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人妻小说  »  【夫妻交换的性奴陷阱】(01)作者:爱妻如
【夫妻交换的性奴陷阱】(01)作者:爱妻如
字数:9196


           第一章晴天霹雳的意外消息

  大约是婚后的二年多,与妻子参加一次同学婚礼,从相熟朋友和莫生人朋友聊天中,意外间得知人妻出轨事蹟,开始时还不知会是自己妻子,不说妻子这样的贤慧,二人上星期还刚从巴里岛渡假回来。

  渡假时比蜜月恩爱,二人关系直比以前暧昧期一样,心中都把对方放第一位。
  回来前妻子一副意犹未尽的感觉,嘟着嘴说「要回去了,唉要回去了。真要回去了」,以对妻子的瞭解这不可能,最少大事她骗不过我。

  那天宴会中喝了一些酒,去厕所时被朋友抓去外头抽烟,莫生朋友也在场,他言者无意,但听者有意的我从接连的讯息中,让我晴天霹雳,这也和妻子情景太相似,莫非她也和上司有外遇,从不问我在那的妻子,打电话过来要我回去,这时才回想到,在宴会时妻子笑的有些不自然,那应是心情紧张的表情。

  回到妻身旁,妻子说刚回国她还有些累了,我们就提前离去。

  到家沐浴完后,被妻子拉去陪她睡,一向睡眠很深的她不知为什么会睡不着。
  睡不着也不算太奇怪,有时太累或时差不对会如此,可印尼经度一样应该没时差,我叫她不要睡了。

  妻子突然向我要,妻子难得主动的向我要,我还在想那莫生人的话,心中有些乱。

  渡假时在fourseasons就被发情的妻子榨光了。

  回来数天基本上没有一点性欲,分身平静如水,没理会妻子,只是说我有点累。

  妻子好像没听到「累」,向我问起晚上婚礼伴娘很漂亮欧?,我心中有些愧咎,新娘的妹妹有些像赵姓女明星,打扮起走进场时和明星一样亮眼,清秀白嫩的脸,还有礼服上露出的美肩雪胸,我忍不住多描了几眼,她还注意到我,对我嫣然一笑,那时露馅的吧。

  听妻子语气,还好她没有吃醋,鼻子闻到妻子颈下的香水,分身有些硬了,妻子边摸按我下身,边说「她还对你笑,你还盯着人家脸一直看,要不我找新郎认识认识,看是那家的闺女」

  我听到一丝火药味了,不敢回嘴,要给她知道我还教过新娘微积分,早认识她妹,这可会扯不清,趁还是火苗时把醋火给灭掉。

  赶忙把身子上抬,按下妻子的肩,分身往妻子的口放。

  还在说伴娘新郎的妻子,小口在分身刺枪术的突剌下,就开嘴亲了上去,妻子还白我一眼,随口含了进来起来,妻子注意力转移,四天没吃荤,分身一亲就坚硬起来。

  我心中不知不觉的忘了莫生人的话,想着还好转移了妻子对伴娘的注意力。
  妻子舔的分身硬湿了,妻子有些迫不及待,表情害羞的坐了上来,口中叫了二声好深…嗯…痛,鼻子就嗯了起来,一开始就使出蹲着必杀技,不过她下面还不太湿,妻子有点痛。

  今天是怎么了发情期吗,我没法再想下去,下体传来一阵阵夹紧爽感,我忍了一下。

  双手挑逗起妻子给她搔养,妻子吃吃笑了起来,又对我害羞的一笑,调好姿势更大力大幅的上下圈出圈入,妻子轻叫着又叫了「好大,好深,嗯…嗯…,弟弟好大,啊!高潮了」

  我就在一阵舒爽中,分身完全忍不住的射了,这一射妻子也高潮了,二人相亲了一会。

  刚才很快就射了,老二还是硬的,妻子清理一下又亲起分身。

  今天妻子真的很不寻常,妻子还没满足,一般她会撒娇要我插她,这样我可以战比较久比较久,但今天她太主动了。

  我急忙把她拉起来抱着,说我够了。

  妻子没在要,却问我「伴娘漂亮还是我漂亮」

  「哈哈!你以前比伴娘漂亮」

  我很快亲住向我报怨的樱桃小嘴,原本没想睡着的我,强搂着妻子,在射了一发之后,渐渐也想睡了。

  妻子开始还有些睡不着,可我睁眼看她时,她却都在我怀中闭着眼,看来她有些心事。

  不过射后的我一阵疲倦睡意涌来。

  不知何时就昏睡过去。

  中途还醒来一次,分身硬的可以,看着妻子沈睡可爱的脸孔,我直插了进去,穴里头温暖潮湿,妻子没醒来嘴角却不知何时有了笑意,唉!这丫头每次吵架时都这样玩我,我要不插进去,没准晚上还会被她玩醒数次,妻子不知用什么方法判断我没有睡,也不知用什么方法让分身硬起来,而没弄醒我。

  这一睡就到天明。

  早上被妻子吹醒,又被她上位法杀了一次。

  我抱者妻子去洗浴,洗完时个自去上班。

  看着妻子高兴的心情,心中想着妻子不知何时喜欢上位了。

  隔天在公司完全恢愎理性,也同时完全失去理性,完全没心情上班,完全想着妻子的事。

  昨晚被妻子转移的心事,转成在公司整天的思考,从开始非常惊讶,怎么可能,接着愤怒,到为什么为什么,最后则是悲伤宛如世界未日,这个为什么想一百年也没结果,但是问就有结果吗?。

  想着宴会时妻子笑的有些不自然,那应是表情紧张,就算没有外遇也有些不知情的猫腻。

  我渐渐定下心来,由於向公司请假,所以我可以在办公室专心想事情,先把手机关机,把电话转给秘书。

  拿着行事历笔记和三天打渔二天晒网的日记,大致上把妻子入公司以来的事情/生法/升迁/事敄务前后想了二次,大事大概都一清二楚,简单的划了草图。
  就我开始想和妻子的对话时,进来二通电话,心中还在抱怨袐书在做什么,秘书说有二人,你一定要接,一通是老总,总A说完接着一通是妻子。

  妻和我闲话家常,然后要我手机开机,不然她会担心。

  挂了妻子的电话,再去安抚了老总后。

  我在二点多又专心起来,喝了十多壶茶和三壶咖啡后,六点天暗时我大致想完了事情,不过总觉有些重要事情记不起,到七点多心乱如麻,一点声音一点光线,都会让我思绪乱掉,完全没进展,而且会糊模原本想好的事情不知是真的还是假的。

  突然有敲门声,我去开门,看着陈秘书拿着门锁,一脸放松,妻子也在,脸上有点急。

  我说小幸怎么还没下班,对妻子说你怎么没进来找我。

  一问原来我手机也没开,妻子就直接来找我,敲门我没听到,她就找小幸秘书。

  我常加班妻子常来陪我,有时还睡在办公室内,所以她和部门的人都很熟。
  她把小幸找回来开门的。

  我本来是想不回家的,看来妻子是来陪我的。

  妻子第一句话就问你怎么不开灯,我歎了一口气,看着妻子手上的衣物和食物说。

  「想东西不开灯比较专心,吃饭没有,去吃高档好吃的。便当麵包放在冰箱有空再吃。想到今天总经理的语气,公司没有我也没差,还是对老婆好点比较重要。我设一下你的电话,让你从VOIP网路线拨进来,直接进这个分机,这样你就不会找不到我,不用再麻烦小幸。再带你去关一个我特设电源,这样下班后,没有电子锁也能进房间。(加班时去外面常忘了带卡,被锁在外头的应急法)」
  我现在还记得妻子有些惊讶和不相信的表情。

  我内心更是不相信我自己,下午四点到六点的脑飞如电时段,想到了妻子十多段的矛盾和忽悠我的地方,有些有人证,有些有物证,有些和妻子的个性不合,反正有了眉头再查下去就不难了。

  我虽然还在想,我是为了这个家才这样努力的,所以没时间陪妻子,可是这是妻子所要的吗?不是吧,而且妻子不只说也以身做则,不乱花钱不多要求不用房车。

  这些努力是为我的面子和给她父母看的。

  妻子会想要陪我加班睡在公司给蚊子盯吗?这答案是否定的,我不怕蚊子,蛟子可都咬她。

  加班做完很有成就,她得到可是无聊。

  该有些改变。

  我先带她去买运动鞋,再去吃饭,吃完换鞋走路回家,还去公园逛了一圈,二人像以前恋爱时一样说的很高兴,美中不足的是新鞋,割到她左后脚根,没想到名牌设计也这么差。

  我向她道歉说走太多,她却说去公园时才有点庝,聊的太高兴一时就忘了。
  那天妻子一上床就睡着了,我却有点卑鄙的想如何人物事证找出来。

  第二天我重新review了二人。

  我和妻子二人婚前感情如倒吃甘蔗,婚后也持续甜蜜,妻子也很依赖我,自己很爱她,所以知道时一直问自己是不是真的。

  清醒了一点,想知道要不再下去,妻子还爱不爱我。

  找了个从小到大的麻吉说,他比较理智的且不那么冲动。

  他替妻子说话,说女人上班压力大,反正你无感表示她不想让你知道,你就装的不知到,等水退了就知有没有穿裤子(爱不爱我),说不定她自己就回头了。
  重点是你还需不需,要不要,爱不爱妻子。

  被好友这样说了,想了想数天后就当作不知道。

  想说看紧妻子同时对她好一些她自己会回头。

  但隠忍的结果,不知是否有心里因素,还是气力犛尽自己竟然阳萎了。
  可能是看我有转变,妻子更关心我,现在我也想不懂自己为何不领情,她三番二次的关心也罢,在一次求欢不成,她竟怀疑我外面有女人,因为我快把月没和她欢好了。

  妻子平时不要求作爱,但在月事来临前,却有很深很大的要求,所以那时一定要满足她,就算再忙也至少满足她那一次,不然会被她整晚纠缠着,这次拒绝她,是触发到她的底线。

  我想我是白癡疯了和脑羞成怒,说了很多伤害妻子的气话且坚定要离婚,妻子从惊讶的道歉表情,变成无法接受的惊吓害怕,离婚在妻子哭求下没离成,事后我也很后悔。

  君子绝交不出恶言,我虽没动手和骂人但也丢东西和做了很多没风度的事情,尤其大怒时的潮讽,让事后皂我都看不下去。

  生平第一次对妻子大发脾气,第一次不理会她的哭泣。

  吵架后的我心理从忿怒激动,整个晚上睡不着觉,写了一封烤问妻子的信。
  第二天没上班,出门又做这辈子另第一次,推开妻子,也没和她说话。
  出门后也不知要做什么,在外头走了一天,想想又想心乱成一团,打妻子电话没开机,妻也没去公司上班,那时心里很急不知是妻子出事,还是去找男人,急了个多个小时,后打电话回家妻子在家。

  在走路回家的路,我忍不住问自己,不是想要原谅她了吗?怎么把事情弄成反向。

  心中想着就是「何遂不能忍此须臾。」

  「何遂不能忍此须臾。」

  「何遂不能忍此须臾。」

  回家后看家中都收拾好了,又再推开焦虑的妻子,妻子问我为什么不开机,打了很多电话我也不接,我反问妻子去那了,其实心中有了答案看来就在家中。
  妻子看我的表情哭了出来,我知道她在担心我,心一软就把她抱进怀中。
  我拿出回家前写给妻子的道歉信,向妻子道歉这事我实在说不出口,想自己昨天还大发雷霆。

  妻子看到我拿出信,竟然流泪说不是同意不要离婚了吗?我无奈又无言也不知该不该安慰她,在我再三要求最后和颜悦色下才打开信,看完信妻偷描我一下,看着尴尬的我突然涕破为笑,看流泪笑出的妻子,我又心疼起来她,想起昨天推开她不只一次,最后我抱住妻子,她也如以前一样自动在我怀中,不一会她又探索挑逗起来。

  我心中一动,想到妻子说都在家里。

  我问妻子你看了我写的东西,妻子向来有翻我日记笔记情形,妻子点了点头脸色有些不对,我问妻子,但她仍不愿向我吐实出轨情形,本来我已经被妻子挑逗的阳具突然软了。

  二人没像以前又为此事起争执而是相处起来就如同冰点,妻子拍开原本她要我放在乳房下体的手。

  这原本还是妻子讨好我要我作的动作,我心中不知为什么怒火又起来,强要起妻子,阳具又硬了起来。

  嘿!然后上帝给我上了一课,男人要强上女人的困难度,力气手脚我都长於妻子,也知道妻子身上弱点痒处,要控制她的手脚身体穴什么都行。

  但上帝给女人拒绝男子的本能,妻子几乎不用什么力气,一转一摆就可以抛开我让我插不进去,这时我才知道没女人配合,老二插进去和登天一样困难。
  这就是为什么被强暴女子身上大都有伤了吧。

  (我没有说没伤就不是强暴)要是有人看到这情景,我想一定以为是夫妻间的床上游戏,妻子不时的被我控制住。

  但我多次进攻,就是只能到城门口,无法越过去。

  我本想妻子定会力气用尽,但在是中途,妻子突然抓了我的老二和阴囊,然后我就突然萎了,这阳萎让我万念俱灰,就算给我放也放不进去,我真是死心了。
  妻子生气的脸角出现一个奇异的魅笑。

  我觉得自己好像被妻子玩弄在手掌,这女人还有多少我不知道的事。

  我跟妻子说明天去办离婚,理由是你「不屡行同居义务」。

  妻子说我会和法官说没有,那好我明天去律师那以「夫妻无法屡行同居义务」
  提起诉讼,深深觉得自己无能的我,再也不埋妻子的叫唤,直接进书房把妻子锁在外头。

  连离婚诉讼这气话也说出来,且不说心意,这种不好举证的事如何打宫司,只是肥了事务所和检验所而以。

  我念了数十次「何遂不能忍此须臾。」

  心中想着难道就这样不要问下去吗?心乱如麻,老子的道德经拿了出来,我念起了「道可道非常道」,这上篇我背了多次,念着念着我强忍住自己的激动,不然又会忍不住发脾气坏了大事。

  过了一会妻子开锁进房,向我跪下一句也没说说话。

  我也没理她,念到第三十六章将欲歙之结束后,我克制心中的激动好奇,心平气和的对她说,「好了你起来,我不问那个人的事情和为什么」

  「我答应你,不问那个人的事情和为什么」

  说完我又克制自己,念起了下篇。

  「上德不德,是以有德;下德不失德,是以无德。」

  当我念到最后完结时,「天将救之,以慈卫之。」

  我巳能心平气和的对已从跪变成跪坐的妻子说「我也答应你以后吵架,不会翻旧帐,你还有什么要求吗?」

  妻子向我露出媚笑,这时才发现妻脸上,一层淡妆加上打扮,这可是妻子最可爱的表情,向来求我时无往不利,但这时我铁了心不想理她,看到妻子白哲大腿及二腿间的黑洞,我忍住口水多看了一眼,不过还是不理她。

  我又念了半回道德经,书给妻子抢去,她说她也要看。

  我不理她自己默念了起来。

  妻子的腿慢慢伸展摆出几个姿势,突然我的老二隔着裤子被妻子吞咬起来,马的真享受,看了这丫可爱样子,我的老二早就立了七八成。

  但我忍着这享受推开妻子,因为我看到妻子脸角的魅笑已变成笑容。

  妻子莫名讶异的看着我没什么表情,脸上表情有些失望。

  妻子又跪了一会,前歪的小脚突然抖了一下,听到妻子的啊叫,我看了她痛苦的表情,二手按住脚,刚才和我对抓用力过度腿抽筋,我忙按着她的小腿,妻子却说痛拉着我的手按着大腿内侧,妻子着者短裤露出大腿,这里皮肤水嫩是我前戏后慰时的最爱。

  马的这丫头这几天都这副德性,一出苞就来色诱我,我理智虽在,但手眼就只会凭着感觉走,没按二三下,大腿根弹出的两根筋,我立马知道现在是筋主人发情期。

  拉链皮带早被打开,被我拒绝小嘴不敢再吞进去老二,只是用舌头轻快触舔阴囊和下阴,不时用气招呼龟头,在不经意的轻舔中,我下体起粒粒鸡皮疙瘩,老二也不争气的挺立。

  妻子赌住我的口,一阵热血上充,我马上忘了自己在默什么了。

  妻子站在我面前,短裤也下来了,看着故意露出的阴核,从阴唇中展了出来,红艳赤粉鲜的千层牡丹,不再是以前那粉红的含苞待放百合,我忍不住吐哈了一口气,吸了起来很快花蕊就开了出来。

  不一会妻子叫了一声,推倒我把我的老二吞进去了。

  我也舔了起来,下体调皮的玩起我躲你追的游戏,不过我如影随形的紧紧吸住肉核。

  双手用力大筋暴突且大腿擅抖穴水一直流了出来,妻子出然吐出阳具叫了起来,我知道时间差不多,用力发出一撀,一按一咬…一按一咬…妻子高潮了。
  「啊啊!用力一点对那里,啊…啊…啊…对用力啊…啊…对那里不要停啊…啊…我来了。」

  「嗯嗯!再磨一下,啊…啊酸麻啊…啊酸麻…对那里不要再磨用力干死我了,啊…我又来了。」

  「啊啊!用力一点对那里,啊…啊用力抓头发,啊…啊…用拍我屁股发,…啊…我又来了。」

  我不等妻子恢愎就大力插了进子,妻子大叫太痛太刺激,虽是这样的喊,二人疯狂的做爱起来,想把二人之间的恨和怨给做掉。

  泄了二次之后我不行,妻子太会夹了。

  妻子还不满足一直吸的老二,以前吸个三五分钟就说嘴酸,今天前前后吸了数个小时。

  硬了就再插她,不硬就玩她,妻子就像棉羊任我玩弄,就在我第四发时,她大高潮了,很久没看过这现象了。

  大高潮时的妻子精神浑浑噩噩,身子就如同荡妇一经刺激就高潮,我拿着妻子塞给我的按摩棒弄得她高潮数次,再插起妻子,这样轮回了二次,大潮中的妻子淫荡无比,穴心会咬痛人,阴道会夹死人,常夹的拔不出来,最后一次虽硬但再也泄不出来了我和妻子说我没力了。

  妻听我说不行了,开始还不依,死死的夹住分身,看到我实在不行,自己也忍不住了,手顶着我的肩膀,跪坐在我身上坐莲,开始还和我相亲,拉着我的手摸奶,当我双手轻拢胸部压扭捏发硬的孔头时,她动作开始豪放起来,双手插腰,腰扭头仰发出呻叫,拌随着上下螺旋长发抖动,这个挑逗的扭舞,原本是她勾引我的前戏,很满足我的视觉和听觉,以前这动作妻子往往做不到三分钟就说脚酸,要以前我也会忍不住推倒她,可现在我只是扶着妻子腰,帮助她上上下下,不理会她撒娇哀叫腿酸。

  妻子就在我身上宾士快十分钟,后来还双手摸着自己的胸部,后挺身子上下动作,我双手拉住她的腰部以防她脱出,我感到她里头阵阵夹紧,高潮来了多次,龟头来了二波凉感。

  这是妻子的高潮泄身的特徵,是很难得的体验,以前都撑不到这时就泄了,射进去时妻子跟着高潮泄身才会有的体验,妻子闭眼动作缓了下来,仍然维持上下动作。

  我知道妻子体力不错,没想到现在她还喘气撑着,我看她累了,忍不住说:「要不要休息,我已经够了。」妻子甩下头发微开眯眼说:「我不累老公你还没射,嗯…好久没这样舒服了,我再来一次」。

  这次你快点。

  还是你要上来?嗯…嗯…「说完妻子慢慢了使出她的招牌动作,在我身上动了起来,不过她真有点累了,动作有些小了下来,加上高潮后穴心非常的敏感,使她在坐下到底的刺激很大,口便忍不住嗯出来,动作也小多了,不过妻子的穴越来越紧,花心团也直直的碰到,我感觉调追一下这穴中软块,妻子马上就嗯了出来,我也配合的伸涨一下龟头,磨顶一下花心和软块,」嗯…嗯…好大好长嗯…深…深…顶到…深…嗯…来了…来了「虽然叫」

  来了来了「,不过妻子仍然在动作。

  听到妻子的嗯声,我有点想笑,我插她时,她被要求用力叫出来,这样我会高兴。

  但是她主动时,还是很保守只敢发出嗯嗯的鼻声,有一次妻子在上位明明很爽但是下来还怪我,以使她叫出来为乐,没想到这次上位,已经如此主动风骚,还是一样不敢叫出来。

  我这时双手再快速搓起妻子的乳头,这头已经硬的不象话要好好修理一下,且现在也不用固定她的腰,搓乳刺激不影向她的动作。

  妻子的动作幅度变小,但有些繁杂,大面积的刺激,主要在深磨花心,我也小动作的抽插配合。

  被妻子上位了那样久,我突然觉得恢愎体力,全身精力欲望都来了。

  就在我从下用力下一长抽磨顶转后,妻子突然开眼但二眼翻白,穴中那凉感又出在龟头,我好像有种龟头更大的感觉,我起身抱住还在动的妻子,妻双手双脚如八爪章鱼的缠住我,全身微微的擅着,叫我用力抱住她。

  我抱着妻子,看来她好像强弩之未还橕着好久,这次应该是满足了休息了二三分钟后,妻子才害羞的睁开眼。

  「老公你好厉害,我好舒服,很久没这样了,最后好像飘在幸福中好舒服,被你抱住就不会乱飘,心里好有安全感喔。嗯………老公你还没发泄,我再来一次,这次一定让舒服知道你老婆的厉害。」

  我亲住了妻子要她停下来,妻子一边和我亲吻,一边调整姿势,蹲在我身上,这个蹲弯角度使小穴会变的曲长,让鸡巴能深长抽插,加上妻子名器收缩运动下,我每每很快就泄身了。

  对妻子而言,这是心理成就感大的姿势。

  但不在她发情期使用,每月的发情时,我挿的再多次,她都不会嫌多,住住我无力不行了,插着她的小穴也能解下馋痒,她可舍不得用这必杀技让我软掉。
  我还记得对那时还是女友的妻子说,你在上面会让我一下子就忍不住。
  再下次约会时妻子难得主动的说她要在上面,第二次她还很得意,第三次她若有所思,第四次使用后,她就面无表情的说她不该在上面。

  我还记得那天她还向我强调她快要到了三次,约会时一次,吃饭一次,睡前通电话时又一次。

  意思是我没有满足她,还是她不该在上面。

  我问她时,她都躲过去,最后再我的性烤问下,她才写信给我,要一个女生说出她的欲望是很丢脸的事,为什么还要取笑逼问她呢?身为男友要体贴大方,被女友拒绝又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她又不会说出去炫耀。

  告诉你三次已经鼓起很大勇气了,你还笑人家,这样下次就不告诉你了,真的不要会直接拒绝你。

  这件闺房秘谈快十年了,我没想到从不扭捏的女友也会害羞。

  做这些以前她喜欢的闺房事,如果她拒绝的话我都要问三次以上,才能确定她不要。

  至於女上位她行动上很喜欢和口完全相反,我都要问个三四次,她开始推脱的理由是今天有点累,腿有点酸,颈子怪怪的,最后才会上去,只要我说很爽她就会大力起来,那还有什么累酸麻怪,不过确实很舒服。

  可这次不知为什么,这绝技变成例外了,开始妻子还不时和我亲着,看我一直不泄。

  就把我推平,专心上下抽插起来,由於起伏有点大,我扶着她的翘臀,不再是防她滑出去,而是怕我的棒子被她玩断。

  就这样妻子又动了数百下,我看着红潮美盼的美妻,扭动淫荡的纤驱,呻淫的大叫,这么卖力的演出,我也忍不住兴奋起来。

  在妻子休息间,我也抓住角度插起妻子来,很快就抓住妻子大开的花心,二人合力的深度下上插顶,妻子穴心又流出那凉流,我看的妻子闭眼动作慢了下来。
  我原本也想让妻子休息,可是分身又大又硬,我忍不住用力顶起来,妻子从嗯嗯变成啊啊的淫叫,身子软弱无力,我急忙扶住她的腰身,妻子叫「嗯!不要停!不要停!我快来了,嗯…嗯……啊…啊…」

  我也一想停,妻子夹的我很夹,花心硬块软成一团自己靠上来,我深呼吸闭眼更是用劲的上顶,啊声给我很大的力量,一顶妻子一叫,好像妻子永远是我的一样。

  又一会穴中有股凉意,这次应是冰感,龟头来了阵阵酥麻电感,妻子身子一抖一抖,我还是猛顶一会,除了穴还在吸外,我感妻子没声没动了。

  睁眼一看,妻子摇摇欲坠用手脚半橕着,头向后仰两眼翻白嘴角流着口水。
  紧忙收回上顶的身子,把妻子扶了下来,让她在我胸前休息了一会,妻子感觉我要拔出来,人总算活了回来,四肢像八爪章鱼的圈抱住我,叫我抱住她,还说下个月也要这样,永远下去。

  最后不得已和妻子相拥而睡,二人实在太累了,对於外头那些名誉面子事务都丢到脑后。

  我和妻子都没想过这激烈交欢的一晚,是最后一次和妻子有如此正常的二人行,以后因种种的因素,那下个月也要这样,的下个月始终没有到来。

  人家说夫妻最好不要是知己,这是多年后我的体会,因为夫妻加上了爱就会放不开不理智,加上瞭解对方,想骗都骗不过去,爱情在某些方面是要伪装的,并不像友情那样能理智相处。

  要是有不知情的外人,看到我和妻子那晚,一定以为二人很相爱,但我俩都知道这是种逃避,好像要用这样激烈的相爱作爱,她才能忘掉心中不安,而我才能忘掉满腔怒火和莫名的心痛。

  这晚可算是一种对我俩感情的困兽之闘吧,明知这条路因为受的教育道德理念等等的束缚,是无法无法再回头。

  可不到用尽心力,俩人才可能接受这个结果,二人再也回不去,从前那种心灵相通互相信任的相知相爱了,原地走下去叭是等二人谁先说结束而以,向前走或许还可找到一个二人可以接受的休息点。

  多年后我的心是能放开了,但是肉体已不再属於我,妻子再也不是从前那个人了。

[ 本帖最后由 xiawuqing 于  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9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