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毒を持つ名花】(03)【作者:isabel】
【毒を持つ名花】(03)【作者:isabel】
字数:12251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Part1

  「信息已发送」。

  手机的显示器邮件表示短信发送完成。早川由贵看着那个提示,嘴角浮现了看起来满足的笑容。

  那个叫高桥健太男人好象意外快速发现了。「月刊最佳mate」杂志的外行本草稿页刊载了自己的裸体。给了他暗示后,仅仅数小时就来了这样的信息。猜他在睡之前,是不是仍然回味着被由贵用手玩弄带来的冲击?还是悔恨没有坚持住,导致失去口交的机会呢?贪图一时快感与作为一个(早泄)男人的屈辱使之翻滚难眠吧,无论哪种方式,这个男人痴醉在自己手交的快感,由贵觉得很满意。

  杂志页面下方还刊登着读者投稿的「素人告白」,揭露着编辑节选的素人们的性体验和告白,相必对那个M男刺激也不小吧。

  发完短信,疲劳感也袭来了,和健太告别后,由贵还和一直试图搭讪她,极受女生欢迎的男人陆桥进行了一轮性战(与其说是性战,不如说是由贵单方面主导),口交先让他射精一次,紧接着立刻背上位让他快速再射两次,仅仅十分钟就因不敌由贵高超性技而射三次的早泄男,由贵不可能从他那获得任何快感,仅仅能得到钱而已〈但由贵的目标却不是钱〉

  如果说由贵与男人做爱的目的,虽然有偿做爱对她已经是家常便饭,但她其实更喜欢引起男人对自己的兴趣,这时候「为钱」就成为一个很好的表面理由。刚才男人给的钱足够一个高中生的贷款花费,但其实中学时代,由贵也有很多次只收取一枚硬币而已,说由贵「为钱援交」实际上是很愚蠢的,「她仅仅就是愿意和男人做爱」的评价和说法也留了出来,由贵在这些流言里变成了一个卖春的堕落女性,但是她却女神一般宽恕地看待这些流言,男人们其实心里都已将由贵作为自己追求的目标

  「那是……?」她感到了旁边射过来的目光?下个停车站,府調……府調……

  发车的铃声响了,门关上了。由贵上学的私营铁路车辆缓慢地启动。从这个车站到下一个府调车站约十分钟………

  「做个游戏吧」由贵心想由贵打了一个哈欠,靠向座位,邻座的所谓商务人士们立刻向她的胸部投来了渴望的目光

  乳房被制服掩盖起来。身边的男人慢慢靠近,这么喜欢胸部吗?——即使由貴的发现了男人也不知道,他的视线已经聚焦在她胸口制服的缝隙中,胸部的峡谷。

  由貴的双乳吸引这样的视线是常有的事情。即使她是女生也能注意到大部分这种视线。

  「想要和我做,给钱就行了」由贵想不光是正在偷窥的男人,所有星创学园的男人都是好色的家伙,由贵援交的传言已经在学院里流行,一般她都不会拒绝的。

  坐在一旁的男人,年龄是二十岁后半吧。下班归来,在地铁里偷窥女高中生?粗野的男人,是女人欢迎的类型「那么,试试吧」由贵假装睡着。半打开眼皮察言观色,男人的视线依然是一直看着胸口。

  她露出挑衅的笑容,她整理自己的水手服,一边不经意的拉扯着丝巾,松开了仅有的一段拉链。更是拉扯衣服的同时,抱住上学用的包,这一拥抱乳房的从下面支撑膨胀了起来。

  星创学园的女子制服是没有胸甲的水手服。如果做这样姿势胸口乳沟被强调得一目了然。

  由贵就这样装睡了几分钟。即使电车通过是什么站由贵也就半睁开眼睛,〈……还是那样〉男人们已经纷纷在看过来了。视线被乳沟完全吸引。死死地钉住,男人的眼已经无法从由贵的胸口离开。这男人已经十分满足地沦陷在自己的乳房了。一边装睡的由贵一边心中窃笑笑着。

  当然,男人根本没注意到其实自己早被由贵发现。他以为这只是被睡意击垮的女子高中生意外的走光,心里持续的只有欲望。根本不知道自己被由贵在玩弄于鼓掌之间。

  因此,由贵才是事实上的掌控者。

            〈福利的时间结束了〉

  列车的速度在减低。二,三分后将到达下一站到站了吧?……

  由贵突然从装睡的样子醒过来。瞬间将自己的目光和男人对视,脸上换成默默地笑容。

  「!?」

  男人的脸色立刻狼狈地转变了,表情的变化很有趣。从黑泛白再满脸通红。他立刻从偷窥的姿势转成正面乘车的姿势,目光也赶紧转换成其它的焦点。
  男人在这个瞬间总算明白了,他其实一直被由贵戏弄。头中一片混乱,羞愧的同时,肯定是想逃走的心情。

  由贵坏笑着继续盯着男人看了十秒,看他是在反省还是羞耻,即便对方再也不敢看向这边她从性感的坐姿换回正常的坐姿,制服也把乳沟给重新遮盖了,她斜视继续观察着男人,他已经不敢继续露骨地盯着看由贵的乳房了,取而代之是低频率地不时转动的视线但眼里已经不再是欲望,而是惊讶和困惑。「到底是什么意思,这个女人?」——男人想不透不过,这种挑衅的反应应该是自然的吧。?不久就要到府调了,府调。京都八号线?换乘请下车。?

  难听的列车长的声音在回响。电车开始大幅减速,开进站台。

  府调车站换乘客人从车厢鱼贯而出。车还没停稳,这个男人站起来,逃跑一样向着出口奔去。

  「逃跑了」

  由贵也悄悄地站起来,其他客人混杂着在月台下车了。很拥挤,但由贵在拥挤的人群中捕捉了男人的背影。跟着他上了楼梯,由于身材纤细很容易就在检票口赶上了男人。她毫不犹豫地拍了一下男人背部的绒球毛衣。男人下意识一转头,大吃一惊。

  「啊,啊……!?」

  男人此时脑袋一片空白。在惊愕的眼中,看见了由贵曼妙的身躯。

  她脸上浮现出刚才的笑容。在用上面的嘴质问(下面的嘴也会质问,不过不是现在)。

  「喂,你刚才偷窥我吧?」

  一边说一边把左手放在自己的胸口上。慢慢移动,诱导男人的眼睛也一瞬间移动到了她的胸口。

  这次不是好色的视线。而是胆怯的感觉。也许这个姑娘要让警察把我带走?他心想。

  于是他什么也无法回答,继续困惑着,由贵的视线开始学着他好色的眼神。
  「想看刚才看不见的地方吗?」

  一边说一边左手的手指往衣服里探,另一方只手拖着乳房平时制服可以掩盖一些她傲人的胸部,可这样的话轮廓就一目了然了。

  「你到底打算怎样啊?」男人充满了迷惑地叫了一声。

  不可能的。她追赶到我这来,就为了说这个?

  「我就这个意思啊。想更进一步看一看吗?」由贵回答

  由贵默默地笑着,试图缩短与男人的心理距离。

  「仅仅偷窥就满足了吗?不是吧」

  她一边窃笑一边追问。因为男人对「做坏事」这个事情有愧疚。因此掌握主导权也容易。

  「看了一会后,你是不是想放在这里,射出来?」

  「是,啊不是,说什么,你……」

  缺乏经验的男人被说中了内心的想法,由贵魔女一般的经验立刻知道,这个男人是需要有人在背后推一把才敢行动的类型由贵挑衅地向他迈出一大步,一边说。

  「谢谢你对我的兴趣……你喜欢制服的女子高中生?」

  男人的脸色又变了。从困惑向惊愕。理解她的意思之后——好奇心起来了。
  「还差一步」。由贵确信男人已经被自己魅惑,她试探性地按了男人的背。
  「我……有吃药的,你想尽情在我下面出来也不要紧的噢?」

  由贵蛊惑性的笑容面对这好奇又惊愕的男人,这个童贞的先辈他被吓得后退半步,——由贵明显地扭了扭自己的纤腰给他看。

  「什么尽情中出……,你说什么?」

  男人的脸从好奇心更近一步,出现了兽欲。

  由贵看到他的这个表情。确信这个男人已经被自己俘获了。但她装着没有发现他的异样,继续像一个不设防的女高中生。首先把男人的眼光吸引住,然后追问,诱导。这已经是第五次有这个套路把男人俘获了。毕业之前可能不止十个男人会被这样击垮吧。

  仅仅星创学园的男生已有三人被由贵这样夺取了童贞。初中以前也有,到底多少个呢?由贵也不记得了……

  从车站走十分钟便到了男人的公寓,为了准备做爱得先沐浴,男人在浴室里,正在清洗着自己的充满欲望的根部。

  「这个男人做爱的能力怎么样呢?」如果仅仅为了满足自己男人性欲的做爱其实不做也罢,由贵并不期待。

  如果这个男人会在意一下我是否能享受到他的性技,那还不错…不过那样的男人很少。

  她经常会觉得心情舒畅,反而是很多前辈在和她做爱结束后,耻辱的感觉。
  因为能让由贵达到高潮,更别说高潮过后再和她聊聊天的男人,根本就没有男人的欲望是想让女人屈服在自己的身下,然后再自以为是以为性技超群深不见底。有这种想法的男人全是自以为是,这一点也不有趣啊。

  由贵对做爱的早就到了理解竭尽的程度。直到如今也没有记录任何一个男人可以满足她。

  和由贵做爱的男人中没有人了解由贵在性爱里投入的程度,都是还没来得及反应自己就已经高潮了

  但是,这个男人能力怎么样呢?会有一场互相都享受的性爱吗?

  这样想着,由贵下面有点湿了,开始有反应了正在她要说出「快点出来啊」的时候,淋浴的声音消失了。

  本以为男人会下半身湿着裸体走出来,但是,很可惜,男人换衣服出来了。
  「呵呵,还特别穿衣服干嘛,裸体就好了……」

  「啊,我真是的!」

  一边苦笑着,男人把浴巾放在洗衣机里。

  由贵的那个背影悄悄地接近男人,从从后面抱住了他。

  「那就开始了吧?」

  她兴奋地用挑衅的目光仰视着男人,一边笑着。

  「嗯,哦……」

  两个人交叠的嘴唇喘息着,由贵被男人手指扣弄的阴部也越发潮湿仅仅双唇接触片刻以后,舌头就伸了进来想要纠缠,感觉有点牵强,不是那么好这个之前只能偷看这对乳房的男人,突然可以触碰它们了,还尝到了接吻的味道,那么接下来就是——下面了「那么……」由贵把嘴唇从颤抖地双唇上移开,离开了男人想要舌吻的企图「嘻嘻嘻,前辈刚才特别注意地是我的胸吧……」

  由贵一边拉着他的手抚摸自己的胸笑着,一边仰视着男人。男人苦笑着承认。
  「肯定注意到了。好美的胸部。确实故意地盯着你的胸部看了」

  「是哦呵呵,那么。你是乳控?」

  由贵交叉手臂把乳房捧近了给他看。被制服遮住的胸围线也浮现了出来。
  「啊,我好喜欢你。你这样的巨乳我是非常喜欢的,」我也很喜欢喜欢我胸部的男人「

  火辣的胸前传来了快感,接着由贵把制服的拉锁给拉下了。

  男人扯掉了水手服的围巾。立刻男人目光就被钉住了。

  「果然是巨乳啊,你。尺寸是多少?

  「文胸上写着呢,脱下来看看就好了」

  和刚才假装在睡觉的样子一样,诱惑男人——一个挑衅的笑容。这张脸对面这个男人一定觉得很妖艳。由贵完全知道对方的想法对方心领神会地开始淫笑着给自己脱制服,由贵也抬高藕臂合作着,水手服脱掉以后,上半身就已经剩下淡蓝色的胸罩了。

  罩杯边上的刺绣,衬托了由贵的魅力和性感,「这个胸罩意外地保守呢」
  「哈哈,在学校就是这样的」……由贵不想在穿着上玩得太过,虽然其实她比谁都会玩,但是她内心知道,太过华丽的内衣,男人也容易败兴,日常这样穿就可以了「嗯,但其实你相当不保守吧。」

  男人的手拉下了由贵的花裙子。由贵只是微笑。

  「在学校,我都会认真的上课,预习,复习啊。没有说谎呢,有些老师会有些额外要求啦,不过,和老师那个之后,考试就很轻松了,反倒变成好学生了,所以反而奇怪的是,上学反倒像一连串性爱考试呢」

  「原来如此啊,越来越兴奋了。那么认真的学生原来背后都有钱的交易啊」
  裙子掉落在地板上,文胸也被脱到了胯股之间,男子的脸越加滚烫了,由贵的手从肩带里伸出来,搂着盯着她看的男子,问到:「如果前辈太兴奋的话,我们先出一次让你轻松吧」

  男子露出惊讶的样子。

  由贵定睛看男人的脸,小声地发出舌头舔舐的声音。

  确认男人的视线集中在那里之后,她把自己的手指慢慢放到唇边——张开口,含住了中指………这个手势白痴都知道什么意思。

  「口交?」

             男人的眼睛闪烁着

  「嗯呐,我很擅长哦」

  对男人的期待及其了解的由贵,非常熟练的手法吧男人的裤子脱掉了,不就男人下半身就只剩一条内裤,高高地从里面隆起「你兴奋了呀,我很开心」
  触电一般的感觉开始游离在男人的下半身,分泌液也开始出现,由贵看着眼前的阴茎「如果没有湿的话会痛的哦」

  这是理想的状态,由贵用熟练的手法把男人内裤也脱了下来「冒着白色唾沫,硬硬的阴茎在由贵眼前怒挺着,不错,这个尺寸不算大也不算小,由贵喜欢的尺寸」从现在开始,请尽情享受吧「

  这个美丽的少女仰望着男人的阴茎和男人的脸,轻轻地用手握了上去「首先,你会感觉到……」

  由貴带着非常陶醉的表情,开始对男根的整体。用手指圈套着,上下撸动起来这个恶心的男人露出了愉快的眼神,可是仅仅在由贵开动数十秒以后,他的脸色就起了变化,从最初从容地面对快感,以及一脸鄙视妓女的笑容,变成了「不妙,要完蛋」的表情,由贵知道这是所有男人「要糟糕」时候的共同的表情,对方的忍耐技巧被她轻易地粉碎这个性感的女人松开了手,摇了摇男人的肉棒。
  「感觉很好是吗?看看你刚才的表情……」

  在男人喘息的时间里,由贵为了不冷场开着玩笑「呵呵……应该有不少存货吧?」

  用这样的玩笑伤害男人的自尊心。女人一般只是发泄性欲的工具,不能让女人主导性爱……然而当前的事实却是屈辱的一方是男人。

  「那么,手指……不套了,扶着可以吗?」

  为了听起来不像是指责男人早泄,由贵用自己富有魅力的声音,低声柔和地问道。

  男人的眼睛失去了焦点。万分疑惑地明白了对方的技术。这仅仅是手交而已?再口交的话……

  男人惊讶这个年轻的女孩子怎么会有这么卓越的技术——无论再怎么意识坚定也要被打垮。要怎么回应她的问题……

  但是,掌握主导权的由貴,不等他回答就开始了下一步。

  「没关系,我答应会好好爱护它的。所以……」

  松散的头发轻轻摇晃。脸朝着男人的下体,张开了香唇,一口气就把肉棒含了进去「嘴…好滑,嗯……,我……,哦……」

  到现在为止,无论哪个男人的阴茎,只要被由贵的口来回几次,就会怒射完事了

  口腔柔软的粘膜对整个鬼头施压,同时辅以双手巧妙的爱抚。

  舌头不偏不倚地在龟头系带交叉部位的接触。貴声的舌头,完美地包裹爱抚着阴茎的每一寸,没有停顿,由贵开始搅动舌头。

  「嗯,嗯……………………啊……」

  由贵嘴里传去的快感让男人开始呻吟……

  由貴叼住肉棒的脸慢慢左右移动。与此同时,舌头对根部进攻开始密集起来爱抚范围逐渐扩大。

  男人转眼就要投降,由贵恰到好处地移开了口问到,双手扶着对方的肉棒上还挂着唾液虽然只有一分钟,但由贵知道口中阴茎的变化,嘴里咸味和苦味的深度是男人下意识分泌的粘液,这个男人已经完全到了射精的边缘「你,你…好厉害,这么舒服的口交我是第一次遇到。」

  男人已经完全失去从容的表情,对拥有惊叹性技的由贵满脸堆笑地说道。
  「我很开心……」

  由贵也报以一个陶醉的微笑,而且她下面也还湿润着。

  「那也请品尝第一次这么舒服的射精吧………」

  如果这种程度的口交对这个男人是第一次的话,从现在开始的一切,包括射精也理所当然的是第一次。

  「请前辈注意了……前辈请舒舒服服地……开始射精吧」

  男人困惑地看着由贵——但是,由贵地口调似乎没有商量的余地,而且有一丝数落的感觉。

  「反正你喜欢就好了……」

  由贵再次用那给人恐怖快感的嘴含住了男人的阴茎。

  这次却完全不一样,含住的瞬间,男人突然变了声音。

  「啊!」

  和之前是不是一个级别的快感。

  绝对深奥的口技——喉咙深处把阴茎被吞没着。把进入的龟头拧紧,,粘膜的爱抚与刚才相比,也不是可以一个级别的。

  阴毛以上的肉棒被完全咽下,由贵前方的阴囊也被她用手抚摸,一边巧妙地用喉咙进攻龟头。喉咙深处传来呼吸的一般的感觉,打开和关闭,打开,关闭还有紧固………

  「啊,啊……喂!哇!」这种技术程度,能挺住的男人,没有现在男人的反应只有两个结果。,要么在屈服在这压倒性的快感里射精,要么用尽全力忍耐后被击垮射精——只有这个结果。

  「哎呀,哎呀!」…什么,这个……!

  这个男人是后者。他完全不能忍耐地射精了,毫无疑问。

  事实就是这样屈辱。自己的意志力不值一提,反而想变得更舒服的意志带来了额外的反应,或者只是的固执和自尊心―男人开始挺动腰部。

  「咕噜……咕噜……」

  普通的女人,恐怕早就被噎到,吐出阴茎了吧。然而,即使由贵口中的阴茎持续地喷射,她也没有一丝痛苦的表情,反而为了加强男人的快感,她喉咙深处将他含得更紧,向他展示自己高超的口技『哎呀!「」

  男人闭上眼睛,仰望着天,终于停下了腰部的动作,在由貴喉咙的深处,白色的热情。温暖的带着苦涩味道的液体,就像从裂开的身体一样流走,失去。
  「恩,,嗯嗯,,,」

  就连由贵,也开始喘气了,已经有数不清经验的她,早已习惯这种喷发,她毫不犹豫咽下了精液,喉咙还在继续紧固着,哪怕射精结束之后,也继续紧缩一段时间……

  「好,好厉害……一直含到现在……」

  白色的精液全部流尽以后,男人的阴茎终于开始痉挛了,他因受不了由贵继续紧缩带来的快感,双手抱着她的头,沉重地喘息着。

  她吞咽的声音终于开始降低,男人的从高潮平息下来,由贵终于吐出了阴茎,回想起来,这第二次含入的时间惊人的短,龟头被由贵喉咙紧固后,绝对一分钟都不到就被榨出了液体。整个口交只有三,四分钟,而且如此浓密的射精,这个男人大概从来没有品味过吧「舒服吧。这样激烈的射精……我很喜欢呢……」由贵笑道

  一滴精液也没有漏出来,由贵又对男人施以之前一样的那种微笑,哦,其实不一样,被精液润湿的双唇,让由贵看起来更加的美艳了。

  有传言说,有些女人明明长着一张萝莉脸,可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突然成熟起来,不要相信她的岁数,她会表现出和自己外貌不想称的差距——这说的不就是由贵吗!几个男人都这么说,一定不会错,指的就是她「你,你好厉害……口交的技术。我这么舒服真是第一次」

  「听说过深喉吗」由贵微笑道男人瞪大了眼睛,他听说过这个技术,这次是第一次体验,但一个女高中生就会这个技巧还是让人吃惊「就是风俗小姐(妓女)也没有几个人会吧,你平时都在干些什么啊……」

  剧烈的高潮余韵侵袭而至,男人四肢无力的弯下了腰。品味过由贵这个技巧和这种快感,不存在还能泰然站立的男人。

  「恩,是时常被男人这么说了。比如上次『比老婆的口活舒服得多』,也经常被这样说」

  那是当然,因为援交对方通常是中年男性。

  「不过,你还是挺开心吧(经历这种妓女也稀有的技巧)」

  由贵把视线转回男人双腿之间的胯下,龟头上面还有射精结束以后渗出的精液「我们现在打扫一下吧」

  由贵轻轻的用舌头舔舐着龟头,再次把脸埋入男人的胯股之间,像之前一样轻柔地把阴茎含入嘴里。男人只一瞬间脸部表情又开始发硬了,不过,比起前头那样很强地吸力,这次是舌尖轻柔地来回抚摩阴茎的口交。特别是龟头附近的爱抚无所不到,嘴角发出吸取精液的声音,恰到好处的力度让射精后的阴茎不会产生痛的感觉。这么来来回回几下,精液就全部被吸干净了「这个清理怎么样?」由贵再次露出挑衅的微笑,同时双手在背上一转,淡蓝色的胸罩就解开了胸部一挺,肩部的带子连着胸罩一起飘落在了地上和地铁中一样,男人的视线又聚焦到了那个深深的乳沟,由贵看着男人的眼睛,鼓励的笑了笑男人一手把由贵的胸罩抓过来,由贵也没有阻挡,胸罩上写着「G70」,看着这个男人比之前还有吃惊「我的胸就是这么大」

  「啊,好厉害啊。第一次看到G罩杯」

  「可是,不是只有大哟。我对我胸部的形状,也很有自信呢。」

  由貴现在是上半身全裸的姿态。正面突出的美胸。毫无下垂的迹象等美丽的胸部煽动着男人的情欲。粉红色的乳头高高翘起,为已经傲人的胸围锦上添花。
  由贵摆出手臂交叉在胸前的姿势,让乳沟更诱人,。男人的视线变得更直了。
  「做什么事都可以的哦,火车上看到我的时候,你不是什么都想要吗?」
  由贵用手托住自己的美胸。

  「拧,揉,吸,咬……我的胸部可是什么都能做哦」

  由貴说完像对方移动过去,把男人的手拉到自己胸前,同时在他耳边呼了口气,悄声说。

  「这次让我充分的感受快乐吧……」

  脱光的男人一下子抱紧了由贵,把她推到在了床上,他脱下了内裤,饥渴地舔舐着有贵的乳房,「别,别这样……」男人还是执迷于胸部,可是由贵下面已经湿了,不再需要前戏了,可是眼前的男人还在执着于胸部「前辈这么喜欢摸胸部啊……」

  「恩,没错啊,美乳高中生就是我的菜,没有什么比这更赏心悦目了」(可是由贵还有一双傲人的纤纤长腿啊)

  男人的爱抚谈不上优秀,但他会看着由贵的翻译寻找她的G点。男人对她身体的抚摸,基本上没能给由贵多少快感,不过至少也不难受啦「这就是一个普通男人啊」

  有过无数男人经验的由贵,绝对知道嘲笑男人的技巧不足并没有什么用。而且用技巧能得到的快感和性交得到的满足度是不同的。也许他做爱还不错呢?
  男人很轻地握住比他手掌还大一些的的乳房,想画日元那样开始搓揉。
  「恩……」

  由贵有了一点反应,可能是由贵身体里有些需要了。于是发出欢喜的声音,乳房搓揉的速度有所上升了。

  男人的脸看起来也满足。美乳的女子高中生如果是这个男人的最爱,那么由贵的身体无疑就是最高等的极品了。刚刚搓揉了乳房,现在他又开始抚摩身上皮肤,可是他并不去触碰乳头,由贵突然觉得有些着急。

  「恩!」由贵这次终于被刺激到了。快感让她有些喘气了。 爱抚的手指的终于开始抚摸敏感的突起,这让她心情十分舒畅男人的表现在意料之外。她感到自己对快感的有那么点期待了,「讨厌……」

  她早就希望男人知道要快速来回抚摸奶头。这样自己才有快感。但是男人持续让自己焦急的等待,还试图强吻提高由贵的兴奋度。

  「不…」

  这个缺乏经验的男人真的应该持续触摸胸部,由贵从接吻中的姿势中挪出背部,一边偏开自己一边把男人推出去让他刺激胸部,不过,男人却突然沉醉于来回抚摩起由贵的美腿来了。

  「啊!啊…!」

  突然袭击一样地被爱抚到了出乎预料的地方。意外的触觉。身体有了些快感,这次由贵的反应没有演技的成分。这些微妙的触摸,反而发动了由贵的感觉。
  「恩…心情舒畅……」

  由贵仍然不觉得这个男人有多厉害,,不过,这个程度也已经不错了。也许……这个男人说不定是偶然遇到的珍品也不一定呢。一夜援交就结束是不是有点可惜呢?——突然,由贵的这个想法被男人爱抚的快感打断了。

  「对,就那样! 啊!」

  发热等待着快感的乳头,被男人的舌头纠绕着,强烈的吸着,「啊啊啊啊啊……好…感觉到了…!!」

  对刺激性的快感,一有一声叹息着说实话的感想。男人对由贵这个反应咧着嘴笑了起来,手上继续搓揉,手指夹住乳头,一边用舌尖轻轻地吸。

  「哈………!」

  由贵发出鼓励的声音,如果发出了这样的声音,就是告诉男人不要停止这样的爱抚。

  果然,除了胸口,男人把左手伸到了由贵的下半身。

  「啊啊!」

  纤细的腰部下传来男人的手带来的快感,由贵被男人这样爱抚。淫乱的水将下半身湿润了。

  大腿和阴唇,胸部和胯股之间的爱抚,由贵突然期待更多一些快感了。
  「哈,哈哈哈…已经不行了,已经……不行……」

  由贵似乎快要有绝顶的感觉。如果能到高潮到就太好了。

  可是男人的挑逗却停止了。

  果然技术一般,领会不到挑逗女性的办法——不过男人这样的技巧确实让由贵兴奋了一阵。身经百战的她还是对他有了一些肯定。

  「很难…做到吧……让我高潮……」

  由贵呼吸有些紊乱,她张开了眼睛。眼前出现的是男人的性器。由贵又恢复了之前的表情。

  是现在要进来了吗。

  由贵仰面躺着,向男人的阴茎伸出舌头。她把舌头翻到背面,给男人展示着她那让人期待的舔技。可以一下子就让你射精的技术,如果是正常男人的话,这将是让人发狂的快感。

  「嗯……!」

  男人突然发出兴奋的叹息。他很满足这个新姿势,腰压在乳房上面,乳沟上夹拥挤肉棒。

  「在放进下面之前再出一次吧」

  嗯,嗯…很好,很好让男人的享受的洞穴被代替乳房代替,支撑。但是,由贵内心突然涌出恶作剧的想法,男子还没开始挥动自己的腰,她已经用左右的乳房夹着阴茎交替的移动了,依然是不符合她年龄的那种技巧。

  「怎么样,我厉害不?」

  由贵一边说着一边巧妙地用胸部爱抚着男人的东西,两个乳房没有缝隙地紧紧包裹着,力度既不大也不小,乳房传来的刺激,在左右研磨中交替上升,上升……

  「前辈也可以动一下腰噢……」由贵停下来,笑道。

  但是男人一动不动,骑马一般的姿势,被夹着的阴茎,完全可以前后动起来。但他一动不动哦,根本不需要动,由贵动就够了,没错,由贵动就能让他射精了,而且,怕是自己再动一下,就会射了。

  「呵呵,前辈怎么了,难道说,我再动一下,你就要射啦……?」

  由贵露出挑衅的微笑。男人却只能咽了一下口水。

  「好吧,那就尽情射吧」那个微笑笑在瞬间消失,变成一张催促男性射精的温柔脸。

  「因为我兴奋了……」

  由贵对肉棒进行激烈的爱抚。

  一个喜爱乳房的男人,再加上由贵如此的技巧,获得的快感不能再高了吧。
  「呵呵呵…你看上去很舒服呢?」

  持续乳交的快感让男人之前的轻松享受的表情消失了。反过来由贵的脸,妖艳得像染上了鲜艳的颜色。

  胸口已经感受到,一部分粘液从阳物渗透而出,这是男人射精的信号。
  「这就要射啦……?」

  满脸艳丽的笑,这个淫乱的女人增强乳交的强度。在胸口里对阳物玩弄似的压迫,搓揉,上下,让柔软的感触让它沉溺………

  「已经!不行了!」

  男子迎来了极限。由贵瞬间把龟头全部埋到乳房里,让整个乳房包压挤捋,给它最后致命一击。

  「哎呀!」

  下个瞬间,男人身体僵直地闭上眼睛。乳房内的阴茎开始跳跃,痉挛着喷发出银白的热精。喷射而出的精液又急又猛。乳房也无法挡住全部粘液,由贵纤细的锁骨和脖子皮肤被喷得到处都是。

  射精的男人四肢瘫软了,吐着粗气把阴茎从乳房中抽出,从姿势骑马瘫软下来。膝盖侧躺地靠在床头的电视柜上,身体被一时无法消化的快感余韵和疲劳感淹没了。

  由贵也没有去擦拭身上的粘液,男人抽开身体以后。自己的手臂从按压力姿势解放出来,胸膛上到处是男人欲望和绝顶的证据,由贵淫荡的小声说道:「呵呵呵,第二次射精」

  白色的精液在灯光下反射着星星点点的光,由贵用指尖从自己乳房上刮下一些精液,放在口中,做出舔舐的表情,挑逗着男人的神经「已经恢复了呢」
  在由贵高超的煽动男人技巧下,即使短短十几分钟被她弄射两次的肉棒,再次挺立起来由贵用还带着残留精液的手指翻动着男人的阴茎,确定它是否真的足够硬了,由贵对着它突然又吸了起来,一是吸走残余的精液,二是让它再变硬一些,刚刚才射过两次的龟头显然有些酸痛,不过,现在由贵使出的技巧并不是口交,当然如果对方是童贞的话已经足够让他走火,现在这个程度不过是清扫一下战场而已,为一会儿到来的终极快乐做准备由贵的嘴松开阴茎以后,再次露出了那种从容富余的笑容,双手轻轻推了一下男人早已无力的肩膀,男人顺势倒在了床上「接下来,换我在上面吧……」

  此时男人仰卧着,只有男人的那玩意儿还向上勃起着,由贵双膝慢慢的靠拢男人的腰部,纤细的手指引导着象征男性的根部,慢慢地沉下自己的腰肢,把它吞没到自己的身体里「恩!……啊!…」男人立刻忍不住吼了出来,即使十几分钟前才射了两次也没法忍耐肉棒在阴道里感受到完美的压力,这种真实做爱的感觉太美妙了。他的眼睛已经失神,满脸通红地仰视着空中,尤其在冬天,男人大口喘息出的白色蒸汽在空中特别明显……男人下面太过于舒服就是这张脸,以由贵的经验她再熟悉不过了。

  把肉棒完全吞没以后,由贵以俯视的姿势打量着男人,男人却僵硬着身体,一动不动地盯着由贵。从男人脸上,由贵知道,他原本还妄想征服这个淫乱女高中生的想法已经完全没有了,现在的他,一点轻松富余的表情都没有,由贵知道他只是想要拼命压住喷射的冲动,欲望,以及一种假装的镇定。

  「呵呵,这样啊……」

  由贵一看就看出了这张脸的意义。她太熟悉了,这个小男人已经到了他的界限。

  由贵保持原样,没有摆动纤腰。只是交叉手臂放在自己的乳房前,开始收缩她的阴道……

            就在她收缩的瞬间——

  「额啊!!!」

  男人一声呻吟,带着扭曲的表情,阴道内精液喷了出来。肉棒一点一点地颤动着,释放欲望的柱子,宣告着男人再次到达高潮。

  插入之后连一分钟也没过去。就又发射了,早泄。

  「这是第……呵呵呵……第三发了呀?……」

  只是放入男人的肉棒,阴道收缩,放松,而且腰也没动阴道就能巧妙地对阴茎给予刺激。

  「为什么…你里面为什么会动……你并没有动腰啊……」男人无力的问道由贵对男人的反应很满意,但是她并没有回答男人的问题,只是这次,她慢慢地开始扭腰了。

  由贵用膝盖顶着床,巧妙地使下半身做研磨一般的扭摆。完美发挥自己诱人腰肢下面的性感扭动,扭动过程中一点缝隙也没有,她反过双手把自己摇晃的头发拨弄到头后面,这个姿势让她的乳房和纤腰的美丽曲线一览无余。

  尽管刚被紧缩的阴道夹射了,男人的肉棒这时候又开始像要燃烧一样。加上由贵挑衅一样的笑容,这个女人的床上技术已经深深刻入男人的骨髓了。这种灵巧的腰技加上骑乘位的姿势,阴道壁还一下下地紧缩,是的,这种快感很快就又让男人受不了了,虽然男人已经沦陷在由贵给予的快感里,但由贵自己一点也没有要堕落的样子,只是微笑,美丽但充满挑衅和轻蔑的微笑,那张美艳的脸,仿佛在传递着这样一句话「前辈和我做爱,会被秒杀的哦」

  他十分明白他的处境,这是个怎样的女人,有如此压倒性的技巧,为了不至于一分钟之内就被骑出两次,男人勉强地说着:「啊,能不能停一下……别再动了……等一下……」

  「呵呵……要第四次射了吗?」

  由贵一边嗤嗤地笑着一边反而加快了研磨的速度。

  她开始认真地以画椭圆的方式扭腰给予对方致命一击,她下半身一边转着圈,还一边上下上下的运动,速度越来越快,男性的脸色立刻变得扭曲起来。肉体的撞击和液体的声音混合在一起激烈地回响。

  「呵呵呵,如果不想输给女高中生,请忍耐住噢…!」由贵挑衅又淘气地说她对自己高速旋转的腰肢有着绝对的自信,这样的腰技,无论怎样的忍耐都是徒劳的就连女性经验丰富的楔原,不也是在由贵完美的腰技下被连续地秒杀吗?
  果然,这个男人也——「啊,啊啊啊啊啊!」

  由贵仅仅稍微认真了几秒钟,这个男人就抵挡不住高潮了,精液决堤一般再次射出,不管怎么拼命抵抗,这种欲望也没法忍耐。男人坐起抱住由贵的身体,一边搓揉着G罩杯的胴体,一边任由自己的精液喷射入她的体内。

  第四次射精久久没有停下来,阴道里肉棒痉挛着停不下来。男人大口喘着粗气,由贵却还持续着腰肢的扭动。

  短时间内四度早泄的男人在由贵胯下已经筋疲力尽。快感的余韵和疲劳的感觉占据了他的身心,但这个有着出奇的性技巧的女子高中生在想什么呢?

  她有一些打算让自己得到一些快感。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12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