呼吸声变的越来越重,越来越急促,在他把避孕套套上假阳具之前,诗琪突然浑身一阵哆嗦,竟是被电动玩具带上了今天的第一次高潮。原来诗琪本身的体质就属于敏感型的,再加上第一次被捆绑,堵嘴和蒙眼给心理上带来的异样兴奋感,校花美女竟然不到十分钟就被送上了第一次高潮。

  泽凯先把眼罩取下来,然后又一拉口球的带子,暂时解除了校花女友嘴里的束缚,「小琪……怎么样,很刺激吧。」

  浑身无力的诗琪暂时还沉浸在高潮的余韵中,娇喘了一小会儿才用细弱蚊蝇般的声音回答道,「刺激……小凯你这些东西都是从哪儿弄的……你先放开我好不好……」

  然而已经开始学坏的泽凯并不打算就这样放开诗琪,在把跳弹开关关掉以后,泽凯把校花女友拥到怀里安抚了一会儿,轻轻摇了摇头「嗯,放开你就不好玩了,别害怕,我只是想让你快乐而已。」感觉到诗琪的呼吸恢复平稳以后,泽凯突然又把跳弹的开关打开,并且调到了中档。

  「嗯~~~!……别这样……快停下……快放开我啊……啊!。……这样太刺激了~~~」毫无准备的诗琪感觉到身体最敏感的三个位置再次同时被三个跳弹攻击,比刚才更激烈的扭动身体。但这一次坏蛋男友却是干脆不理了,只顾着研究电动阳具上面的开关和档位。

  「小凯……啊!……求你了……啊!……先放开我……你拿的这是什么……别蒙我的眼睛……哎……」泽凯这次无视了校花女友的哀求,先把眼罩再次给诗琪戴上,用一只手的中指和食指扒开粉嫩无毛的极品白虎小穴,用电动阳具带凸起的龟头沾了一点儿校花女友刚才高潮的时候流出来的淫水,对准诗琪的小穴口缓缓的捅了进去。

  因为泽凯选择玩具的尺寸并不大,加上校花女友被挑逗的已经进入状态,泽凯毫不费力的就把紫色电动阳具推进了诗琪的身体内。诗琪则因为视觉再次被封,对触觉更加敏感,小穴突然被填满的感觉让校花女友发出一声低鸣的呻吟,声音中同时包含了对男友违背自己意愿的不满和突如其来充实感所带来的喜悦。
  一脸认真的泽凯无视诗琪断断续续对自己的抱怨和解除束缚的请求,一边观察着校花女友身体的诚实反应,一边耐心的按照今天刚看到的知识,深浅结合的用仿真玩具在诗琪的小穴里抽插着。

  渐渐的,身体敏感部位被折磨调教的校花女友,已经没有力气再继续「斥责」泽凯的「无耻行径」,认命般的把头向后靠去,半张着嘴,急促的喘息着,不再说话,被动的感受着泽凯放在自己身上的这些成人玩具所带来的快感,在一小会儿以后又一次到达了高潮。

  「小凯,我想要真的……给我……」虽然不到半小时的时间已经被送上两次高潮,但身体素质不错的诗琪在休息过来以后,似乎意犹未尽,靠在床头,红着脸,用雾蒙蒙的大眼睛望着男朋友。

  一脸坏笑的泽凯再次选择了无视校花女友的请求,靠过去把诗琪的眼罩和口塞戴好,再次打开刚才关掉的跳单,把开关到中档,然后把紫色假阳具的转动开关也开到中档,重重的在校花女友温润娇嫩的脸颊上和丰满性感的嘴唇上香了几口。

 泽凯一边欣赏着被绑在床上的小女友发出的性感悦耳的呻吟声和电动小马达
  发出的此起彼伏的振动声,一边把一张写着「御女术精髓」的光盘放进笔记本播放起来,又开始了放置play。

           ************

  穿戴整齐,略显消瘦的芸熙,一身标准的都市OL装束,端坐在赵老板家客厅的沙发上,不知情的人绝不会由她现在美貌知性,性感干练的模样和气质,联想到美少妇刚刚经历完一次地狱一样悲惨的连续调教。

  美少妇现在唯一看起来不太正常的,就是稍微有些红肿的双眼。十几分钟前赵老板吩咐她在客厅等待,自己则跑到楼上去打电话。芸熙想起来自己这几天来所经历的精神和肉体上的折磨,不禁眼圈一红,豆粒大的泪珠不受控制的连续滚落下来。

  心像被撕裂一样的疼,芸熙干脆掏出手绢捂住脸,放纵的哭了一会儿,等到稍微好受一点儿以后,怕被赵老板训斥,又赶忙擦干眼泪,用手包里的化妆盒补了补妆。因为拥有一副浑然天成的丽质,美少妇从来画的都是淡妆,很快就修复好了哭花的脸,唯一还能看出来痕迹的,就只有美少妇那一双微微红肿,像水晶葡萄一样的大眼睛了。

  「芸熙,稍等一下我们就出门。」赵老板刚好打完电话,从楼上走了下来。
  「呦,你这是刚刚哭过么?」

  芸熙愣了一下,知道肯定是瞒不过去,最后还是诚实的点了点头。

  「哼!你今早离开密室之前,不是让你痛痛快快的哭了个够么?我允许你现在哭了?」发现美少妇违反了自己的命令,赵老板一脸的不快,「难道你想让所有人都知道你根本没离开W市,而是过了几天淫荡无比的生活?」

  「不……不是……不是的……」不得不说以艳霞为首的雀帮帮众几天的连续调教下来,让芸熙对赵老板和雀帮帮众的恐惧已经深深的印在了脑中,「只是想家了……想两个孩子了。」

  「是嘛?你最好别骗我,如果你骗我,你这几天淫荡的视频和照片就会很快传遍W市的每个角落。你想过么,一旦这些被剪接处理过的视频被放到网上,你周围的人会怎么看你,你远在外地的丈夫还会不会要你,你认的孩子们……还会不会再认你?」

  先是威胁了一通,赵老板说话的语气又缓和了下来,「不过,谁让我喜欢你呢,只要你肯当我的情妇,听我的话,保证随叫随到。我也可以保证这些照片和视频永远都不会被曝光,帮里的其它人也不会去骚扰你,我也不会去干扰你正常的家庭生活,每星期最多让你陪我两次。」赵老板顿了一下,继续说道,「不过你在陪我的时候,可要陪好,要是让我觉得你是心不甘情不愿的,那就再送你回密室几天。」

  在经历了连续数天不分昼夜的密室调教之后,芸熙一度丧失了活下去的勇气,虽然最后一天雀帮帮众停止调教,让她好好休息,恢复体力,但过去几天的可怕经历,尤其是深谙女性生理和心理特点的绮梦大姐大王艳霞的调教手段,给美少妇的身体和心理上留下了难以磨灭的烙印。

  原本以为自己今后肯定将沦为雀帮整个帮会玩物的芸熙,甚至已经想到了自杀,支撑着美少妇的,只剩下再见丈夫和孩子们一面的愿望。赵老板突然开出的诱人条件,让芸熙颇感意外,满心怀疑的抬头看了眼前丑陋的胖子,芸熙鼓起勇气问道,「你说的都是真的?」

  「当然都是真的,」赵老板四肢放松的躺在沙发里,脸上一副慵懒的表情,「你不知道我在帮里的地位,刚才我打电话讲了半天,就是在替你摆平这些事情,怎么样,接不接受我的条件?」

  「那……你说话算话?」芸熙在经过一番思考和激烈的思想斗争后,发现这是目前自己能够选择的最好的条件了。

  「当然,我说到做到!」赵老板信誓旦旦的保证着。

  「那好,我答应你的条件,你什么时候放我回去?」除了被动接受对方提出来的条件,芸熙想不出还有什么别的选择。几天下来芸熙已经对赵老板身后黑暗势力的可怕有所了解。在一天前最后一次调教结束以后,虽然雀帮的帮众特许她好好休息一天,但却在房间里滚动播放着美少妇被调教的视频剪辑。今天一早被带离的时候,美少妇被绑住双手双脚,蒙住眼睛,放到车后座送到赵老板家,连这些天自己在哪里被调教都不知道。

  「就是现在,我送你。」赵老板缓缓在沙发上坐直了身子。

           ************

  从今天上午开始,美艳警花就觉得烦躁无比,五天的时间飞快的过去了,敏婷和阿强兵分两路,把W市所有的医院和诊所都暗访了一遍,几乎把之前抓到胖痴汉的地域周围翻了个底儿朝天,精干的美女警花竟然连这一胖一瘦痴汉两个人的痕迹都没有发现。

  而公安部高层领导交代的秘密任务,更是毫无头绪,因为手头的线索非常有限,加上一半的精力用来寻找胖瘦痴汉,美艳警花在这项任务上的进展几乎为零。这些天唯一的好消息就是小女警小蕊顺利出院了,身体和精神状况都恢复的不错,昨天还顺利通过了专业医师的心理创伤评估,很快就能归队。这件事倒出乎敏婷意料之外,之前一直觉得小蕊像温室里花朵,这次受的心理创伤肯定很严重,没想到却能恢复的这么快。

  还是心情奇差的敏婷看了一眼办公室的挂钟,距离对方约定的时间只剩下一个多小时,而自己目前一点胖瘦痴汉的行踪都没有发现,处于完全的被动状态,看来一会儿只能老老实实的履约了。

  「婷姐,我回来了。」阿强风尘仆仆的在下班前赶回警局向美艳警花汇报。
  「嗯,阿强,怎么样,今天有什么发现没有?」其实在贾黑案结案以后,马安平给局里的干警们明确的指示,要求停止追查贾黑其它可能的潜在同伙,把主要精力放回大家原来的手头工作上。而阿强却选择了服从敏婷的指令,忠实的按小队长的部署行动,敏婷为此颇为感动。

  「暂时还是没有,不过明天我打算继续查一下。」阿强的脸上满是抱歉的神色。

  「哦……没关系,其实这件事情没有那么简单……既然暂时没有线索,就先放一下吧,明天开始你还是继续追查之前的案子。」美艳警花秀美的脸上闪过一丝失望的神色,但还是温声安慰了一下勤奋的下属,「快下班了,你也早点回去吧。」

  阿强走后一会儿,办公室里的其它同事也陆续离去。敏婷等到四下无人,打开抽屉销毁了痴汉们邮寄来的字条,把照片装进挎包,然后去更衣室把制式警服换成一身休闲装束。上身换上一件半袖的白色T恤,下身一条浅蓝色的修身牛仔裤,把美艳警花凹凸有致的身材衬的格外修长。等到敏婷从警局走出来的时候,给路人的感觉就好像一个便装出行的知名模特。

  美艳警花没有精力去顾忌路人的投来的各种眼神,先驾驶着自己的SUV停到距离约定地点几个街区的路边,然后徒步走到了仓库。等到敏婷赶到的时候,胖痴汉已经在那里等了一会儿了。

  「嘿嘿嘿,美女,终于又见面了,有没有想我们啊。」胖痴汉就站在距离敏婷几步的地方,朝美艳警花招了招手,样子却有点滑稽。原来几天前被敏婷用腿扫倒以后,毫无防备的胖痴汉一头磕到了椅子的铁靠背上,可能是因为自身的重量太重,胖痴汉竟然摔伤了颈椎,现在脖子的位置打着石膏,下巴不自然的微微向上仰起。

  然而美艳警花却没有任何嬉笑的心思,恨不得把马上这两个坏家伙千刀万剐。只见敏婷脸色一变,一个箭步欺身到胖痴汉身前,揪住他的衣领使劲儿向上一提。
  「嗷~~~!」,脖子有伤的胖痴汉疼的一声惨叫,赶忙说道,「轻点,轻点儿啊,警官,我这前几天被你打伤的还没好啊!」

  「怎么只有你一个人来,那个瘦子呢?!」美艳警花一点儿也不理会胖痴汉的惨嚎,手上的力道毫不放松。

  「警官,警官,有话好好说,你这么厉害,我们兄弟两个又不傻,如果同时来,还不得被你一手一个捏死啊。」胖痴汉疼的直翻白眼,「先放开我啊,警官。」
  美艳警花怒哼了一声,暂时放开了揪住胖痴汉衣领的手,「说吧,那个瘦子呢,你们两个想干什么?」

  「我兄弟现在在其它地方,」胖痴汉弯腰喘了几口粗气,「我们知道如果两个人同时来,肯定一下就被美女警官你给捏死了……但是如果两个人一次只来一个,警官你投鼠忌器,来的人应该不会有什么危险的。」

  「哼!那你们究竟想干什么?」敏婷原本动人的明眸现在仿佛随时能喷出火来,吓的胖痴汉浑身一哆嗦。

  然而色胆包天的胖痴汉定了定神,最后还是选择相信自己兄弟的判断,「我们什么也不想要,只想让美女警官你,陪我们哥俩个几次。」

  「你说什么!你们在做梦么?!」美艳警花听到胖痴汉嘴里说出这么无耻的话,气的蛾眉倒蹙,凤眼圆睁,再次一把揪住胖痴汉的衣领。

  待续……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